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河:连着故乡,静望大海

苏州河:连着故乡,静望大海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俞亮鑫   2018-12-24 17:42:21

苏州河是连着家乡的,这是许多江浙籍上海人旧时的记忆。

小时候,我常去苏州河畔,看看外公、舅舅从家乡常熟划来的船只。码头十分简易,登船要小心走过又窄又长又晃荡的板条;波浪在阳光下明晃晃的耀眼,总让人有点揪心。船儿运走城市垃圾,送来蔬菜粮食。船行很慢,靠摇橹、竹撑,近100公里行程需行三天三夜,这是今天车行高速公路上,仅需短短一小时是根本无法相比。

苏州河连着家乡,这份浓郁乡情,让我家也搬至苏州河边。现在河边已不见码头,但望着母亲河静静从窗前流过,这感觉还是挺美。

吴淞江因为直通苏州,开埠后,被外国人叫成了苏州河;也因通苏州,就连上了京杭大运河,连接上中国更多的城乡。早年,水路便宜发达,许多来沪闯荡的人都是坐船来的,使苏州河一度成了上海通往许多地方的主航道。如上海至杭、嘉、湖和苏、锡、常等地,均有客轮航班来来往往。河面上大船小舟穿梭不停,十分热闹。记得从上海去家乡常熟,坐船需要一天一夜。后来有了长途汽车、高速公路,内河客运才日渐冷落。

十多年前,我采访时年82岁的绍剧艺术家六龄童,老人亲自带我去苏州河畔的福建路桥(旧称老闸桥)上转了一圈。他指着桥畔百年沧桑的老闸戏院说,这里就是上海越剧发祥地。剧院主人当年是他父亲、六小龄童的爷爷章益生。章益生曾站在苏州河畔,迎接过一群群坐船来自绍兴家乡的女孩,老闸戏院就成了她们亮相上海舞台的第一站。袁雪芬、范瑞娟、傅全香、徐玉兰、王文娟等当年都在此唱红成名。徐玉兰、范瑞娟也曾对我说,她们都是13、14岁来到老闸戏院的。来自绍兴乡间“的笃班”“小歌班”,当年就是坐着乌篷船先后来到苏州河畔,渐渐地,就变成了上海颇有影响的越剧艺术。其实,许多剧种与越剧一样,也有在苏州河畔走码头的难忘经历。它们先后传入上海,不少都与苏州河有关。

与苏州河码头相比,黄浦江码头是连着世界的。当年来上海的世界名人卓别林、爱因斯坦、泰戈尔、萧伯纳、罗素等,都是在黄浦江畔登岸的。而当年,像钱学森、李政道、李四光、华罗庚等科学家,也大多在此起航出海。1843年开埠后,上海成为中国最大港口,一直是中国联系世界的窗口。我党早期领导人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任弼时、瞿秋白等都从这里坐轮船去留法、留俄的。毛泽东生平第一次来上海,也是在这一带码头欢送蔡和森等赴法勤工俭学。这码头,成了当年中国青年向世界寻求真理、寻求科学的出发地。

如今,不要说苏州河畔的简易码头早已不复存在,就连河面上的船只也十分罕见。黄浦江畔的一些老码头,如今也变成了沿岸45公里人们可以休闲漫步的红色步道,仅留下昔日码头上的铁墩、塔吊、货栈等遗迹供人怀旧。苏州河与黄浦江都是上海的母亲河,它们分别孕育了不同年代的近代上海和现代上海。

然而,无论是苏州河还是黄浦江,与改革开放给上海城市带来的飞速发展相比,如今都显得有点空间不够。上海码头从苏州河转向黄浦江,再从黄浦江转向浩浩长江,转向茫茫东海。如今,在大桥林立的黄浦江上,虽然大小船只依旧来回往复,川流不息,但吨位最大、入水最深的巨轮、集装箱船,已很难驶入黄浦江内的航道了。

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已地处长江岸线,它弥补了上海无大型邮轮专用码头的缺陷。洋山深水港更深处茫茫东海,是它确保了上海作为国际航运中心的龙头地位。城以港兴、港为城用,上海的码头正越来越宏伟。当年苏州河上那些大船小舟,如今已变成了长江、海洋上的巍峨巨轮、庞大船队。

窗前,九曲十八弯的苏州河变得十分宁静,只有端午节赛龙舟时会偶尔热闹一下。它像一位安静的老人,把忙碌让给了万里长江、茫茫大海。(俞亮鑫)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