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王必胜:江豚湾的笑声

晨读 | 王必胜:江豚湾的笑声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必胜   2019-03-14 07:00:00

某日走江西,进赣鄱,一次江湖行,近水看村,在鄱阳湖腹地——余干县,盘桓寻访开了眼界。鲜为人知的余干,是一个有内涵,多亮点的江南县城。

在通往县城的康山水城, 一条大道从平畴大野中巍然耸立,笔直的两车道延伸出三十多公里长,一面是浩淼的鄱阳湖水,一面是阡陌葱茏的田园。夏日,湖水浩荡,荷花灿烂,水草肥美,渔获和采摘,成一时风景。秋风过后,蓼子花开,形成又一奇观,湖水下降滩涂凸现,野生蓼花疯长,大片大畦的粉红花海,形成偌大的“喜庆红”,若是深秋时节,芦苇泛白,尾状的白色与细密的花红,形成强烈反衬。夕阳西下,候鸟背负霞云,晚归的牧童,融入袅袅炊烟中,湖区特有的秋景,因这一花一草的点缀,在秋水长天中,斑斓出无限诗意。

我们来时正值晚秋,没见蓼花红海,只有那萧萧芦花簇拥一方水域,在闪亮明灭的波光中,托出鄱阳湖的阔大与广袤。车行康山大道中段,道旁突见三个大红字:江豚湾,镌刻在一方圆实的石头上,醒目而亮丽,我们好奇,留步上前。

这是鄱阳湖区观赏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江豚出没的地方。大圆石上朱红字颜色尚新。前些年,大堤修整,地处鄱阳湖之南,又是赣江、信江、抚河三江汇合处,水质好,水草多,是天然深水港,枯水时也有二十余米水深,为此,立碑于此,划出江豚保护区。阳春三月,大批江豚来到康山水域,最多时达上百头。被称为“水中熊猫”的江豚,2013年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据说,江豚是由一种古老物种进化而来。有论者说,“早在两千多万年前的中新世纪,江豚的近亲就在长江中生存繁衍。从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到清代王念孙的《广雅疏证》,历代记录江豚的名称达13种之多。”

江豚全身多呈灰白色,头部钝圆,体型流畅,在水中翻腾跳跃,多是三五成群,不时地伸出头,喷水呼吸,像是玩耍嬉戏,逗人喜爱。有诗讴歌称是“水中舞者,水中精灵”。江豚对水质要求很高,主要活动在长江流域的大江大湖中。近十多年来,干旱,污染,影响了生存,数量锐减。2008年前后,长江中游湖北一带,干旱枯水,被拍到一只流泪的江豚,这张题为“流泪的江豚”照片流传网上,引发了人们对江豚保护的热议。历年递减的江豚数量,成为人们关心的话题。2018年7月,农业部的一次会上权威发布:“经科学考察后估算,长江包括干流,江豚数量为1012头……最多的是鄱阳湖有457头。”留住江豚的微笑,不只是一些文人文章的题目,也成了自然保护者们的共同行动。

鄱阳湖占全国江豚数量近半,数量也是分量,无疑加大了余干人保护江豚的责任。2017年6月,在这里建起江豚保护基地。江豚湾挂牌的当日,除了县里渔政部门的人员,60多名志愿者现场宣誓:“我们将用自己毕生的精力,致力于觉醒人类应有的善心和爱心,保护这个与我们命运相连、唇齿相依的生灵。”坚定的话语,激昂的情怀,也许是对那些有灵性的小动物的召唤,春和景明,江豚都要在这里游弋。保护“一湖清水,让江豚保持微笑”,是余干人的宣言,也是他们的行动。近年来,县上不断地加强对鄱阳湖水域的整治,打击非法捕捞,遏制了采砂放牧的行为,又采取生态农业,科学种植,清除污染源,划重点区域放牧,实行人放天养,确保中国最大的淡水湖,水清鱼跃,生态优美。

江豚湾只是一处小小的水域,因为有了这个可爱的小精灵,聚了人气。离这相距不过8公里的瑞洪中学,近日迎来江西大学蓝天环保社团的老师们,他们对七年级三个班223名同学,作了有关江豚和水源地保护的科普讲座。这些世代生活在湖边,与江豚毗邻的小学生,也许从小就听过江豚的故事,有关大自然生态保护的一课,使他们懂得,保护好脚下这片湖水,就是保护他们的母亲河。无论他们懂多少,江豚可爱的形象,自然界和谐相处的道理,深入到他们的脑中。有老师发微博说,童真,好奇心,孩子们对江豚有很大兴趣,他们说要让江豚永远有个开心的笑脸。从小开始,认识自然,爱护自然,也是人类保护自己家园的善心延续。

湖边天气多变,眼前的江豚湾,激起了我们向往中的那份期待,盯着前方水面,波纹涌动时,希望有江豚现身。十数个相机、手机,齐唰唰地举着,可是,半个时辰过去,没有什么动静。当地朋友说,秋凉和天阴的原因,今天恐怕没有眼福了。有人不无遗憾:这江豚太不友好,老远过来不给面子。也有人笑言,江豚怕生人吧。几位执著者仍不甘心,走几步再回头,掏出手机聚焦那方水面,像是做一个最后的仪式。而同行的县上朋友说,也好,留下遗憾,有个念想,下次江豚会微笑地欢迎大家。(王必胜)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