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会 旅游 | 过?不过!

七夕会 旅游 | 过?不过!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杨斌   2019-03-14 19:41:23

滚滚长江东逝水,偏偏从湖口到南京这一段,江水却转由西南流向东北,因而古时把今天皖南、苏南一带称为江东。位于西岸安徽和县北端的乌江,则是两千多年前楚汉战争的终结地。

公元前202年十二月,项羽在垓下被数倍于己的汉军包围。好不容易突围来到这里,准备东渡长江,以图后举,又在乌江亭长劝他上船时,感到愧对江东父老,决意不再过江。他将良驹送亭长,步战杀敌数百,身负重创,又将头颅许故人,拔剑自刎,时年31。

项羽死后,首级被刘邦用来招降尚在抵抗的鲁城(今曲阜),后葬谷城(今山东平阴县西南),而乌江百姓则将其遗骸血衣收敛,瘞于滨江高丘,建亭祭祀。唐代亭扩为祠,李白族叔、书法家李阳冰在这一带当地方官时为之篆额:“西楚霸王灵祠”。此后百姓依时祭祀,千年香火不断。

眼前的霸王祠,系1980年代重建。由巍峨壮观的汉阙山门入,便是享殿。殿前有一联:“司马迁乃汉臣,本纪一篇,不信史官无曲笔;杜师雄真豪士,灵祠大哭,至今草木含余悲”。杜师雄名默,北宋人,因其诗“多不合律”而被人讥为“杜撰”(南宋王楙《野客丛书》)。南宋洪迈的《夷坚志》说他科举屡试不中,曾跑到这里抱着神像痛哭,泥木所塑的霸王像竟也为之垂泪。

楹联质疑司马迁史笔,却有失公允。太史公虽为西汉史官,但他对项羽这位与汉室争夺天下的枭雄非但没有贬低,反而有所拔高。他把项羽列入《本纪》,地位与秦皇汉高相等,却又不以编年纪事,而用记传体精心布局,选择生动事例塑造项羽的悲剧英雄形象。按照史书对人物结局的写法,既然楚军在垓下被歼,项羽后来也没有“东山再起”的事实,司马迁完全可以用“项王突围走,至乌江,自刎而死”十数字交代结局,他却不惜浓墨重彩,用垓下作歌、东城快战、乌江自刎三个段落从不同侧面刻画项羽的形象:面对虞姬唱起“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他是悲愤满腔却又柔肠百转的情人;驰至东城率28骑溃围、斩将、刈旗后,不无得意地问部下“何如”时,他是有些天真却又威猛无比的神人;而在前面江水滔滔、身后敌兵环伺的乌江渡口,他又是勇于担当、有情有义的仁人。

我甚至想,如果太史公是电影导演,他大概会在项羽拔剑自刎那一刻,褪去所有颜色,只剩那一腔热血如鲜花般绽放;英雄躯体倒地之时,消去一切声音,只有清脆的玉碎之声在回响。

俗话说“成者王侯败者寇”,对项羽却好像是例外。两千年来,他的故事之所以家喻户晓,他的命运之所以令人同情,就因为有这篇《项羽本纪》。想到这里,再抬头看楹联,所谓的“曲笔”云云,应该是作者故意用责怪太史公的口吻来表达对项羽的崇敬罢了。

如今,享殿内的项羽塑像用青铜重铸,殿后是衣冠冢、墓道和陵园。灵祠辟有碑廊,刻着历代名人的题咏,其中与司马迁思想最相吻合的,当属女词人李清照南宋建炎三年(1129)在此留下的那首《乌江》:“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走出霸王祠,有一条东西流向的驻马河,对岸就是江苏地界,属南京市浦口区。向东没多远,小河就汇入了浩浩汤汤的长江。江水不舍昼夜地向前奔流,在乌江堤岸发出的汩汩之声,听起来很像当地方言:

“过……过……”(杨斌)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