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7岁时读《地心游记》起,一个女作家在路上成长

从7岁时读《地心游记》起,一个女作家在路上成长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徐翌晟   2018-12-06 22:35

微信图片_20181206214949.jpg

图说:陈丹燕(左)和地理老师(右) 主办方供图

今天(12月6日),题为“陈丹燕在路上”的展览光的空间·心厅开幕,展览以摄影、书籍、文献、声音、绘画为媒介,展现这位足迹遍及世界各地六百多个城市的上海女作家乃至一整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成长史。

微信图片_20181206214942.jpg

图说:题为“陈丹燕在路上”的展览光的空间·心厅开幕 主办方供图

宋思衡在开幕式上进行了钢琴独奏,在肖邦的音符中,陈丹燕14岁时的地理老师也到场。正是这位已白发苍苍的苏老师,使年少的陈丹燕第一次看到了世界地图,多年后她们又一起找到了利玛窦为中国皇帝绘制的第一张世界地图。

微信图片_20181206214937.jpg

图说:题为“陈丹燕在路上”的展览光的空间·心厅开幕 主办方供图

展览分为漫长的引子——个人阅读史、意大利壮旅、陈丹燕在路上、漫游、一个作家的养成,五个部分。从七岁时开始捧读第一本文学著作《地心游记》《尼尔斯骑鹅旅行记》等等,一次次出发,旅途与文学的道路相互交织,当她亲眼看到了7岁时就开始看的欧洲小说的场景就展现在眼前,终于明白“世界与家乡,原来是个完美的圆环。”跟着那些出色的小说,她一路踩在小说留下的足迹里,去认识这个世界和人心。长风万里,常常回到的是自己的内心。

微信图片_20181206214932.jpg

图说:《今晚去哪里》 主办方供图

32 岁以后,世界就是陈丹燕的学校,对世界的感受就是她的作业,形成自己的世界观就是她的学期论文。

陈丹燕前前后后一共去过七次意大利,在这段旅途中,“我重读少年时读过的《神曲》,获得了最重要的阅读体验——越过了但丁的世界观,回归我最初的感动,体悟一种抽象之爱的永恒性。”

微信图片_20181206214923.jpg

图说:《往事住的房间》和《太阳出来了》 主办方供图

“我觉得书跟旅行之间的关系有一种非常本质的、根源的关系,也可以说互为根源的。在阅读和旅行的交织中,我向外找自己,向内找世界。”于陈丹燕而言,旅行最重大的意义便是自我的成长。在旅行中,她去拜访一个完整的自我,它让她能望得辽远,想得细密,理解人生的遗憾,与这世界的好处。

微信图片_20181206214914.jpg

图说:《去北地,再去北地》 主办方供图

现在,陈丹燕心心念念的是那不勒斯,虽然“好远”,但一直在路上有东西可以学习;另一个就是皮诺曹的作者的故居,现在已经是一个小小的博物馆,在其中,可以学木匠,而木匠是一项文艺复兴时的手艺。她还想去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学石刻画,但是院长严肃地告诉她,一旦投入学习就必须三个月以上。“我终归会有一天抽出这段时间的。”陈丹燕信誓旦旦。永远在路上的她,对远方充满了好奇心,正是这样的好奇心又不断地催促她重新整理行装上路。

本次展览是明珠美术馆一周年特别展览暨“艺文两栖人”系列展览第五期。(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编辑:金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