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节吃得太多,不妨试试玲珑的清淡

过节吃得太多,不妨试试玲珑的清淡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俞媛媛   2019-02-11 15:39:32

越南菜大都是小巧的,小小的一碗碗,一盘盘。那是一种非常玲珑的清淡。

对于吃惯了川菜的人而言,越南菜实在是太过于“清淡”味。尤其是刚从充斥着火锅、烧烤、豆瓣酱、油辣子的四川奔来,越南菜的清淡几乎让我的舌苔失灵了。

好了,在忍耐了很多天,对红油和麻辣也渐渐没那么记忆深刻之后,好像慢慢能从这样的清淡中品出越南菜的滋味了。

那是一种非常玲珑的清淡。越南菜大都是小巧的,小小的一碗碗,一盘盘。在越南请朋友吃越南菜,朋友不失夸张地对我形容:“有一天,越南朋友请我吃饭。我们五个人,她点了一碗饭。你没听错,一碗白米饭,然后用一个勺子——小勺子,不是饭勺——给我们每一个人的碗里面,舀了一勺米饭。我震惊了,说我一个人就要吃两碗饭,现在你给我一个人吃一碗饭的五分之一?”

于是我们都低下头看桌上的菜。好在今天我们是五个中国人吃越南菜,累计点了两份炒饭一份汤饭一份粥,决不会在米饭的问题上委屈我们的胃。

所以朋友叹息说:难怪越南人民都很苗条,几乎看不到一个胖子。

我们继续点菜。

越南特色鱼火锅一锅。hotpot是个含义丰富的词,我认为在越南只能翻译为“汤锅”。配菜是各种稀奇古怪的野菜。能认出来的就是比我们那里细小得多的空心菜——好像越南的任何蔬菜都要比我们那儿的小,比如西红柿,个头很小但是很好吃。一个个小小的调味碟,玲珑得我放块鱼进去都有点困难,一点点柠檬汁,一点点小米辣——我数了数,六颗。

一盘越南春卷,炸得金黄焦脆。用一张张纸——米做的纸——包上吃,夹着生菜,蘸着酱料。英文叫做“ricepaper”,越南人民常常挑在担子上大街小巷地卖,我觉得没有比ricepaper这个词更能形容这个古怪的东西了。

一碗米粉。碧绿的生菜或者野菜配雪白的米粉,满满的一碗汤。越南人民日常食品。跟泰国的米线不同,泰国米线标配是各种各样相当够味的调料,酸、辣、甜俱全。越南米粉就是小小巧巧简简单单的一碗清汤。可以是鸡肉米粉、牛肉米粉,以此类推,可以更换成猪肉、鱼、虾……加上无处不在的生菜。

对了,不能忘了海鲜。

越南芽庄有一种特别有趣的人物——龙虾婆婆。其实就是把龙虾在炭火上烤着,拎着盆子在海滩上和热闹的街道上到处卖,很得游客青睐。一只大龙虾要价20万越南盾,约合人民币60元出头,算不算便宜?真是大龙虾啊,张着大钳子的龙虾,烤得金黄滴油,每次经过“龙虾婆婆”们(其实也有龙虾少女、龙虾大妈)的身边,那烤出来的焦香味直往鼻子里面钻。

我每天经过她们的身边都会觉得好奇,每天卖不完的大龙虾,她们怎么处理?

终于,有一天,我得到了答案。天黑了,在白色海滩的椰子树下面,几个“龙虾女郎”坐在一起,一边闲聊,一边把自己盆子里烤得滚烫金黄油汪汪的大龙虾给拿出来吃掉了。

海风吹得人心旷神怡。我带着这个答案,心满意足地回去吃自己的晚饭了。

一碗玲珑又清淡的越南米粉。(俞媛媛)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