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瑞安:真英雄不露声色

温瑞安:真英雄不露声色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曹正文   2018-12-16 14:33:00

图说:电视剧《四大名捕之入梦妖灵》海报

近期,温瑞安成了众人关注的热点人物。武侠大宗师金庸日前去世,“新武侠四大天王”金古梁温,硕果仅存温瑞安一人。温瑞安创作的《四大名捕之入梦妖灵》电视剧于11月8日在网上播出,观看人数已超过2000万。

10月30日,温瑞安获悉94岁的金庸先生在香港仙逝,即在微博上发布了几张与金庸当年旧日合影,并写了一幅书法哀悼金大侠:“天下无双,不朽若梦,金庸笑傲,武侠巅峰。温瑞安书于2018年10月30日晚上7时30分。”金庸先生当年在主持《明报》笔政时,曾看了温瑞安写的《四大名捕会京师》,对温瑞安很为赏识,写了一封长信给正在台湾念书的温瑞安。温瑞安自语:正是在金庸先生的推动下,我的武侠小说才在香港出版。

11月19日,武侠小说家萧逸在美国去世,温瑞安在11月21日又写了一篇悼念金庸、萧逸的文章,表达了自己从事新武侠创作永不后退的志向:天道酬勤,才能天道轮回,这才是一种侠者精神。

回想与温瑞安的几次谈武说侠的场景,不禁感慨光阴似箭。

1.赴“花踪文学讲座”会晤温少侠

笔者与温瑞安相识于1992年,当时他才38岁,自称“温少侠”。我的《古龙小说艺术谈》在上海出版后,收到温瑞安邀请赴马来西亚大学谈武说侠。1993年在吉隆坡与温瑞安见面。记得那天晚宴,温瑞安率其弟子14人,摆了一个大圆桌。温瑞安个子不高,仅1米66左右,但精悍壮实。这个英气勃勃的中年人正是武侠小说作家中擅长武术的奇男子。

图说:本文作者与温瑞安旧影

温瑞安祖籍广东梅县,其父温伟民从广东梅州移居马来西亚,由于温伟民擅长“洪拳”,温瑞安从小随父学习武术。温瑞安说,他于1954年1月1日生于马来西亚霹雳州美罗埠火车头,从小喜爱读书,5岁时即自作连环画《三只驴子》,小学一年级时平均成绩为99分,获全班第一。9岁自绘自编武侠小说《龙虎风月录》,并在香港《世界儿童》杂志上发表第一首诗《月亮》。温瑞安在中学时已创办《绿洲》期刊,出版处女作《将军令》,19岁赴台湾读书,并开始创作武侠小说《四大名捕会京师》,在六年中先后完成《追杀》《亡命》《龙虎风云》《落日大旗》《长安一战》等十数本小说。

记得在那天宴会上,温瑞安不仅谈了他写武侠的经历与其主要作品,如《四大名捕》系列、《神州奇侠》系列、《布衣神相》系列、《白衣方振眉》系列,还与众人分享了他对新一部武侠系列《说英雄,谁是英雄》的构思与设想。临别,他将自己创作的30多本武侠小说港版本赠送给了笔者。

温瑞安曾为拙著《中国侠文化史》做序,在序中,温瑞安回顾了他写武侠的前后经历,并谈了许多关于“新武侠”的观点,他坚信武侠小说是中国文学园地里一种独特艺术品种,“侠义”是中国文化精神中的一种特色。温瑞安认为新武侠小说已经历30余年,必须推陈出新,要有“时代气息”。在新的时代,新武侠小说要写出动感,要有全新的创意。另外,新武侠小说要有民族色彩,只有强烈民族色彩的作品才能国际化。

2.平常中方显英雄本色

温瑞安少年时代被誉为“神童”,他最早是从写诗开始,后来又写“武侠诗”。一天写一万字,后来为几家报刊同时写连载,能同时为18家报刊杂志写连载小说与专栏,并在几部武侠连载中塑造了几个不同类型大侠的艺术典型,据他说,一天最快写过25000字。至2015年,温氏武侠作品先后出版了1380余部,计2500万字。

