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强:刘虹副项大突破后的三个小思考

陈国强:刘虹副项大突破后的三个小思考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陈国强   2019-03-10 11:24:59

图说:刘虹赛后接受采访 新华社图

在特别需要耐力、奥运会田径项目最长距离的50公里竞走项目上,我国的竞走运动员刘虹昨天玩了一把票,赛前目标前三的她放松心态,却惊艳全场,把原纪录4小时3分30秒提高了5分21秒,定格在3小时59分15秒,成为这个项目第一个“破四”的女运动员,并且是都打破过20公里和50公里竞走的现役运动员。

看上去枯燥却很需要技术、并且较多受裁判员主观判罚影响的竞走项目,是我国为数不多的在奥运会和世锦赛上的田径夺金点。刘虹这次“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参赛和破纪录,可思考的地方却有许多。

对项目的热爱:从“要我练”到“我要练”


运动员对项目的热爱很重要。刘虹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获得第4,到其后多次参加世锦赛和奥运会女子20公里这个主项的比赛,有过铜牌和银牌等成绩,但离冠军总是缘悭一面。因为坚持,她最终在2015年北京世锦赛和2016年奥运会上两次夺金。本可以急流勇退的她仍然坚持到现在,如今32岁的她已经是1岁孩子的妈了。

当然,坚持源于热爱,因为热爱,才无怨无悔、自觉地训练比赛。在顶级运动员层面上,热爱或许是最重要的。因此,可能以后在选才这个环节,也要考虑运动员对项目热爱的因素。现在热火朝天的马拉松运动中,不少业余选手在工作之余做到一天一练、月跑量超200公里,也是源于热爱,而不仅仅是因为要发朋友圈。瑞典乒乓球运动员瓦尔德内尔对抗了中国五代乒乓球国手,内心的热爱是其中因素之一。刚刚夺得100冠(含男子最多的20个大满贯)的费德勒已经38岁,他的对手们从70后选手到00后选手,推动他前进的,主要是对网球的热爱。 因为对项目的热爱,上述运动员都是“我要练”而不是“要我练”。

对副项的认知:从训练手段到参赛项目


在田径和游泳项目中,有些运动员可以做到兼项。如美国上世纪30年代的欧文斯和80、90年代的刘易斯在短跑、跳远、接力等项目上兼项;菲尔普斯则在北京奥运会得到8块金牌(5块个人和3块接力)。刘湘去年在亚运会上打破了50米仰泳的世界纪录,这个项目是她的副项。刘虹这次打破世界纪录和刘湘有异曲同工之妙。有时候运动员换个项目、换种心情,还玩出了高水平。因此,运动员有时候训练中用不同的方式组合,或用副项训练和参赛,可以调节状态,变化一下节奏,丰富训练手段。今年东京马拉松日本男选手最好成绩是第5名,由大学生创造,他居然是第一次参加全程马拉松赛,也是转型成功的典型。

当然,主项和副项是可以转换的,刘翔最初是练跳高的,后来是教练慧眼识才,转项成功。刘虹此前甚至没有50公里的比赛成绩,这次一鸣惊人,倒是让人思考,主项和副项的关系。至少,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副项平时可作为训练手段,比赛时也可以成为一个突破点。当然,跨界跨项可能更为复杂,影响因素更多。詹姆斯在篮球和橄榄球上选择了篮球,费德勒在足球和网球上选择了网球。显然他们是很成功的,但如果他们选择了另一个呢?是否更成功?

对复出的认知:从运动寿命到良好心态


刘虹这次是产后复出,取得了极大的突破。联想到今年43岁的体操运动员丘索维金娜,一直保持着较高的跳马水平,活跃在世界体操界。乔丹第一次复出后,又拿了一次NBA总冠军的三连冠(1996-1998)。这些老将的复出,延长了其运动寿命。由于有了对人生、对从事的项目新的感悟,他们复出后心态更好。加上经验,他们往往能保持高水准,取得较好的成绩。这就对我国的管理者提出了一个课题,我们如何延长运动员的职业寿命?如果运动员愿意,休整一段时间,怎样鼓励他们复出?采取什么样的鼓励和约束机制?例如林丹,哪些做法值得借鉴?怎样做到原则性和灵活性?高水平运动员本来就稀缺,甚至可遇而不可求,延长其运动寿命,相当于再造一个明星,那么怎样在机制上给予保证,也值得思考。

从2020年东京奥运会备战来说,无论是女子20公里还是50公里竞走,都是艰苦的比赛;对刘虹来说,两个项目几乎很难兼项,甚至,2020年东京奥运会还没有最终确定是否有女子50公里竞走这个项目。国际田联还有从2021年开始,女子竞走实行10公里和30公里两个小项的动议。不过对我国的备战来说,刘虹这次的成绩,至少是喜人的,或许还使得我们今年世锦赛和明年奥运会竞走运动员的人员配备方面,有更多的选择余地。(陈国强)

作者简介:上海体育学院体育、媒介与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编辑:赵玥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