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被年喂养大的孩子

我们都是被年喂养大的孩子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杨松华   2019-02-08 16:43:17

年味是什么?是小时候看到村里的第一家人在煎豆巴,做年粑、熬年糖时的那份喜悦;是看到村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簇拥到村塘边捕年鱼、分年鱼时的那份喜乐气氛;是被哥哥牵着小手去村祖堂祭祖时的那份庄重;是看着家门口贴上火红对联和悬挂灯笼时终于抑制不住喊出“年到了”;是年三十晚全家人围坐一桌吃着丰盛年饭给爷爷奶奶敬酒时的那份幽情;是被父亲抱着去外公外婆家拜年被外公外婆搂在怀里亲昵喊着“小外孙又长大了一岁”的欣喜……

我们都是被年喂养大的孩子。

从出生的第一年起,我们便被年亲抚着,年给我们的第一个感觉是喜庆。

稍大点,我们又觉出年是吉祥的。

八九岁时,觉得年给我们的是平安。

十五六岁时,我们懂得年带来的家人大团圆。

二十八岁时,我们又觉察到年总带给人间的兴隆与旺盛。

四十岁时,我们觉得年的富贵。

五十岁后,我们期盼年带给亲人的长寿。

六十岁时,我们欣喜地看到,自己的孩子都被年喂养大了。

七十岁后,我们又回过头来希望年能带给我们子女的年年平安、幸福快乐……

我们这一生都在和年较着劲地赛跑,我们总能乘上年的转轮不落一天地朝前奔。

你说今年的这个年不想过,生活太艰难困苦了;年一声不吭地载着你划过了。

你说我还想多过几个年,美好生活还没有享受完;年,突然“啪嗒”把你摔进深层地狱。

所以说,还是那两句话:“穷人增寿,富人聚财。”“有钱没钱,都要过年。”谁都要在年的面前把头低下。

我们每年都要在年的节日里焚香、烧纸、放鞭炮驱邪;贴对联年画、祭祖、拜年,祈求降福。其实,过年,并不全是追逐物质的丰富,更多是追求精神上的财富丰盛。在浓浓的年味里,我们将年理想化了,总盼着下个年更胜正过着的这个年。于是,在下一个理想的年里,我们又追逐下一个更理想的年。在追逐理想的年轮路上,我们长高了、长大了、成年了;突然跨过一个年的门槛时,我们发觉脚下走路蹒跚、跌撞,我们年事已高了。

我们都是被年喂养大的孩子。我们一开始是过着本土的、有着浓浓乡情味的年;有一天,我们发觉年味变了,不如以前乡土味年的浓厚。其实是被我们的无知所迷惑,我们年里现在多了新载体、新方法,这是我们已经走到了新时代的年味里。

在年面前,我们再老,还是孩子。(杨松华)

编辑:史佳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