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母女工

三八母女工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杨松华   2019-03-14 19:41:34

那年,我们公司车间招来了一对母女工。

母亲柳腊梅已经45岁了,被安排进仓库当挑拣工。这个岗位同时受到仓管员和质检员的管理。工作量大,每天需要将进库的自制半成品挑拣分类。工作由仓管员安排,挑拣出来的产品又要过质检员检验。以前,先后安排了几个年轻女工做挑拣,干不了多久,一个个满腹牢骚,转岗的转岗,辞职的辞职。然而,柳腊梅带来了改变。不到上班时间她便来了,下班过了许久,她还在做最后的清点整理。她花力气从自制注塑车间将产品搬来,一来,自己分类放置,挑拣起来不出乱;二来注塑件趁热好修剪,她每天挑拣、修剪出的产品是原来那些年轻女工的两倍,还都能一下过了质检员的检验。

女儿杨赛珍18岁,第一次跟随母亲出远门打工。没有制造工厂操作经验,却自愿提出要进注塑车间当注塑机操作工,说想实实在在学一门操作工种。注塑机操作工需要克服车间浓重的塑料原料气味,又要经常倒夜班,几乎没有年轻女孩子。我们猜想她是受到母亲影响,和母亲在工作上有所照应。果然,才一周,她完全学会了注塑机的操作要领,将她自己打出的注塑件趁热送去母亲所在的仓库修理,减少母亲的劳动量。她高中毕业,在这二十几名注塑机操作工里是念书最多的人,很快显出优势。她计算自己每班配料需要多少,能打多少产品,将多余配料转到下一个同料产品的生产上。这让车间主任很开心,减少了浪费,又连贯了生产。那年三八妇女节,这对母女工双双被提名“优秀女员工”。在表彰会上,厂领导特意安排母亲和女儿站一处。她俩笑得很开心。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的在三八妇女节里同时受到表彰的母女工。

郝素琴和余进丽是第二对。

母亲郝素琴身材瘦小,干起工来异显灵动。她进厂那年已经41岁了,是女儿余进丽介绍来的。余进丽已经工作了两年,为第一车间装配线的组长,她工作认真刻苦,从来不计较干多干少吃不吃亏。第一年三八妇女节,她被授予“优秀班组长”称号,得到表彰。而自母亲来到后,厂领导和工友们惊喜地发现,这又是一对绝妙搭档的母女工。郝素琴总在其他女工下班走后,留下来陪女儿清点当天的生产数量,给产品箱贴上标签,打扫工作台位,准备第二天需要装配产品的数量和材料领取。有几次为赶货,从检验处退回来的返修品,又是郝素琴主动陪着女儿返修好。那年三八妇女节,也是母亲郝素琴进厂过的第一个妇女节,郝素琴被评为“先进个人”,余进丽再度被评为“优秀班组长”。表彰会上,母女紧紧拉住对方的手,两人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

王群芝是测试员,我进厂工作那年,她已经是测试班的老员工了。几乎每年三八节,她都要被表彰。陈娜是她的第二个女儿,那年中专毕业,也被她介绍进测试班和自己同岗位并肩工作。测试属于公司的技术领域,陈娜虚心好学,很快成为母亲王群芝的得力搭档。为每一批次产品及时提供准确的生产数据。那年,应一家客户的要求,需要对产品改良,母女这才发现,车间现有的测试仪读数延迟,多次测试都不能达标。母女先是将情况向厂领导作了汇报,便一头扎进测试仪的数据改版中,也就两周时间,母女加班加点,周末也不休息,终于改装了一台结构简单、计数直观、反应灵敏又装拆方便的装置,达到了客户的要求,为公司赢得了又一新产品的研发生产。

理所当然,这对母女成为那年表彰会上又一对“三八母女工”。陈娜说,她的荣誉是母亲给的,感谢母亲工作上的支持!王群芝说,女儿功劳不可灭……便再也说不出话来,情不自禁,将女儿的肩头响亮地拍了又拍。

我在生产制造企业工作了二十余年,每年三八妇女节,我所在的企业都会对一些优秀女职工进行表彰,她们大多处在生产一线,用智慧和勤劳,为女性的节日点亮一束束星光。母女工,是其中最耀眼的一对明星。今年妇女节,我很荣幸地看到,我们公司又有一对母女工出现在颁奖台上。她们与其他女职工一起并肩作战,播撒着汗水,一展女人的雄姿才华;她们又有融入血缘关系的母女工情怀,在工作上互帮互助,共同创造劳动成果。何其美也!(杨松华)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