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春意其实是暖意

晨读 | 春意其实是暖意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高明昌   2019-02-10 07:00:00

清冷的天往往下雪,下一点,算不算春雪呢?大人说不可以。看来年夜之前的只能叫冬雪,雨也是,雨比雪要积极,耐性也足,下了后总想湿了地皮再消停,它在用自己的方式等待春天。春天来时慢腾腾,去时一溜烟。看得出的只有树,楼下那棵夏天里长出可以炒酱吃的红李子树,枝干上已经冒出了嫩芽,尖头处泛红,尖梢处碧蓝,这是树木生命绽放的一种样式,树的生命树做主,顺应与预告时节是树的使命,所以看不看嫩芽由着你,长不长嫩芽由着树。

天空的雨停了,天空就出现太阳。天空的太阳叫春日。春日,离开我们很近,它像是一个巨大的圆盘,澄净地悬在空中,通红着,光亮着,也温馨着。和煦的光线落在树上,穿过树枝,斜照地面,根根清楚,条条闪亮,一根也不散去,慢慢地、静静地,地面像是冒出了几缕轻柔的细雾,乳白色,散淡,优雅,原来是地暖了。地一暖,草就从泥上竖起身子,花就在茎上挺起胸脯——仿佛是在盛装打扮,去迎接一个新节气的到来、一个新日子的开始。

春天,在阳光里生长,却在空气里弥漫。

到了老家,脱外衣烧饭,母亲慌张地对我说“春要捂的,春要捂的”。“捂”什么?原来叫我别急着少穿衣服。母亲一再嘱咐我,现在的日子,羊绒衫还得穿,长大衣还得披,厚袜还得着,手套还得戴,围巾还得围,这是母亲的教诲,教诲里包着爱意,必须听。别人呢?宅西边的南北大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里,少女们早已换上了鲜艳的裙装,踢踏踢踏的走路声音告诉我,春天走路就是这个样子。母亲看见了,肉麻地向我嘀咕,孩子的娘为什么不对孩子说,还有个春寒呢,春寒也是冷的呀!

春寒一定比冬寒暖,只是人松了骨头,意念上放松了警惕,感觉冷,是心里的冷,气温是不低的。记得前段时间,中饭后去老家,老家的门锁着,就知道母亲去了老年活动室,母亲从不玩麻将,为何要去?母亲说,那里暖,有空调。我有一次去找她,发现那里的空调比家里的温度要调得低,但有五六桌玩牌的人,有六七桌看牌的人,人多热气高,也会慢慢变暖的。母亲笑笑,是的,人多,话多,走动多,看见好牌激动也多,这些都是暖气、暖意。

这几天,母亲很少去活动室了,母亲去得最多的地方是菜园。春天的菜园清爽、干脆,红萝卜半只露在泥地上面了,青菜开始长个子了,焦黄的蓬蒿菜,窄窄的茎上重新冒出了嫩叶,伏地的蚕豆秧挺起了腰板,卷心菜的圆盘开始上粗下细,白菜开始长长、长粗自己的根,芹菜的茎叶由青泛绿,鸡毛菜的叶子有了虫子的咬痕。最有趣的是土地,平坦的土地有时会“吱”的一声,冒出一个小水泡来,土地开始发声了,土地已经苏醒,已经准备好让人来翻泥刨地。

比土地更有动静的是河流。老家的河流非常整洁,整洁的第一个好处是,眼睛适意了,随后就是心里适意。第二个好处是,河里大小动静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这几天的河流,水面划过的横线多了,那是小鱼儿游水的缘故。我看见五六条两三寸的小鲫鱼,拥在一起,嘴巴不停地吸着水。吸过的水面,针尖般大小的泡沫布满鱼身的周围,它们在干什么?有人说,出来也看看人,我觉得主要不是看看人,而是看看天,因为天换了季节,天就不一样。

天,真的不一样,回家了,车子开了空调,暖风轻轻吹,手脚全暖和。车子转弯了,以前转弯时,面孔觉得突然冷了一下的,原来暖风暖了一块地方,现在不是,转弯很大,面孔照样不冷的。

春天的暖是在空气里的,空气无处不在,暖就到处都是,而空调的暖是在风口里的,空调的风转不来弯的。(高明昌)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