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的民宿该怎么走?

新时代的民宿该怎么走?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陈甬沪   2019-01-08 16:49:49

日前与崇明的创业朋友讨论“新时代与新农人”话题,至晚上8点还谈兴甚浓。同行的大黄说:“某桥的民宿据说不错,今晚留宿体验一下?”我早有了解崇明民宿的念头,于是欣然而往。

那天月色不明,在昏暗的乡道上行车,全然没了白天行驶“绿树隧道”的感觉。远处见灯箱广告,似乎有别其他民居。老黄说随机找的民宿更有真实感。我四处张望见没有停车点,虽然已晚,但还是将车停在无碍车辆交汇的边上。

院门紧闭,按墙上所示电话接通了前台。“哐啷”声中,房内走来一男子,边开院门边说:住一晚上600元,不提供早餐,只有网络电视。认识我们老板,也只打9折。600元一宿?差不多是高星级宾馆的价格!老黄一咋舌。我说:先看看房吧。一个先付押金,一个看房。

也许是周边环境的先入为主,也许是价格吓人吧,当我半个身子探进打开的房门,一股异味扑鼻而来,鼻子一酸,差点打出喷嚏。放眼望去,床头的油画是印刷品,老式梳妆台前一张折叠式不锈钢椅子,床单直接罩着席梦思,走过去一摸显然还套着塑料……体验欲一下荡然无存。于是,在作揖抱歉声中退了出来,旋即向另一个镇进发,很快入住名叫都市田园的酒店,标准间220元,电梯、地毯、沙发、免费早餐一应俱全。

无意对某些民宿“服务”说三道四,只是对正在发展中的民宿如何理性打造说说看法。夜光杯2017年8月21日曾刊发拙文《民宿是用来住宿的》,引发了热议,也意在回归民宿本义,让经营民宿的创业者寻找到适合自己的模式和赢利方式,演绎出有市场需求的新业态。

民宿的由来与发展,契合了游客“入乡随俗”为某种体验而来,或“随遇而安”为一时所急而居,抑或“说走就走”有特殊所需等等。同样,它更是主人家或出于“好客”,以多余房间留宿需求者,或出于“情怀”以房留客,期盼游人感知当地习俗与传统文化而为,当然也以收获真金白银为基点。比如,笔者在奥地利萨尔斯堡的阿尔泰色体验民宿,其房屋建筑风格主客房没区别,桌椅沙发、床铺餐桌包括鲜花的摆设,所有的房间没有什么不同,甚至餐饮也与主人的“一样”。当然,乡村民宿吸引人的莫过于农活采摘、农事操办、农节欢娱,而特别亲民的是低于当地宾馆酒店的价格。崇明民宿要走出“周日至周四”铁将军把门的怪圈,价格适中是一个绕不过去的焦点。

还是那句话,民宿非宾馆酒店业主流,它的本真很明确。今天,将民宿打造成一种新的业态,赋予民宿“星级”也未尝不可,但产品的生命最终由市场说了算。一些创业朋友在规划民宿时,如果不明确它的属性,又不具核心竞争力元素,那么理论上的“赢利”模式,终究难斗市场规律。一些民宿装潢可谓富丽堂皇,但门可罗雀已成常态;有些举债者本想赚一票,结果血本难归。其实“走样”的民宿,现状怎么样?“经营者”应该心知肚明;业内人士直言:别走歪了!

新时代的民宿该怎么走?颠覆“概念性”营销,重构民宿“产业链”很重要,硬件有内涵而不花哨;软件有含量有趣味而实惠,特别小本经营者,莫靠“投资”人,莫言“卖壳”论,莫信“资本”化,惟脚踏宅基地求特长,就地取风俗做特需,量力而行创特色,才具竞争力。

上海对民宿的发展引导,已放在振兴乡村战略层面,仔细研习,定有收获。

朋友你需要认真。(陈甬沪)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