直面生死,才能有尊严地谢幕

直面生死,才能有尊严地谢幕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章慧敏   2018-11-09 16:52

小岚与她爸这几天都拉长着脸,住在一个屋檐下连句话也不交流,都是因为小岚的嘴巴惹的祸。那晚,小岚在饭桌上一连说了好几个“死脱”(沪语:死去),岚爸的脸当时就有点挂不住了,叫女儿不要在吃饭时说这个词,但小岚的话题还没结束呢,还在继续。岚爸当即把筷子一掷,饭也没吃完就“乓”地关上了房门。

是小岚妈在聚会时通报了这个情况的,当时在场的朋友也是众说纷纭、各抒己见。不知是不是因为妈妈向着女儿,她特别愿意听当护士的女儿讲些发生在病房里的生死故事,她实在不明白岚爸为什么那么忌讳一个“死”字,好像听到一次就会减去一岁寿命似的。

小岚父女的冷战让我想起在“追问生命尊严”的圆桌座谈会上,主持人白岩松曾说过:中国人的文化很少谈论死亡这个话题,其实在“好死不如赖活”的背景下,探讨死亡的尊严是很有必要的……

还别说,去国外旅行常见到欧洲一些国家的墓地都设在市中心。在那里,墓地就像是公园,遍布绿茵鲜花,安静而从容:我看到老人们坐在长椅上悠然自得地晒太阳,年轻的妈妈推着婴儿车漫步,甚至于还有慢跑的健身者。刚见这种情景时我很惊讶,但见过几次后,一种理念让我肃然起敬,从小让孩子“生死对话”,让他们理解“死亡”并非恐惧的代名词。

再说小岚那晚向父母讲述的其实是一件令她相当激动的事:她看护了近两个月的吴伯伯去世了。吴伯伯进病房时就已是肺癌晚期,治愈效果不大,在和主治医师坦诚地交流后,他给儿女和医生分别写下了诉求:一旦弥留,不希望插着管子痛苦离世……

小岚在班时都会给吴伯伯打针发药,得闲时还会听伯伯断断续续地讲点曾经的往事。当她得知老夫妻俩的金婚在即时,立刻和吴伯母策划起纪念方式:金婚那天,吴伯伯醒来后见到枕边躺着一支红玫瑰。

这是浪漫,更是温情,被病魔折磨得痛苦不堪的吴伯伯笑了……几天后,他平静地离开了人世。

吴伯伯选择放弃“急救措施”,让自己有尊严离世的决定让小岚相当感慨,但另一位患肺癌晚期老人的儿子却让她愤慨。儿子只要来探视父亲,有一句话是必然要说的:“钱不是问题,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哪怕只有1%的希望。”在旁人看来这是位多么孝顺的好儿子,可小岚却嗤之以鼻:平时总以“忙”作借口,不见影儿,来了就“豁胖”,没看见老人听见儿子说这话时拼命摆手吗?只是苦于病情折磨得他有口难开,表达不出来呀。小岚觉得真要做孝子就应该尊重老人家的意愿。

害怕死亡,的确是人们的普遍心理,但是如何去面对,恐怕只有极少数人做好了心理准备。你看,一个小岚家都有对死亡截然不同的认识。如何“善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但谁都难以回避。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欧洲的那些墓园,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有天真的孩子,也有优雅的老人,不是恐惧,而是美丽与恬静。毋庸置疑,每个人对于“死亡”有一个逐渐认知的过程,只有这样才能让人对生与死赋予意义。

健康地活,有尊严地死,但愿通往天堂的路,多一些从容。(章慧敏)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