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 乌兰寻踪

十日谈 | 乌兰寻踪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冯培红   2019-03-13 14:58:28

黄河顺着甘肃省会兰州往下流,流到靖远县和景泰县交界的地方,有一个很大的拐弯,位于河东靖远县境内的北城滩呈半岛形状,黄河围绕着它屈折蜿蜒流淌。这里便是历史上著名的黄河乌兰津。古代在这一带设置了两个关,即乌兰关和会宁关,相去仅有4里。为什么在如此近的地方设置两个关呢?原因是这个地方对于中原王朝来说至关重要,它们既是中原王朝的边关要冲,又是丝绸之路上的交通节点。

唐代的乌兰关和会宁关位于黄河乌兰津一带,在唐会州城(今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陡城堡古城)往西北直线距离约140里的地方。可是,相距极近的两个关究竟在黄河哪岸呢?历史地理权威专家严耕望先生说会宁关在河东靖远县境内,乌兰关在河西景泰县境内,两关对夹河津。但是严先生没有给出这一结论的证据。研究河陇历史地理的专家刘满先生经过实地踏查,并结合史籍记载,先考证会宁关址即河东靖远县的北城滩古城,再根据严耕望的对夹河津说将乌兰关确定在河西景泰县五佛沿寺东南的黄河转弯处。这样的结论看起来非常完美,但是刘先生考定会宁关的四条证据其实也同样适用于乌兰关,原因就是两关相距太近,都临河设置,尤其是第三条证据即《氾府君墓志》出土于北城滩,志主死在“乌兰县之私第”,如此北城滩古城更可能是乌兰关,而非会宁关。

带着这一疑问,我两次考察了靖远、景泰两县的黄河渡口,希望能够从实地考察中发现线索,解决历史疑问。

2014年7月,我们一行人在靖远县政府、博物馆的导引下,首次考察了景泰、靖远两县的黄河渡口和两岸遗址,特别是北城滩古城、墓地与车木峡。北城滩古城略呈方形,城南门下临黄河。这个规模符合一个关城或较小的县城,极可能是关、县并置的乌兰关和乌兰县。古城北面第一、第二台地分别有汉、唐墓葬。古城内和城北墓地曾经出土过不少文物,特别是五方带有“乌兰”字样的墓志,价值极高。我们还访问了北城村民张胜成,了解他当年发现墓志的情况。这些墓志对于确定北城滩是乌兰县和乌兰关城址,是最重要的一手资料。车木峡一带的河岸山体呈红色,这附近应当就是史书中记载的乌兰津,但考察车木峡周围的地势,黄河西岸并不适合于设县置关。

2015年6月,我和高启安教授及兰州大学刘永明教授带领研究生再次考察此地,范围还延伸到下游其它渡口,考察中车轮一度陷入沙碛,前进后退不得,夜幕即将降临,汽油也快耗尽,但是这次考察收获颇大。在北城村前书记张永军的协助下,发现了北城滩古城西北面的一座小城的城墙基址,很可能就是会宁关址,它的西北角靠近黄河,正好与敦煌文献《水部式》记载的情况相合;我从张书记那里采集到十多枚北城滩古城中的钱币,更加可以确定北城滩古城应为北周始置的乌兰县和乌兰关城,而不会是后来才设的会宁关。这两次考察,我都特别关注城墙的临河位置、夯土层中的砂石层、城内的砂石,以及古城往东北方向7里的地势,砂石层和城内的许多大块鹅卵石与《元和郡县图志》所载吻合。此外,我们还从北城村一曹姓村民手中获得了《氾山琮墓志》的拓本照片……

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些野外考察的收获与当地同志的帮助,也就不可能在学术上有新的发现。(冯培红)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