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前,我辞职去做一名“专业红娘”

八年前,我辞职去做一名“专业红娘”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楼琼莉   2019-01-08 16:49:46

年末一天下午,一个男生来电:“‘小红梅’楼老师吗?我要找对象!”

本科学理工的他,三天后的周六加入了寻缘行列,笑得很腼腆:“我和爸妈,都相信您这个‘爱情使者’!”

2018年11月17日,上海婚恋博览会(万人相亲会)组委会授予我“爱情使者”称号,它成为我专职从事红娘8年来又一次重大激励。而走进婚恋服务领域,也缘于自己的择偶经历。在上海二医大卫校读护理专业时,班上全是女生,我到浦东一家医院做护士长时,相过几次亲,人家一听常年三班倒,吓跑了。急啊,就翻报纸,硬着头皮到一家有知名度的婚恋交友中心,在那里认识了我的丈夫,结婚时我29岁啦。2010年我辞职时,院领导挽留:“楼琼莉,做专业‘红娘’这碗饭不好吃!”可那些未“脱单”的卫校女同学、医院女护士,还有我认识的大男大女,在我眼前过着“电影”,好像都在催我转行。“一根筋”扭不过来,在辞职表上签了字。

入行容易,有成就难。明明推荐挺合适,却提出没感觉;谈得好好的,来短信说谈崩了!父母意见也增加了变数。我天生不买账,就拜前辈为师,读出高级婚恋师职称,又在常年实践中慢慢摸门道。婚介有“配对学”,比如“门当户对”,旗鼓相当的,不去说了。条件上也可以互补,男生经济状况平常,然而有责任心、长得帅,大概率赢得芳心;女生颜值一般,学历、见识胜人一筹,也容易让对方折服。家境亦是因素,优质男婚房上“跛脚”,女方不嫌弃或愿意拿出家里大房子,就能打动男方。

深层次是打“心理战”。一位女生来私信:“他约我明晚吃饭……不过,能否再推荐?让我多认识几个。”我即复:“有的会员,总觉得后一个会更好。其实,关键要调整好心态。”这一“枪”打得准,她承认“心思活”。我又补充:“男生是在50多份资料里筛选出来的,当心人家‘跑’了!”半年后,她专程来报喜,感叹当时若放过去,准定后悔。1977年出生的大龄男,三甲医院B超医生,给我翻看手机里前女友的照片,全是“网红”型的,一定让我按标准“执行”。我推荐了几个,姑娘都不给他机会。我再推出更合适的一位,有短婚史,珍惜机缘,格外体恤和理解人。不出所料,他被“俘虏”了。

悉心引导、及时排“雷”也必不可少。有位才华男,不修边幅,爱谈美术史,老被约见的女生“拉黑”。我顺势让他去长发、整着装、调话题。不久,他便与一位温柔的女生牵上了手——姑娘喜欢他的执著绘画,也喜欢他的优雅整洁。一天半夜,我手机爆响,才华男急告女生“失联”。当天上午他又来电话感谢:“楼老师,我要叫您一声‘知心姐姐’!您跟她沟通后,她主动微我,说,你为了赶一个作品忘了约会,可以原谅!”现在,他们快有孩子了,当时的婚礼很浪漫。

丈夫有时抱怨:“我们的大宝二宝全甩给父母,你成天推荐啦、约见啦、组织交友活动啦,昏天黑地的,不累啊?”当然累啦,内疚更多。但停不下来,做梦都在配对,都在沟通,都在说服和协调。你想想,一对一对牵手走了,又捧着喜糖和感谢信来了,还把宝宝抱来,让你亲一亲,有成就感吧?新郎新娘的家长们,有的拉着我的手,谢个不停,有的笑着笑着就哭了。我的心暖暖的,被融化了!

因为,支撑我的,是“爱情使者”这份天职,是缔结美满姻缘那种满满的幸福!(楼琼莉)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