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磊:富贵闲人

石磊:富贵闲人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石磊   2019-02-12 22:55:00

绵绵密密落了一个礼拜的冷雨,晨起,一无惊喜地阴寒莫测,满天皆是酿雪意思。与友人飞车苏州,同德兴一碗白汤双浇面面,顷刻暖过神来。作了半日的雪,亦终于落下来,细雪天气里,风神凛凛,晃旧书店。

平江街的旧书铺子里,清版书不少,拂尘展卷,看一套《千金方》。日本人的木刻版子,极是清妍方正,手感无限大好,边翻边叹,唉唉日本人啊日本人。

友人拣书比我铿锵,一册《日中文化交流史》,内镌伪皇宫陈列馆藏书印,吼吼暗爽了半天,付了铜钿跟老板请求,帮我签字好吗?侬年纪也一道写上可以吗?老板着老派中山装,天寒,穿得鼓鼓囊囊,巍然一枚中山粽。气概倒是一副老太爷气势,93岁老先生,四代经营旧书铺。友人哄老先生,侬自己也可以写书啊,百年老店了。老先生一口回绝,写下来么,变成白纸黑字,将来赖也赖不掉了。

读古书,看花,生病,问病,吃莲花白酒,吃福茶,闲游,闲卧,闲适,约人闲谈,写楹联,买书,考古,印古色古香的笺纸,刻印章,说印泥,说梦,宴会,延僧诵经,刻木版书,坐萧萧南窗下。

十七日,晴,风。午后往青云阁买毡履一两,银二元二角。往琉璃厂式古斋视拓本,得造像拓本四枚,云是日本人寄售,原石已出中国,索价颇昂,终以六元得之。又至别肆买《刘平周造像》三枚,《陈叔度墓志》一枚,银二元。晚商生契衡来,付与学资四十元。

十八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午后往琉璃厂买《高肃碑》一枚,《贺若谊碑》全拓一枚,《司马景和妻墓志铭》全拓一枚,共银三元五角。夜王生镜清来。夜齿大痛,失睡至曙。

十九日,晴,星期休息。午后至瑞蚨祥买绸六尺,二元。至徐景文处疗齿,取含漱药一瓶。下午至琉璃厂买《华阴残碑》、《报德玉像七佛颂》各一枚,银二元。又《爨龙颜碑》并阴全拓二枚,墓志铭三枚,共十二元。念卿先生来,未遇。晚往季市寓,饭后归。

买了七十年代的旧版《鲁迅日记》,坐在安福路咖啡馆内,洗干净淘完旧书的脏手,柠檬姜茶与芝士菠菜蛋挞点心,随便翻翻,满纸是鲁迅先生的闲雅风致,周氏兄弟们日子过得真真妥帖。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士兵的日常生活1914~1918》,士兵的日常生活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强制性的,如劳役、巡逻以及工程,另一部分纯属自身。一个炮兵对他如何支配自由时间做了如下总结:喝咖啡、写家信、抓虱子、在床底下装捕鼠的器具。一个步兵的陈述是:在两次战役之间,在二十次劳役的间歇中,他们看书、打牌、撰写小报自娱自乐、用德国军装上的扣子或者炮弹发射后的引信管雕刻戒指、擦亮炮弹底壳。顺便说一句,法国士兵回忆,跟他们对阵的德国人普遍具有音乐细胞,某日晚上月亮一升起来,他们那边有个人就开始吹奏韦伯的一首柔板。战争结束后,法国人发觉,德国人命名法国的阵地,用的都是瓦格纳歌剧里诸神的名字。

掩卷不免兴叹,连战场上,亦是处处闲情逸致不绝如缕。

此书是法国阿歇特出版社“日常生活丛书”之一卷,一百多卷之富,对日常二字,以及生活二字,有大开眼界的阐述,堪做吾国吾民的生活教辅书籍看待。(石磊)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