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心武:姐姐的电影

刘心武:姐姐的电影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刘心武   2019-03-14 19:41:27

提起《神秘的大佛》这部老电影,刚子总要说,那是我姐姐的电影!为什么这么说呢?

提起《神秘的大佛》这部老电影,刚子总要说:“那是我姐姐的电影!”家里富裕了,第一次国内游,刚子把目的地就定在乐山要去看那大佛。媳妇理解他。他们也果然去了,是自驾游,途中还特别造访了少林寺,因为那也是“姐姐的电影”。怎么回事呢?刚子十三岁那年,姐姐考上了省城一所著名的大学,轰动了周围十几个村子,那片地方,还是头一回有考上大学的,父亲高兴,就出钱请来电影放映队,到村里场院连演两天电影,那两个晚上,不仅本村的男女老幼都搬着板凳去看,邻近几个村的也来了不少,甚至还有大老远的山区的青壮年,得到消息,集体坐着拖拉机,赶来看的。真跟节期的庙会一样,热闹极了。放映前后,刚子跟一群小伙伴,银幕前后跑来跑去,欢声笑语,仿佛个个都插上了翅膀,几乎飞上天。

那两个晚上的电影,放映队帮父亲精心安排,头一晚先演《神秘的大佛》,再演一部戏曲片《卷席筒》。《神秘的大佛》老少咸宜,都说好开眼,好过瘾。《卷席筒》呢,刚子等一伙皮孩子看得犯困,老人们特别是老太太们竟然看得抹眼泪、长叹息。结婚后媳妇让他讲《卷席筒》的故事,竟讲不周全,媳妇就说:“那不也是姐姐的电影吗?”他憨笑。第二个晚上安排的是《少林寺》和另一部戏曲片《墙头记》,本来应该先演《少林寺》,副放映员却错把《墙头记》的头一本装上了,那就先都看《墙头记》吧,谁知刚子和一些皮孩子却都看进去了,到如今刚子不仅能跟媳妇把那故事讲得四角周全,也给已经上小学的儿子讲过,儿子听了就说:“爸,你老了我不会把您推墙头上的,我一定孝顺。”媳妇就笑:“得是两兄弟,才会你推我也推,把老爸推在墙头两边下不去的,我跟你爸要是再给你生个弟弟,你再说这话才对榫儿。”儿子就说:“知道。《墙头记》,那是姑妈的电影!”全家就笑成一团。

姐姐大学毕业,分配到北京一家国企工作。以往那些年,“学霸”这词儿还没流行,“知识改变命运”的说法也不见姐姐姐夫提起,但是现在平心而论,姐姐分明就是学霸啊,姐姐没有依仗,就是靠努力学习,在专业领域能实干也善总结,才晋升到高级工程师的。刚子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他们那个村近二十几年自他姐姐后再没有考上大学的,附近十几个村子算起来也只有两个考上本科五个考上大专的,但是不管是刚子留在村里种庄稼养大牛,还是后来进城在建筑公司当工人,从撮沙子的粗工到架子工,姐姐见到他,总跟他说:“要学习。要掌握一门技术。技不压身。”他学不下去时,姐姐就跟他说:“要把学习当成快乐的事情。”他后来学了暖通技术,到了工地,干活的看不懂图纸,他又能干活又看得懂图纸,让那些只能干活的好羡慕,他尝到了学习给予他的甜果。姐姐鼓励他:“你虽然没上大学,但是只要你刻苦学习,以同等学历资格,你照样可以考取技术职称。”姐姐还跟他说:“学习无止境。专业上的进取是必需的。其实,获取任何知识都可以当成一种娱乐。”姐姐在电脑上示范,比如,专业领域里遇到一种设备跟意大利有关,于是就查意大利,知道意大利是怎么回事,欧洲历史上曾有文艺复兴,意大利在文艺复兴时有三杰,三杰是谁?其中达·芬奇有幅名画《蒙娜丽莎》,查出来端详,画上美人现出神秘的微笑,那么此画现在由法国卢浮宫收藏,查卢浮宫,发现后来美国建筑师贝聿铭在卢浮宫中庭设计出了个玻璃金字塔,什么模样?查出来端详,喜欢不喜欢随自己,再查贝聿铭,知道他祖籍中国苏州,苏州园林狮子林本是贝家的,再延伸查出苏州的主要园林景观,想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说法,于是查杭州,查到雷峰塔,想到《白蛇传》,查京剧资料,京剧四大名旦都演《白蛇传》,程砚秋那一派的唱腔特点是什么?……你看,这不比打电子游戏收获大吗?”姐姐使他养成了把随机学习当成了娱乐的好习惯。

2018年夏天,刚子考取了暖通助理工程师,姐姐呢,又考取了建造师。双喜啊!刚子决定,请姐姐看场电影。一般影城的电影不稀奇。刚好国家大剧院搞了个世界著名歌剧的电影展映。姐姐和刚子都还没进过那个“水蒸蛋”造型的大剧院,于是选了一部《叶甫盖尼·奥涅金》,姐姐和自己两家,都去看。姐姐好高兴,本着她那“学习即娱乐”的习惯,事先做足了功课,这部歌剧是根据俄罗斯诗人普希金的长诗改编的,普希金什么时代的人,还有什么作品,歌剧由柴可夫斯基作曲,柴可夫斯基还有哪些作品?原来著名的《天鹅湖》也是他谱曲的……

刚子买到的是一楼第一排的座席。姐姐的电影,又增加了一个名目啊!

电影开演了。演到一半,银幕上的女主角塔吉雅娜在唱咏叹调时,刚子却发现,忙碌一天的姐姐靠在椅背上睡着了!啊,姐姐,好姐姐,你脸上的微笑多么美丽,多么甜蜜!弟弟诚心诚意奉献给你的电影,就算没看完全,你也必将永远铭记。(刘心武)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