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妈贵爸,又一对了不起的父母

肥妈贵爸,又一对了不起的父母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简平   2018-12-27 16:30:02

肥妈贵爸是青年艺术家陈缘对他父母的“昵称”,他妈妈胖胖的,爸爸却瘦瘦的,但他觉得爸爸更有富贵相。我先前常常听到陈缘绘声绘色地说他的肥妈贵爸的各种趣事,使我虽然没有见过他们,可却仿佛就在眼前。我真正见到肥妈贵爸,还是在陈缘患病之后。

陈缘是个奇才,文学、美术、音乐都拿得起来,在设计艺术方面的造诣更是令人赞叹。这位上海市创意设计工作者协会的年轻会员来自重庆,可他的创作呈现出浓郁的海派风格。我尤其喜欢他的儿童题材的装饰画,用了夸张、变形的手法,但充满想象力,天真烂漫,色彩饱满,童趣盎然,这些作品都在他发起的公益慈善活动“暖意计划”中进行义卖,以帮助边远地区的贫困儿童。《活在上海》是他作词作曲的一首动感十足、积极向上的歌曲,里面有用上海话说唱的RAP,“四大金刚当早饭永远吃不腻,粢饭配油条还要多放点虾皮,还有生煎小笼包不要太灵,上班地铁上挤得轧也轧不上去,啥人叫侬碰上高峰期……”他让他的肥妈贵爸听了,他们都说一句都没听懂,不过那份开朗、乐观、励志,他们是切实感受到的,他们一直为自己的儿子能在上海发展而备感自豪。三年多前,正在攻读硕士学位的陈缘回老家,与肥妈贵爸一起过年,然后去成都参加一个画展,不料突发疾病,竟至昏迷不醒。

在当地辗转治疗一段时间后,那里的医生直截了当地让肥妈贵爸选择放弃。可是,他们怎会轻易放弃呢,这是他们唯一的孩子,是他们全部的希望和未来。于是,肥妈贵爸带着陈缘来到上海继续治疗。这些年来,我亲眼目睹了他们的坚强和勇气。陈缘在上海的治疗并不容易,数次转院,病情不稳,而且费用很大。面对种种困难,肥妈贵爸绝不言弃,日日夜夜都守候在陈缘身边,悉心照料,寸步不离。我去医院探望时,肥妈贵爸紧紧地拉住我的手,他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不善言辞,甚至字也认识不多,虽然他们没有跟我多说什么,但我却分明感受到从他们的手掌里所传递出来的强大的力量,从而与他们一样坚信奇迹终会发生。肥妈贵爸的坚守感动了众多与陈缘相识和不相识的人们,大家凝聚起深厚的爱心,也坚持不懈地为挽救一个年轻的生命而努力。

陈缘终于睁开眼睛了,尽管他不会说话,不会应答,但肥妈贵爸声声呼唤他的时候,他总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我相信他是在细致地辨认消瘦了的肥妈和憔悴了的贵爸,我同样相信他是将他们对他的倾心付出镌刻在记忆深处的。天妒英才,今年立冬之日,年仅三十二岁的陈缘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深爱他的肥妈贵爸。我得知消息后,都不敢与肥妈贵爸联系,我知道任何的话语都不足以安慰他们,失去儿子的伤痛是永远难以平复的。但是,我再次看到了他们的坚强和勇气。前几天,肥妈贵爸与我通了电话,他们说总得面对现实,总得继续生活下去。他们告诉我,已经在重庆山区的老家筹建养鸡场了,找了地,开始搭窝棚,并订了鸡苗,准备明年开春后就养上一千只鸡,同时再养些鸭和鹅,他们计划喂养大后既卖生禽,也卖加工后的熟食。

肥妈贵爸平静地跟我说着,我边听边抹着渗出眼眶的泪水,他们真是天下了不起的父母。我说,祝你们一切顺利。他们回答我,你放心,我们会好好生活的,因为这一定是陈缘希望他的肥妈贵爸做到的。(简平)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