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棋童苦与乐

家有棋童苦与乐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江南   2019-03-09 10:28:17

在上海,什么最抢手?车牌,喜茶,上马名额?——每月覆盖7、8个赛区的业余围棋升级赛,比上述更火爆。不到30秒,1万个参赛名额就被秒杀。家有棋童,到底是怎样的心路?

落子无悔。棋童中,有的目标已设定为职业棋手,有的把围棋作为爱好,有的则正在选择。这当中,是痛与快乐并存。棋艺上的点滴进步,让棋童家庭增一份收获,多一份坚持。棋海无涯苦作舟。学棋,没有捷径。

初衷

早晨6时刚过,徐汇区求知小学五年级学生魏诚就被爸爸魏亮叫起床。这个时候,他的同学们还在被窝里做着好梦。魏诚早起,是抓紧时间做围棋死活题。就像学琴曲不离口,学拳拳不离手,学围棋,锻炼计算能力的死活题是基本功,差一天也不行。拿着iPad,魏诚揉揉耷拉下来的眼皮,但很快,就进入紧张的计算。晚上抓紧写完作业后,魏诚就上网对弈,一盘棋经常要花两个多小时。从幼儿园学棋至今,这样的节奏,小家伙早就适应了。

说起学棋的初衷,魏亮说,就是想让儿子静下来。“小时候,老师告状魏诚捣蛋。他在座位上没事干,拿桌子撞墙,墙都被撞坏了。”儿子的秉性,爸爸清楚,“他就是闲不下来,不给点事情做做,就要闯祸。”拿起黑白棋子,魏诚很快投入进去,有时调皮捣蛋,爸爸问他:不下棋和挨揍,选哪个?魏诚闭上眼咬咬牙,宁可挨几下,也不愿放弃围棋。

时间

有句歌词唱道:“时间都去哪儿了?”对棋童家庭来说,时间,都花在纹枰边了,而且仍不够用,还要像海绵里的水一样,使劲挤出来。这点上,教棋的教练和学棋的孩子认识一致——棋力,是靠时间积攒出来的。

9岁的韩怡辰是上海市女子围棋小学组的领军人物,在全国同年龄的女选手中也排名前三。陪她学棋和比赛,由外公朱洪一个人包掉。已经65岁的朱洪感慨:“我是胡萝卜和大棒一起来。”在韩怡辰眼里,外公很亲,但有时,外公也很凶。“小孩子没有自控力,门铃响了,她也要回过头来。这种时候,我就要批评她。”朱洪解释,要替孩子争取时间,比如锻炼计算能力的死活题,每天必须要做,还要保证时间上网对弈,“一天花在棋上至少4小时。”

每周一三五,朱洪中午就要去学校接韩怡辰,送她去上海棋院和清一棋社习棋,周末,更是都花在围棋课和比赛上。好在她就读的虹口区第三中心小学的老师支持,韩怡辰自己也争气,学校里的成绩一向很好,代表学校参加围棋比赛,也给学校争光。下午韩怡辰缺了课,朱洪从微信群里收藏老师布置的作业,空下来就让孩子抓紧完成,“写作业她速度很快的。”不久前,韩怡辰光荣地担任了班级中队长。问韩怡辰,喜欢待在学校还是棋社?她回答学校,“因为能和很多同学在一起。”

在朱洪的引导下,韩怡辰学棋的同时,也在学习管理时间。地铁上,她会背唐诗,和外公玩“24点”;挤出个半小时,就拿过外公随身带的课外书阅读。朱洪说,“她看书很快,阅读量没有落下。”这点上,魏诚承受的压力要大些。老师要求他不能影响校内学习,否则不再准假。上学期期末考,魏诚数学、英语成绩都不错,语文也超过老师要求的分数线。自从魏诚学了围棋,在物流公司工作的魏亮就改上中班,方便接送和陪伴孩子。说到时间,他有些遗憾,“学了围棋,看书的时间挤不出来。否则他语文还能好一些。”

