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高级婚恋师,人称“知心姐姐”

我是高级婚恋师,人称“知心姐姐”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楼琼莉   2019-04-03 14:40:32

婷婷给我的印象是,能干,有主见。我们微信里聊过,那年她27岁,开了一家小烘焙店。见面时,“爱情使者”啦,“小红梅”啦,一个劲赞我。切入主题后,语出惊人:“楼老师,我要找个马云那样的男性。”这可真把我“秒杀”了。我马上回话道:“那,你也得是希拉里这样的女人;而且,类似的马云找到了,很可能是离异的,大你十多岁,能接受吗?”有点话不投机,她说需要考虑考虑。

几个月后,她又来了,说跑了好几家,都应承她,但收费巨高。有一家见她犹豫,让她先体验,可那个“油滑男”怎么看都是个“托”。这次,我们谈了半个多小时。此后多次推荐,一个搞人工智能的男生让她很动心。小伙子大她3岁,机敏,思维缜密,幽默,但不会料理生活。一年后,婷婷来送喜糖。今年3月的一个周六,夫妇俩又抱着周岁的女儿来看我。她悄悄说,当时听你的,放弃“摘桃子”,找了个“潜力股”……如今合力同心,美美的愿景图,满满的幸福感!

大伟是建筑工程师,由老爸陪过来。谈起对申城老厂房时尚化改造的艺术性构思,两眼放光,可一说找对象,脸就红了,但希望女生颜值高,这一点很肯定。我推荐了婧婧,小儿科医生,个头、业务能力和“三观”,跟大伟都般配,但确实不漂亮。首约谈得不错,不过,分手时大伟不留微信。不久,大伟收到了姑娘快递的两本书。原来,他约会时无意间谈到,特别想买两位建筑大师的传记作品。来而不往非礼也,这回他躬身邀约,请婧婧到图书馆聊聊建筑学。后来结婚时,婧婧妈说,女婿优秀、实在,感谢楼老师面授机宜,让女儿成功地“好书吊金龟”。

从事婚恋服务9年多,各色男女,不同要求,心思活的,一根筋的,学霸型高冷的,无端挑剔的,太物质太虚荣的,都碰到过。有的看着挺般配就是谈崩了,有的近乎死结却峰回路转……否则要我们做啥?至于做好服务,得用情,换位思考,想到他们好比是以前的我,谁不想脱单找个满意的对象!爸妈辈都盼着三代人的幸福,这就是美好生活的核心内涵。得用心,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把书本理论、前辈经验、自身实践和所悟所感融会起来,半夜醒了,也会满脑子辗转琢磨。时间长、实例多了,就会冒灵感、出办法。还要坚持三条:诚信,以真实和热心赢得信赖;主动,对过于悲观和要求过分的都积极引导;精准,努力把最理想、最合适的单身男女撮合到一块。写到这,又想起一个故事。

那天,跟身高1.72米的娟娟在茶室见面,我的角色是她妈妈退休前的徒弟,公司工会干部。她对婚介有障碍,想通过亲友介绍,找一个高大,搞管理、能力强和谈得来的。陪她在星巴克约见了几个,都是身高差了点。第七个是阿华,1.83米的个,海归,大公司中层。不过,婚后要跟父母合住三室一厅。姑娘同意,妈妈那边卡住了。我去娟娟家,先爆每次让见面男生保密,做了半年多“地下工作者”的笑料。哎,老两口没笑,倒立马主动表态了:“商量了好几天……就把我们的一套给他们结婚,二室二厅二卫的。以后,双方父母都可以住,照顾第三代。”那个瞬间,我被“电”到啦!后来,他们请我吃宝宝的满月酒,我借口婉拒。这时,阿华才揭晓:楼姐是高级婚恋师。娟娟说:“我就猜到了……她纠正了我对婚恋机构的偏见。在我心里,她真是一个非常专业化的知心姐姐!”(楼琼莉)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