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和日丽,我们去看望黄宗英老师

风和日丽,我们去看望黄宗英老师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简平   2019-04-03 16:37:23

听说著名作家、表演艺术家黄宗英老师在华东医院换了病房,她的老朋友、作家、编辑家彭新琪老师放心不下,于是,约了我在3月26日上午去看望宗英老师。这天,上海风和日丽,满是浓郁的春的讯息。

我们刚进病区,便遇到了看护宗英老师的姚阿姨,她叫我们先等着,她去让宗英老师准备一下——即便见老朋友,宗英老师也要把自己打理得干干净净。等我们进入病房时,宗英老师已经坐在了一张扶椅上,她身穿红色羽绒服,戴了一条淡色的丝织围巾,一条小棉被则盖在穿着病员服的腿上。一问才知,这次换病房,是因为年前宗英老师患了肺炎,还伴心衰,病势汹汹,甚至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现在情况稳定后就从原先的心内科换到肺科病区了。

94岁的宗英老师依然清秀美丽,神清气爽,笑容灿烂。当彭老师给她递上刚出版的新著时,耳聪目明的宗英老师根本就不用戴什么老花眼镜,声音响亮地读出了书名《巴金先生》,而且立马翻了起来。彭老师的女儿跟宗英老师说,她今天特意带上了一块她喜欢吃的起司蛋糕,宗英老师即刻说那现在就吃,看得出她非常开心。我问宗英老师现在胃口可好,她说好着呢,我真是觉得宽慰,因为在我看来,一个人能吃就说明身体状况是好的,最怕的是啥都吃不了了。当彭老师称赞姚阿姨的悉心照料时,宗英老师说,她照顾我22年了。姚阿姨笑着说,我自己都记不清楚了。我想,宗英老师不仅记忆力极好,其中也包含着她的感激之情。

我们兴致勃勃地聊了一个小时。没有想到的是,宗英老师还使用微信,所以她一如既往地关注、了解着缤纷的世相。说起她之前的电影作品,宗英老师脱口而出《乌鸦与麻雀》,的确,这是一部写入中国电影史的经典之作。我和她聊起了不久前公映的电影《请你记住我》,这是由著名女导演彭小莲执导的,宗英老师宝刀不老,再上银幕,小莲在影片上恭恭敬敬地打上了“主演:黄宗英”的字幕。只是宗英老师现在还没看过全片,她让我跟小莲说一下,能不能给她刻录一张光盘。我还与她一起回忆了她的报告文学名作《小木屋》,那时她不顾自己年老体弱,几次进入藏区,跟随植物生态学家徐凤翔和她的团队进行科学考察,在氧气稀薄的高原住了很长一个时期帐篷,后来,她又带着中央电视台纪录片摄制组前去拍摄,最终为徐凤翔实现了“小木屋”的梦想,在藏东南建立了一座高原森林生态定位观测站。为了进藏写作和拍摄,宗英老师甚至写下了遗嘱。她说:“不全身心投入生活,又哪里来真实与较深的体验?”我想,她是每一个从事文学和艺术创作之人的榜样。

其实,宗英老师这几年一直为病痛干扰,不久前,她还动了一次大手术,这次因肺炎和心衰送进重症监护病房后,浑身插满了管子。但她意志坚定,一次又一次奇迹般地闯了过来,现在,当她拔除了所有的管子,愈发显现出生命的顽强和荣耀。当然,即使是住院生活,也有不尽如人意之处,可她非常豁达和宽容,率真如初,没有悲凉凄切,在历经磨难和艰险之后,如今的宗英老师心胸更加开阔,内心更加强大。我很细致地观察到,宗英老师之所以戴了一条丝织围巾,不仅仅只是为了装束上的搭配,她是想掩盖左颈处的输液埋管,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病况,不想让朋友为她担心,这是一种何等的人生姿态,饱含着生命的尊严、优雅、从容和力量。

我想给大家透露的是,宗英老师并没有放下她的笔,她还不时地写日记呢。现在最让她高兴的是,她的儿子赵左天天都来看望她。由于新搬了病房,所以里面什么陈设也没有,于是,我跟宗英老师说,下次我会给她带花去。我小心地询问她,是否花粉过敏,她说不会的。那可真好,我已经想象着宗英老师的病房里,又将是鲜花满屋了。(简平)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