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圣华:恬淡自适见本色

金圣华:恬淡自适见本色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金圣华   2019-02-11 15:39:30

“傅译传人”罗新璋文笔出色,无论译论译文,都是上乘之品,为什么他不在译余多事创作?不写小说、诗歌,连散文也不多见,曾经好几次问过他,每次他都把问题轻轻带过,不是“我很少写这样的文章”,就是“我不会写这样的文章”,说时,面带笑容,真挚诚恳而又襟怀坦然,既不自矜自夸,也不自贬自抑,看来那么适如其分,淡泊自在,真是一个谦谦君子内心坦荡荡而形诸外的表现!

《艾尔勃夫一日》,这是个什么样的书名?看来是个译名,艾尔勃夫是人物?是地址?似乎名不见经传,相信一般读者乍一看都弄不清楚,又怎会受到吸引走进书店,打开书页,看将起来呢?显然作者并不在乎书出版后是否引人注目(按目前的流行说法是吸引眼球),这本散文集之所以用书中一篇文章题目作为书名,想来必然有其独特的缘由。

《艾尔勃夫一日》原来是罗新璋的散文集,最近由深圳海天出版社出版,作为柳鸣九主编的学者散文《本色文丛》之中的一本。打开扉页,有短短的作者介绍,除了一贯的生平简介,竟然看到这样的文字:“编有《翻译论集》及《古文大略》。辑有一薄本《译艺发端》”,坊间向来只见夸夸其谈,自诩成就的各色人等,例如香港某些翻译教师在履历上自称为“国际知名翻译家”等,哪里有人把自己的作品贬为“一薄本”的呢?接着,罗新璋又加上这一段作为结尾:“莫里哀在《贵人迷》里,对散文下过一个‘经典’定义:凡不是分行押韵的诗篇,其余一切均为散文!于是,这些芜杂文字,亦一举而成散文矣……”

“芜杂文字”?到底包括些什么内容?我们看到关于翻译与文学的一些真知灼见:例如谈论傅雷、杨绛等翻译大家的文章,有关翻译本质的论述,谈及中文特色及阿拉伯数目字使用法的观点;在法国日本游历时所见所闻,包括点题之作《艾尔勃夫一日》,以及《巴黎公社珍贵原始史料抄录手记》等,还辑录了一九九八年我趁造访北京之际,跟作者畅谈三小时的“访谈录”。

根据主编柳鸣九的总序,“‘学者散文’一词其实是从写作者的素质与条件这个意义而言的,‘素质与条件’,简而言之,就是具有学养底蕴、学识功底。凡是具有这种特点、条件的人,所写出的具有知性价值、文化品位与学识功底的散文,皆可称‘学者散文’”。那么,罗新璋这本言之有物的散文集,恰好承载了“学者散文”的真义,表达了主编在《本色文丛》里所想呈现的精神面貌。

跟罗新璋相交相识数十年,当年是因为研究傅雷,经傅聪傅敏介绍而认识了鼎鼎大名的傅译传人。从一开始起,他就对我这位后进诸多关照,悉心扶持,多少年来,彼此之间从来没有同行敌国的猜忌,只有同道中人的默契,尤其发现我们原籍同为浙江上虞之后,更觉合缘。说到研究傅雷,有谁比这位孜孜矻矻,锲而不舍的学者更有资格与实力?这位于一九五七年北大西语系毕业的高材生,由于正好赶上反右运动,分配工作时去不成人民文学出版社,居然给派到国际书店搞进口去了。这样每天跟订单发票打交道的日子经历了五年有多,由于不甘怠惰,决定自淬自砺,在工余定出了进修时间表,除了大量看书,更在法文原著字里行间抄写傅雷译文,边读边抄,坚持不懈。根据罗新璋自己的统计,傅雷当年共译二百七十四万八千字,他抄了二百五十四万八千字,此后无论翻译著述,都带有傅雷的文采风格,可见赢得“傅译传人”的美誉,绝对名不虚传,由来有自。

说罗新璋最会手抄,相信是公认的事实,还有谁能具备这样惊人的毅力、刻苦的精神?因此,他于一九七三年随中国出土文物展览去巴黎工作时,在公余有限的时间,竟然把巴黎公社极为珍贵的原始史料全部手抄下来。这桩重要的史实,在散文集中记录详尽,读后令人动容。假如当年已经有今天种种先进的设备,无论是计算机扫描或手机翻拍,那又多么省力省事?然而不经过磨砺锤炼,又怎能造就今天自成一家的傅译传人?

罗新璋的翻译笔到意随,神形兼备。据他说,翻译《红与黑》时,每天都会看傅译取经。“观千剑,则晓剑;读千赋,则善赋”,罗新璋的成就,确实是得来全靠真功夫!不但如此,他还每天四时即起,克勤克俭,把自己的译文,一改再改,务求尽善尽美,方才罢休。

罗新璋不但是位翻译实践者,也是位理论家,是最早把我国翻译理论编辑成书的人。此外,他的译论,也极有见地。当然,书中也有比较感性的文字……他那淡泊自适的本色,观乎《艾尔勃夫一日》,信然!(金圣华)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