小课

学棋路上,小课教练合不合适,对棋童也很关键。庄君灏刚接触围棋,源自围棋普及班在幼儿园做推广。去了普及班,庄君灏挺有兴趣,但不久,君灏爸爸发现与儿子同班的棋童水平提升较快,一打听才知道,这些孩子还找老师“开小灶”,君灏爸爸当然不能让儿子落后。开了一段“小灶”后,老师跟庄君灏说,再要往上走,得去上小课了。爸爸托朋友介绍了一位业余6段围棋好手,对方曾和世界冠军常昊是师兄弟。以后,庄君灏每周去这位棋手家里上课,但几次参加定段赛都未能升上业余2段。君灏爸爸了解下来,儿子小课上的是“混课”,“5、6个孩子,水平参差不齐。对他来说,教练死活题讲得太深。”君灏爸爸恍然大悟,送儿子“转学”到清一棋社,棋龄差不多的孩子,教练也会根据他们的水平分班上课、下棋。

对想要尽快提升棋力、冲击职业门槛的棋童来说,小课的质量尤为关键。韩怡辰现在每周两次,去教练家里上一对一的小课。大课是孩子一起上,教练分析的对局可能并不完全贴合外甥女的情况,而小课教练为孩子分析她自己的对局,针对性强,收获很大。为此,朱洪颇费精力,为韩怡辰找到一位适合她的小课教练,“有的教练下棋攻击性强,有的攻守平衡,还要看棋风是否适合孩子特点。现在的教练带过她,对她的情况也了解。”

比赛

要提高棋力,比赛是必要的途径。每到周末,棋童基本是打着飞的去全国各地参赛,然后马不停蹄回来上课,习棋。周而复始。

韩怡辰家里摆了不少奖杯。小小年纪,她已经南征北战,成为一名比赛经历丰富的棋手。每次出去比赛,都由外公朱洪陪着。“提前一天到赛场,比赛后就回来。”朱洪说,时间紧,去参赛都搭飞机,“这点条件家里可以提供。”

如今的青少年围棋比赛全国开花,赛地远至西藏、海南。参加哪些比赛,朱洪会为韩怡辰选择,宗旨是:比赛奖金高,吸引的选手水平就高,是锻炼棋艺的好机会。前一天,韩怡辰刚从扬州参赛回来。“对比赛,她自己也很在意的。”朱洪记得,有一次比赛韩怡辰已拿到女子组冠军,可惜混合组的最后一盘棋输了,与冠军擦肩而过,觉得自己没下好,小姑娘大哭一场。

比起儿子,魏亮更在意比赛结果。“他能赢(业余)6段的,也会输给比自己段位低的对手。”输了比赛,魏亮也替魏诚可惜,明明有这个实力,却没有在比赛中正名。编程课的老师给魏亮分析,魏诚有时是扫描型思维,思考问题反应很快,而一旦思考不出,就直接去找答案,而不是去弄明白错在哪里。经老师一点拨,魏亮觉得这正是魏诚要改变的地方,“他过去做围棋死活题也是这样,结果下次遇到相似的局面仍旧犯错。”输归输,该去的比赛魏诚不会放过,经常是魏亮把一年的假期都用完,仍不够陪儿子。

支出

棋童进步的背后,精力和时间外,少不了家长经济上的全力投入。

魏诚上围棋小课,两个小时收费500元。这还是经棋社教练推荐后打折的价格,对外的收费是800元一节课。一周大课、小课连轴转,费用就上千元。魏亮因此特别感谢清一棋社和刘轶一教练。为了鼓励孩子提高棋力,刘教练跟魏亮提出,自己分担小课的费用。“这样的教练,上海滩也找不到几个。”魏亮告诫魏诚,不好好下棋,如何对得起教练的一番苦心?

