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元敏X何曦,他们眼里有一个平行世界

陆元敏X何曦,他们眼里有一个平行世界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胡建君   2019-01-14 17:17:00

陆元敏与何曦 都是害羞、内敛而自省的性格,“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害羞的人对人世万物洞察秋毫心怀感恩,一个人安之若素,在人海中却颇不自在,而摄影师又必须直面世界。于是他们带着好奇的触角,就像隐秘的城市猎人般小心翼翼又快速敏捷,往往一击必中,记录下那一刻的恍惚或奇诡,城市的拥挤或颓散,生活的轻盈或散淡。而当时空转换,过往岁月沉淀成平面的黑白,那些复刻的城市记忆就变得如此遥远而虚空魔幻,似乎穿越蓝色的尘埃直抵内心的理想与梦境。

陆元敏作品

陆元敏日复一日穿行在上海老城区的大街小巷,貌似单调重复的日常在他的镜头下显得鲜活而带有生活的戏剧性,传递着一种强烈的上海人气质。有时他进入朋友的家中,拍摄他们随意的生活状态,优雅的,安静的,琐碎的,慵懒的样子,他只喜欢在自己的生活圈里行走,拒绝辽阔和宏大,就像海上钢琴师1900 固守着自己的那一条船。艾略特·厄威特说,周遭的世界就是个大博物馆,我们每天都在观看。陆元敏边看边记录了,他的个人记忆渐渐延伸成为整个城市的辽阔记忆。那些司空见惯的场景,直击老上海人的内心深处,也同化着外地人对上海的认知。多少年后,人们想找回老上海的风骨,追寻当年的繁华与衰败,喧嚣与平淡,灯彩与浮尘,陆元敏的照片,带给人们最真实的抚慰,并有一种跨越时空的“超现实感”。

展览现场 陆元敏作品

何曦同样不擅长表达与交流,但他喜欢旅行,喜欢生活在别处。置身于全然陌生的环境,让他反而有种莫名的安全感。若干年来,他的足迹踏遍全世界,旅行的意义于他就是不停地拍照,以及绘画之外的彻底放空。在路上的何曦喜欢悄悄靠近而不惊扰,他不喜欢长镜头和太安全的距离,而习惯用适合街拍的35 毫米镜头,靠得很近,又不能被发现,也是一种微妙的默契交会。因为感觉和视角独特,普通的物象被他赋予了叙事的力量和非常的意义。

何曦作品

陆元敏以冷静客观的态度来表现人物场景,把自己的情绪深藏于直觉与思考之中,在一种去技巧的画面里隐藏了全部技巧,还有对于这个城市和生活的热忱。他早年做过电影放映员, 后来 曾 选用 16毫米的电影放映镜头拍摄 一组照片 ,中心点清晰而四边模糊。在管窥状的画面中,似乎充满了人声与歌声,那是他向老电影的致敬。他与生俱来的智慧和敏锐,将熟悉的地方拍出了陌生的感觉,又将陌生的地方拍出了熟悉的感觉。如果说独往独来的何曦喜欢寇德卡,陆元敏则更接近柯特兹,他说看到柯特兹,就像看到自己,因为他的照片平淡到没有什么可说的。评论家基斯马克说得更加精辟:柯特兹的照片简单得像是在骗人。是的,陆元敏也一样,他的照片似乎缺乏奢侈性、过度性和经营性,他从未被耸动的题材吸引,自始至终只对平凡的街头人生情有独钟。他凭着本能拍照,凭着对尘世不倦的好奇心和与生俱来的构图能力,那些画面看似漫不经心,却充满了热烈又平淡的人间烟火,充满了素朴的人性之美。

展览现场 何曦作品

同样,何曦也是依靠直觉和情绪来拍照。他平时习惯用徕卡,因为简单便捷,适合盲拍,当然成像质量非凡。像寇德卡一样,他始终故我,只拍感觉对的事物。明明同样在路上,他的照片却不与他人同列,熟悉而又陌生。何曦不像陆元敏那样具有鲜明的属地性质,他的影像作品特立独行地像他的绘画,似乎存在于人世之外的任何地方。何曦抽离、放大了那些异化的肉身和精神,为我们展示出一个自娱狂欢或辽阔疏远的天地,又寂寞又温情,又丰富又冷清。观者能从他的图像中思索多方位进入生活的方式,一种开拓的引领,一种安然人世又超脱人世的意义。

展厅的夜

何曦与陆元敏,既是沉默的思想者,又是安静的游吟诗人,更是世界的洞察者,他们独行于天地之间,因为无所依傍而无所畏惧,便能在光明与黑暗之间自由穿行。他们打开了另一个与现实世界相关联的平行世界,无限延伸,永无边界。(胡建君)

布展中

洞察者——陆元敏、何曦影像双个展

展期:2019年1月13日--2月28日

空间:德荷当代艺术中心(上海莫干山路93号)

展时:上午十时至下午六时(每周一闭馆)

策展人:胡建君

学术主持:徐明松

出品人:吴笠帆

平面设计:孙骥

吴笠帆、陆元敏、胡建君、何曦、徐明松于展览开幕现场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