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吃掉”的快乐

钱“吃掉”的快乐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刘荒田   2018-12-03 18:10

近几年,聪明人抛出一个“好事情”与“坏事情”的界说:钱能不能摆平。果然干净利落。但凡花钱就搞定的,算是坏不到哪里去;反之才归入“束手无策”。关乎终极的死亡与灵魂皈依;关乎自然规律的老去,绝症;关乎人情的爱与孝,除却这不多的例外,几乎都能百川归海:钱。从前西方人描述金钱当道,曰:“Money talks.”(意为:钞票最有发言权)。

可是,别光看一面,“没有则万万不能”的钱,还剥夺了好些人世间宝贵的东西。不错,钱一步到位,省去许多手续,然而,生命的趣味,常常就在“步骤”里面。随手举一例:某年情人节,香港首屈一指的富豪贵公子给女朋友一送就是9999朵玫瑰,花店的送货员把大得吓人的花篮搬下卡车,好不容易才把它塞进女方办公室的大门。花篮放上她的桌面时,引来围观、赞叹,同性的眼红自不待言。然而,这表示公子对她的爱热烈而专一吗?我只想到订花的“步骤”——公子按铃,吩咐秘书去办;秘书拨电给花店,告知信用卡号码或记在公司的账上。连附在花篮上的爱心卡,怕也是花店代写的。

鲜花还是小意思,被钱“省掉”的,且举荦荦大端。富二代被剥夺了奋斗的乐趣。“含金钥匙出生”谁说不幸运?大富豪洛克菲勒和儿子一起入住旅馆,“老头子”住单房,儿子住套间。闲人问老爸为什么。洛克菲勒说:“没办法,谁叫他有个富爸爸,而我没有?”问题是,人生抽掉“耕耘”的全部细节,一下子面对“收获”,怕只怕在享受之前,先受能力先天不足,心理失衡,局面难以控驭所衍生的烦恼。中国老话:“千金难买少年穷”,可不是穷酸书生故作豪语,而是无数次教训的总结。

钱省掉劳动的乐趣。我上月订购了一栋小铁皮屋,打算建在家的后院。省事的途径是打电话,让专业公司包干。然而,我宁愿找友人,一起在太阳下,戴手套,上蹿下跳,照着说明书所载的步骤,自己完成。DIY(自己干),只要不是非力所能及的,活计蕴含着生命力释放的至美境界。不错,不可能没有挫折,间或要推倒重来,但只要潜心钻研,总会成功。即使失败,也是人生的题中应有之义。充盈的人生,即百味遍尝;厚实的人生,即屡跌屡起。但“太好心”的钱,把这些要素删去了。

钱省掉选择的乐趣。据说富婆出国购物,宗旨是“只买最贵的”。但我在商场看到,以“煞本”(Shopping)为使命的主妇,她们花钱,注重的不是“手头阔不阔”,而是“花”的全程,聚焦于选择。在时尚的迷魂阵里穿行,综合以下诸多因素:品位,喜欢的程度,是否付得起,是否适合自己,旁观者怎么看,细密的心思,不期而至的灵感,这些才是教她们迷恋的。

要之,套句滥俗的流行语:“宁在宝马里哭泣,不在自行车上唱歌。”这宝马,最好是你和伴侣一起挣回来的,在里面流泪,不是因受小三欺负,受富豪老公的奚落,被上司炒鱿鱼,而是听了一首深情的歌,或涉想往事,为苦尽甘来而起感慨。一亿元以后增添的多少个零,很可能只愉悦眼球。这样说,并非提倡赤贫,而是说,够花,略有结余的经济状况,一般而言,会拥有较多“枝枝节节的快乐”(张爱玲语),从而提升小格局上的生命质量。(刘荒田)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