图说:部分出版的温式武侠作品

温瑞安是诗人,他创作的新武侠小说更具文学色彩,他特别注重人物性格的塑造。在温式武侠几个系列作品中,写得最好的是温瑞安的《说英雄,谁是英雄》,这部书稿他创作于1985年,整个系列包括第一部《温柔一刀》,第二部《一怒拔剑》等十部。

纵观全书,以前五部主角,一贫如洗、背了一口弯剑的平凡人王小石塑造得最见功力。他身怀绝学,抱负不凡,想到京城里去碰碰运气,闯他的江湖,他能成功吗?在温瑞安看来,只有一个平平常常、扎扎实实的人,才能显示英雄本色。而真正的英雄,一定是不露声色的人物。这部长篇系列可以说是温瑞安武侠创作巅峰时期的杰作,前后写了近20年。

温瑞安这两年除了致力于对武侠小说的创作与修改,经常到北京、上海、天津、南京等大学与学生以及文化传媒见面、恳谈。他坚定不移地表示,新武侠目前是“凤凰浴火而涅槃”。他回顾中国武侠小说的发展史,从平江不肖生到还珠楼主是一变,从宫白羽至王度庐又为一变,至后便是台湾新武侠名家辈出,卧龙生、诸葛青云、柳残阳、上官鼎、司马翎、独孤红等。香港梁羽生率先树起新武侠大旗,金庸则集各家之大成,为新武侠献出扛鼎之作,古龙则翻新出奇,写出面目一新的悬念武侠小说,因此武侠小说的发展一直在变,温瑞安认为这是中国武侠文化向深层次发展的一种新的表现。

3.侠是一种情怀,是东方文化的精神传承

这几年,温瑞安的《四大名捕》等武侠小说改编成影视作品已达28部,对播出的影视作品,他自己并不满意,但改编成影视剧的温氏武侠仍十分叫座。

温瑞安两年前在中国香港书展时说:“如果侠义精神不能应用于现代,而只活在古代,那么武侠小说的存在价值就会下降。”在书展现场会上,他还慷慨激昂地表示:“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中者为情为义,侠之小者为友为邻。”依他的见解,在当代社会中伸出援手的行为更能贴近现实生活,更容易引起普通人的共鸣。

图说:温瑞安近照

正因如此,温瑞安近年来十分注重在青年学子中讲武说侠。他在天津大学青年文化论坛上说他的“情与梦”“诗与歌”与“侠与义”。温瑞安着重讲了社会秩序与侠义、人性之间的关系。今年温瑞安在复旦大学与高校学子畅谈武侠小说。他不仅谈了自己创作武侠小说的甘苦,还与高校学子一起分享“武侠精神”,他说:“什么是侠?侠是一种情怀,侠知其不可为而义所当为者为之。”他还特别强调:“侠是东方文化的精神传承。”说到动情处,65岁的温瑞安仍像年轻人一样热血沸腾,他当场擂鼓吟诗,展示他“仗剑走天涯”的豪情。据闻温瑞安还将巡回全国,作“武侠小说与侠义精神”的演讲计划,而影视改编及游戏衍生的授权,也将在明后年一一展开。

温瑞安对读书有浓烈兴趣,他说:“我无论在家,还是出外旅行讲课,每天做的一件事必是读书。”问温瑞安喜欢读什么类型的书?温瑞安略微沉吟说:“文史哲科,我都爱涉猎,每年大约花在买书上的投资约几千元。我喜欢边读边做眉批,或作批注,把自己读后的感受记在书上。在自己动笔之际,把获得的学识化于字里行间。”

问起温瑞安最尊敬的人,温瑞安毫不犹豫地回答:“孙中山先生,是他让我学会了怎样做一个中国人。”问:“你如何看待武侠小说?”他的回答是:“武侠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曹正文)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