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马蹄声

远去的马蹄声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顾也是   2019-01-03 15:06:12

我调到筹建中的西藏人民广播电台不久,就被派往当雄采访。当雄,海拔4000多米,离拉萨不远。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到牧区去采访。

接待我的是一位藏族县委副书记,他的汉语讲得不错,我向他讲了采访的目的,介绍了电台的现状,并提出希望找一位翻译。副书记说:“有一位汉族同志,我们都称他老龚,是县里的兽医,正好在县上开会,明天可以请他陪同。”我一听,十分高兴,向他再三致谢。

第二天一早,我就见到了老龚,他中等身材,大约三十岁,黝黑透红的脸庞,肤色和当地牧民毫无两样。他用带着浦东口音的普通话作自我介绍后,我也自报姓名,并高兴地对他说,“阿拉是老乡,能在这里见面真是不容易,还要请你多辛苦帮忙呀!”

牧区辽阔、分散,主要交通工具就是马。我在拉萨没骑过马,在内地更是从不敢碰马一下。到了当雄,形势所迫,敢骑上马走,已属不易。可下去采访就不一样了,白天大部分时间都得在马背上度过。我心里挺发怵,又不好意思说。

出发前,老龚特地为我挑选了一匹高矮适中、脾气温顺的马,为我备好马鞍。我个子本就不高,穿得又臃肿,每次上马,都得找一块上马石或高一点的地方,战战兢兢、磨磨蹭蹭地跨上马以后,还得时时注意别让眼镜滑落。如果当时有摄像机拍下来,那肯定是一副可笑的狼狈相。

为了照顾我,大家都走得比较慢。老龚很担心我因为不会骑马而出什么意外。他告诉我,眼下的草原上到处都是鼠洞,马很容易失前蹄,人顺势就会朝前俯伏,因此,除了两只脚蹬住马蹬外,两条腿一定要夹紧马肚子。如果发觉马肚带松了,得下马系紧后再骑。不然,马鞍一滑动,人在马背上坐不稳,还会擦伤马背。老龚不厌其烦,还不时给我示范一下,教我怎样控制好缰绳,什么情况下抓住马鬃,抱紧马脖子……我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嘴里不断地应着“噢噢”,思想上却紧张得很。

途中,老龚对我说:“前面要过条小河,河面不宽,水不太深,你跟着就可以了,不用害怕。”到了小河边,我的马跟着下了河。在空旷的原野上,只听见“哗哗”水流声和马蹄的“嗒嗒”声。突然,我发觉马在斜着后退,这是怎么回事?到了河对岸后,我把刚才过河的感觉说了出来。原来这是因为水在流动造成的错觉。果然,归途中再过那条小河时,我就没有先前后退的感觉了。

在西藏工作时,马渐渐成了我的好伙伴。在山南,一次随县领导一行七八人考察水利,骑马走在悬崖峭壁的小道上,那可真是悬着一颗心呀,连低头看一下的勇气都没有。那时只要马稍一失蹄就完了。靠着马,我们一步一步地走过了险要地段。有一次,领导派我到不远的一个村庄去通知村长参加紧急会议,当时只有一匹从部队借来的黑军马,又高又大,浑身上下,油光发亮,一看就是匹好马。不料,当我刚挨着它,还没等我完全跨上马鞍,它就飞蹄跑开了。那次我倒没太慌,紧紧抱住马的脖颈,调整好身体和脚蹬,随它奔驰,到了目的地后,它乖乖地让我下了马。我轻轻地拍拍它,表示友好和感谢。

如今,我离开西藏已经四十多年,周围不少熟识的朋友、老同学、同事以及亲友听说我有这些经历后,直叹看不出我骑马的本领。现在,每当我在偶然看到马的时候,总有一种亲切感,耳畔响起那“嗒嗒嗒……”遥远而悦耳的马蹄声。(顾也是)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