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九年前采访刘永坦

廿九年前采访刘永坦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持坚   2019-01-28 17:28:37

1990年11月,我在哈尔滨工业大学采访了刘永坦。

图说:刘永坦

听到刘永坦获得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消息,不由得回想起1990年11月在哈尔滨工业大学采访他的情景。

这大概是刘永坦第一次面对记者。校领导介绍说,刘教授从事的科研项目很重要,多年努力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因需要保密不能公开报道,想通过你向上反映,以引起国家的重视。那时我是新华社黑龙江分社记者,哈工大是我常跑的“点”。

刘永坦那年54岁,我不到四十。得知我是从上海下乡过来的,他便告知他是上海“邻居”南京人。他微笑地望着我,像哥哥对弟弟的样子。他用平实的词语对我说:我国海洋国土面积在世界各国中排名第九,有380多万平方公里,海岸线长一万八千多公里。《联合国海洋公约法》规定各国拥有12海里领海权和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可是严酷的现实是,如有外来舰船驶入我们的专属经济区,我们的雷达根本发现不了,因为我们没有远距离探测海上状况的技术能力。现在好了,情况发生变化了,我们经过近九年的钻研,搞出了一个叫“地波超视距雷达”的高技术装置,能够清晰地发现165公里以外海面上的船只。国防科工委为此组织专家进行了鉴定,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我们的研究已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这不仅对国防安全很重要,在民用上也大有作为,比如对航海管理、渔业作业、海上石油勘探、海洋资源保护和缉私、缉毒等都有重要意义。

刘永坦1953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哈工大,因各方面表现突出,还没毕业就被作为“预备师资”派到清华大学进修无线电技术,此后组建了哈工大无线电工程系。1978年国家派他到英国伯明翰大学深造,导师谢尔曼是国际著名雷达技术专家,在他带领下,刘永坦参与了英国地波超视距雷达的研制工作。1981年秋学习结束,导师诚恳地要挽留这个刻苦踏实又才华出众的学生,可他毫不犹豫地婉拒了。他心里着急啊!因为雷达看多远,国防安全就能保多远,而我国这方面基础太薄弱了!他立志要为此做出自己的奉献。

回国不久,刘永坦就带领几个学生一头扎到了山东威海一处渺无人烟的海边。这是他在英国留学时就设想好的,因为那里是测试地波雷达的理想区域,他要在那里建一个集研发和试验为一体的能高效运转的基地。从一开始的6个人发展到三十多人的团队,大家默默地一年接着一年地苦苦探索,到了1990年4月3日那天,地波超视距雷达屏幕上终于清晰地出现了要捕捉的目标!

刘永坦没有对我讲研发过程如何艰难,可能他觉得这是搞科研必须要经历的,不用讲;也没有多讲已取得的成果如何先进,因为科研无止境,需要解决的难题还有很多。他希望我向上反映的是他感到焦急的三个问题:一是怎样利用好这项技术,尽快把这个装置用到海防上去,在国防建设上发挥作用。二是希望各相关方面继续支持这项研究,使我国在这一领域能保持世界领先地位。因为这一课题非常复杂,还有许多难关要攻克,我们务必不能放松。三是希望各方面关心这支研究队伍。由于需要高度保密,参与者不可能公开发表论文,因此有些人评职称碰到了困难,有些人因脱不开身耽误了读研和读博。对此应实事求是,不能死扣条条,以维护他们的积极性,稳定科研队伍。另外,在海边工作条件艰苦,加上经费少,待遇差,也需要引起重视。

我很快整理好了材料,新华社迅速报送到了中央高层。

此后我因工作调动离开了黑龙江,和刘永坦的联系中断了。现在他因“自主研发新体制雷达,为我国海域监控面积的全覆盖提供技术手段”而登上国家最高科技奖的领奖台,使得我们的联系又续上了。我找出了29年前的采访笔记和新华社上报材料的清样,写下了上述文字,公开因保密而尘封的过往,以向83岁高龄、仍精神矍铄地带领年轻人工作在科研第一线的刘永坦教授表示深深的敬意,也以此抒发我内心的欣慰之情。(张持坚)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