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牵山水间 功夫在歌外 歌唱家雷佳唱响民间歌谣

情牵山水间 功夫在歌外 歌唱家雷佳唱响民间歌谣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朱光   2019-02-09 12:15:13

图说:舞台上的雷佳  官方图

中华民族的声音,蕴含在天地山水间,鸟语花香间,也深埋在解放军文工团副团长、歌唱艺术家雷佳的心田。近来,她时常抵沪,在国际大都市的舞台上传播根植于泥土、流转于历史的各地民间歌谣。2月1日,在上交音乐厅新春音乐会上,她在吟唱中国经典歌剧选段之余,在赵季平作曲的交响组曲《乔家大院》中担任女高音。此前,她还于去年末在上海举行了“源远流长,寻根之旅——雷佳民族民间歌曲音乐会”。

戏曲 让我学会塑造各色人物


雷佳留给众人的印象,是对中国经典歌剧情有独钟的传承者。事实上,她对这片热土也有着深沉的爱,对为民族民间声音立传,心心念念。近几年来,她流连于中华大地,辗转于村寨草原,让民间歌谣流转于唇齿心灵。荡漾山水间,游吟民歌情,最终为那些人数最少的民族出一套歌曲典藏,是她在中国音乐学院师从彭丽媛教授攻读声乐博士,受导师启发立下的志向。“源远流长,寻根之旅——雷佳民族民间歌曲音乐会”,就是她近年汲取民间能量焕发出来的成果。凡是听过这场音乐会的人们,无不被她呈现出来的婉转、铿锵、柔情、奔放,百转千回又余音缭绕的歌声,传递出的情感、营造出的画面而久久不能忘怀。她不是一个人歌唱,她是为扎根在神州大地上的中华民族以声代言,以歌咏志。为此,她一路走来,功夫在歌外,情牵天地间。

图说:雷佳表演时全情投入  视觉中国图

音乐会是以湖南花鼓戏丝弦小调《洗菜心》开场的。雷佳是湖南人,从小就爱唱歌。14岁那年,她懵懵懂懂独自一人跑去长沙考湖南省艺术学校,考完才得知湖南省艺术学校那年不招声乐专业。评委老师们惜才,问她愿不愿意上花鼓戏专业,还举例说李谷一、张也,也都是花鼓戏专业的骄傲。她一听这些大名鼎鼎的歌唱家的名字,于是也就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戏曲道路。那年头学戏,依然是“古法”,老师可以打学生,但自古严师出高徒,她的戏路宽广到无论是闺门旦、刀马旦,还是青衣、小花旦都能信手拈来。因而,她也在不同的戏码里“遍览”人生起伏、情感跌宕。在毕业大戏里,她担任花鼓戏《唐伯虎与沈九娘》的主角,“那时候年纪小,身体好,一天可以早上、下午、晚上连着演三场。虽然是学生演的戏,但是观众都捧场,几乎天天满座。学戏,当然很苦,但是,出成绩。路,都是自己选的”,回忆当初,她感激自己沉浸在戏曲里磨炼出的意志,以及舞台赋予自己的演绎能力。

图说:雷佳  官方图

“考大学总要去北京吧,北京的大学没有花鼓戏专业啊!”最后,她同时获得中国音乐学院和解放军艺术学院声乐专业考试的第一名。事后,她总结道,“因为我是学戏的,所以一登台唱歌,对塑造人物、表达情感就有基础,适合演歌剧。”

当她与马友友的丝路乐团一起登台合作唱着云南藏族民歌《美人》的时候,演艺的本能“溜”了出来,她唱着唱着,手舞足蹈起来。马友友笑道:“你为何不边唱边跳?”雷佳说着也忍不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其实,我也想当个舞蹈演员。”

采风 让我贴近广袤大地和人民


雷佳寄情于山水间的深沉情感,来自于童年对奶奶的依赖:“相比大城市,我其实更喜欢大自然。小时候一放假就到乡下与奶奶住,夏夜躺在凉席上看着满天星星,扇着扇子”听起来充满诗情画意,接着话锋一转,“到处都是蚊子,要用扇子扇……”说到此处,她也自嘲:“哈哈哈,私底下,他们说我也是谐星。”

图说:雷佳热衷于奔向大地,走进民间  资料图

她更热衷于奔向大地,走进民间。每到一地,她不仅热衷体验当地生活、搜集民歌民谣,还喜欢寻觅当地服装穿上身。当她来到云南普米族村寨的时候,她一眼看中了一条素白的百褶裙,期望这位普米族的阿姨能卖给她。这位阿姨起先不卖,但是看到雷佳穿上这条裙子妥帖、完美的样子,就好奇她为何要买。雷佳的回答天真得像个孩童:“有了这条漂亮的裙子,我在舞台上就能够更生动地介绍普米族了呀!”对方赞叹道,“你真有眼光,我之所以不卖是因为这条裙子的花纹,是蒿草碾碎了之后再重新一根根搓成的,现在这种手艺已经失传了。而这类裙子,我只有两条。”可是,她听闻歌唱家雷佳有心让更多人了解到普米族源远流长的文化,最后竟然决定送给她!

图说:采风中的雷佳  资料图

“我觉得民歌蕴含的,都是他们的人生智慧、他们的深情故事。不仅有天地灵气,也有日月光华。”因为要扮演歌剧《再别康桥》里的林徽因,她去了山西研究唐代建筑,因而后来也对日本奈良的仿唐建筑也心有戚戚焉:“建筑,也是流动的音乐。”她把美景绘制成画,让自己安静下来就会画画。

对于上海,她觉得,“每来一次都不重样,这里是海派文化聚集地,这里是国际文化大都市,与村寨草原完全不同,但是村寨草原的声音,也应该让国际大都市听到。”

立传让更多人听到民间的声音


2008年雷佳录制过一张《中华56民族之歌》每一个民族的一首代表曲目。这张专辑凝聚着乔羽、阎肃、彭丽媛、李谷一等十余名音乐界著名人士和雷佳等青年音乐家组成的一个近百人团队在3年间踏访56个民族后的成果——一度,这被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其中已有20多个少数民族已经没有语言,甚至没有一首完整的歌。但是这个团队组织了历史学家、语言学家、文字研究者和音乐家共同研究、发掘,在草蛇灰线里寻觅到点滴元素,发展出这张民族民间音乐地图。仅仅看目录,就拓展了我对少数民族的认识——看似《对歌》这么寻常的名字出自很少听到的民族“门巴族”;《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原版”原来是塔吉克族民歌《古丽碧塔》;还有那动听到心儿抽紧热泪盈眶的《舍我的阿哥是万难》出自“保安族”——中国人口较少的民族之一,民族语言为保安语,属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她在家与5岁的儿子说湖南话:“方言是文化的承载。”

图说:在“源远流长,寻根之旅”音乐会上表演的雷佳 资料图

“源远流长,寻根之旅”音乐会的曲目,是雷佳在出版这张专辑之后,寻觅民族民间声音的阶段性成果总结。雷佳的功夫,就在于她这个人本身就是一件绝佳的乐器——声音从她的身体里迸发出来之前,经过心灵与思想的加工,转换成一种充盈着情感、包含着历史与文化密码的乐音,仿佛可以绕梁三日……

雷佳说起过激发她为民族民间音乐树碑立传的刹那初心:“我走在雨后泥泞的小道上,心想,我们民族文化的多样性,不能就这么靠交通不便保护啊!”在春节这个回望民族文化历史的时段,我们也应该回望一下温暖中国人情感记忆的优秀民歌,让它们代代相传。(新民晚报记者 朱光)

编辑:陆玮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