参赛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在南宁的全国青少年围棋锦标赛,魏亮和妻子带上魏诚和他弟弟,全家出动,一共待了7天。但有时成绩不一定理想,魏亮感叹,“去棋赛是亏的。”

围棋进入人工智能时代,学棋,也离不开围棋AI的辅助,对弈,复盘,教练之外,AI是提升棋力的重要途径。韩怡辰和外公商量,配置一台围棋AI。朱洪提议:你拿出1万元的比赛奖金,外公再赞助3000元,韩怡辰爽快地答应。自己下棋赢得的奖金用来购买学棋工具,这笔钱花得很有意义。朱洪心里,教会孩子懂得经济管理,也是规划,“我一路走来也算经历丰富的,从钢铁厂工人到自己经营企业。现在我把所有精力放在韩怡辰身上,她是我最大的投资。”

选择

往职业路走的话,棋童的下一站是围棋道场。孩子必须把更多的时间用于训练、比赛,这意味着,就不能兼顾学业了。这个岔路口,该往哪里走,选择起来都不容易。

上了中学,庄君灏学业虽重,但仍按时去棋社,他喜欢那里的氛围。棋社里的时间,不是上课那么单调,上完大课讲完棋后,教练会安排孩子们对弈,或者下指导棋,下完了,教练会当场拆棋,给孩子们讲解。这个阶段,是庄君灏最喜欢的,“教练讲棋好玩,还给我们讲他下棋的故事。”君灏妈妈希望孩子能把更多时间放到课内学习上,但儿子不愿割舍。君灏爸爸咨询棋社总教练刘轶一,后者建议:孩子业余5段考出来了,就读书要紧,同时把围棋当作一个很好的爱好。

庄君灏转头回到课堂,他的身后,韩怡辰则正往职业棋手的大门冲击。有关外甥女的未来,朱洪和女儿、女婿开过家庭会议。妈妈并不确定韩怡辰该不该走职业路,她和丈夫都在自己的事业中获得成就感,而且怡辰学习成绩又好,搞好学业一路走下去也能有很好的人生。朱洪坚持,韩怡辰有成为职业棋手的潜力,这个阶段家里该全力支持,“最关键还是孩子自己的态度。她真的喜欢。”幼儿园大班时,韩怡辰升为业余4段,也取得钢琴5级证书,在围棋和钢琴之间,她选择了前者。近期她的目标是升上业余6段,在弈城围棋网升到弈城8段。按照规划,朱洪希望外甥女能抓住接下去的三次定段赛机会,“我们就看一看,到时再做决定。进入冲段班(道场),就脱产个一两年,往职业棋手冲刺。”未来如果职业路上遭遇坎坷呢?朱洪有更宽广的视野,“学好围棋,练好英语,以后接触的社会层次也高,所以我不担心。关键是她如何提升自身素质。”

业余6段的门槛,小魏诚仍在努力。魏诚妈妈觉得,临近升学,孩子若把时间多放些到文化课上,尤其语文成绩提高个10分,班级排名就能进入前三。但围棋学到这个份上,魏诚也不可能说放弃就放弃。魏亮坚信儿子能取得更多成就,“有时我跟自己说:同年龄段,能赢儿子也没几名棋手,像上超联赛等比赛中,也赢过成年(业余)6段棋手,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魏亮明白,现在最重要是心态放平,不能因为孩子最近不出成绩进度慢就打退堂鼓,“在他屁股后面点两枚火箭?快了反而不稳,也会伤害孩子。水到渠成吧。现在,就是等孩子自己开窍。”

现在上海一年有300至500名棋手升上业余5段。由于业余5段棋手的数量越来越庞大,但总体水平没有提高,上海市围棋协会结合棋赛成绩,通过“5段1星至3星”的加星方式,为划分棋手实力列出更科学的标准。从业余5段升至业余6段,棋手须参加中国围棋协会组织的比赛,需要花费比过去多得多的精力,而再往上,这条路更不好走。清一棋社的吴凯老师透露,除了金字塔尖的棋童跃过职业选手这道门槛,他们身后的棋童也有坚持的,因为多年的浸淫,围棋成为他们的生活方式,未来也可以教棋,从事与围棋相关的职业。

棋路有很多种,适合自己的,就是对的;人生之路,也一样。(江南)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