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碟 | 来电追缉

读碟 | 来电追缉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刘伟馨   2019-02-08 16:43:11

一个女人遭绑架,她给警察局报警中心打来求救电话,接线员阿斯格接到这个电话,丹麦电影《罪人》,就是讲述阿斯格接到电话以后的故事。

如果说《网络迷踪》全程电脑演示,但起码它还有视频可以呈现画面,而《罪人》,在封闭的房间,干脆只用电话连线,将一个有点惊险且出乎意料的故事表现出来。电话铃声、“嘟嘟”叫的忙音、电话里的嘈杂声,还有阿斯格通过电话和各类人物的对话声,构成了这部电影独特的标志:以声音支撑叙事,以音效构筑想象画面。

如同读小说,我们可以通过文字,在脑中构建形象,观看本片,通过声音,我们几乎也获得了视觉体验,这不能不让人惊讶。接线员阿斯格,接到被绑架女人伊本的电话,就像一个指挥官,寻找疑点、调动人马、跟踪追击。虽然,我们只听到电话铃声在他身边此起彼伏响起,只见他不时按响电话按钮,不断和人说话,但剧情片应有的画面,似乎交替出现在我们面前:高速公路上,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在疾驰,受害人伊本躲在黑暗的车中,哭泣着报警;警车追踪着白色面包车,结果跟错了对象,由此,必须知道面包车车牌号码;在阿斯格打通伊本家的电话后,6岁的女儿马蒂尔德哭泣着告知,是爸爸米盖尔拿着刀胁迫妈妈,拉着妈妈离开了家;阿斯格通过女儿获取爸爸的电话号码,进而查到面包车车牌;阿斯格派警察去保护伊本的女儿,结果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死去的婴儿,马蒂尔德的弟弟奥利弗,他被开膛破肚;阿斯格私自要求过去的搭档去米盖尔家,一幢棕色的独立房屋,看看能找到一些什么东西,搭档找到一大堆文件,原来米盖尔曾有案底;阿斯格指示伊本,找到防身武器,一块砖头,一旦米盖尔停车,就朝他砸去……电话里一来一往的对话,描述了所有细节;电话的噪声,渲染了气氛;电话的背景音,强化了现实场景。这一切,仿佛让我们身临其境,担心、紧张、期待:伊本会不会获救?

和所有具有反转剧情的电影一样,本片也让人大吃一惊,当阿斯格向伊本讲述如何逃脱时,伊本起先还很正常,渐渐地,她让我们明白,是她杀了她儿子奥利弗,“他现在好多了,不再尖叫”,原来,她患有精神病,而米盖尔正把她强行送往精神病院治疗。

本片是阿格斯扮演者雅各布·克德格恩的独角戏,导演用特写、近景、侧面、背面等多角度,聚焦他的表现。有一场戏,背景是光亮的报警中心大厅,而阿格斯打电话时陷入黑暗,如黑色剪影。自始至终,这部电影,蕴含着另一条线:阿格斯自己正遭受一场官司。什么官司,我们并不知晓,只知他一开始会走神,忘了接电话;妻子出走,和同事关系不和睦;破案时,很急切,有时会发怒、摔电话、骂娘;他原本出外勤,现在下放做接线员,第二天出庭,前搭档会给出有利于他的证词……当阿格斯知道伊本是凶手后,本片用光很有意思:阿格斯和米盖尔通电话,责怪米盖尔为何不报警,米盖尔说,医生、律师、市政府,你们所有人都没用,阿格斯半边脸和夜色融合在一起;阿格斯和老搭档通话:“如果你不喜欢,明天出庭别撒谎。”警灯浸染的红色画面,让阿格斯看起来有所愧疚;当阿格斯和准备从桥上跳下自杀的伊本通话时,光线回归正常,他一方面劝慰伊本,生活中有爱她的人,另一方面,他坦白,他自己也杀了人,尽管杀的是一个19岁的渣滓:“我说这是自卫,其实撒了谎,我是故意的,你不是。”

电影把两条线交织在一起,事实上,有了阿格斯这条线,才让电影变得有厚度,变得有意义。谁是罪人?阿格斯在处理这起绑架案的过程中,也渐渐认清了自己。结尾,在亮着光的方形门前,他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谁?是关于明天出庭的事吗?(刘伟馨)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