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情 奋斗者 | 中科院院士、中国肝脏外科之父吴孟超:眼里看的是病 心里装的是人

爱国情 奋斗者 | 中科院院士、中国肝脏外科之父吴孟超:眼里看的是病 心里装的是人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左妍   2019-04-06 16:00:00

图说:从医七十多年的吴孟超和学生在一起 医院供图

【新民晚报·新民网】吴孟超1991年当选为中科院院士,2005年获国家最高科技奖,是中宣部树立的全国重大典型、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英模。今年1月,他响应党中央号召,带头执行新出台的院士退休政策。但是,吴孟超始终把自己当做祖国的战士、人民的医生,他说,“只要党、国家和人民需要我,我随时可以战斗!”

春日午后,记者在海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见到了吴孟超院士。临近百岁的他,思路清晰,耳聪目明,军装一尘不染,左胸的党员徽章闪耀光辉。这段时间,吴老一直住在这里静养身体,利用午睡后的时间,给找上门来的患者看片子读报告——他的心和脑,没有离开过热爱的事业。

他有一颗赤子之心

1927年,5岁的吴孟超随家人移居马来西亚,在当地中学毕业时,他和同学们主动把聚餐费捐回国内给共产党,不久后竟收到以毛泽东、朱德名义发来的感谢电,这封电报像烧红的烙铁一样,在他年少的心里烙上了红色印记。“我要回国,上前线抗日!”1940年春,吴孟超踏上回国之途。战争封锁到不了延安,他先求学,考取了当时的同济医学院。

1949年解放后,由于归国华侨背景,吴孟超先后递交了19次入党申请书,直到1956年才如愿入党。从此,不论遇到什么挫折,他对党的信仰都没有丝毫动摇。

我国是肝癌高发国家,上世纪50年代初,国内肝癌防治领域一片空白。身为外科医生的吴孟超开始向肝脏外科领域进军。一位国外专家看到吴孟超简陋的研究环境后傲慢地说:“中国肝脏外科要赶上我们的水平,起码要30年!”一向不服输的吴孟超立志让世界肝脏外科界听到中国人的声音。

当时,我国医学界一向视肝脏外科为“生命禁区”。经过成千上万次解剖实验,1957年,吴孟超等“三人小组”首次提出肝脏结构“五叶四段”解剖理论,中国医生从此找到了打开肝脏禁区的钥匙。1960年,他主刀完成我国第一例肝脏肿瘤切除手术,首创常温下间歇肝门阻断切肝法,完成世界第一台中肝叶切除术……中国的肝脏外科提升至世界水平,吴孟超也被誉为“中国肝脏外科之父”。

从风华正茂到耄耋之年,吴孟超始终不知疲倦地工作。今年97岁的他,只要身体允许,就坚持进手术室;有时候医院怕他太劳累,建议别再看门诊,他都不同意。吴老常说:“一个人,建立正确的信仰不容易,用行动去捍卫自己的信仰更是一辈子的事!”

他有一颗医者仁心

1975年,安徽农民陆本海挺着像孕妇一样的大肚子前来求诊,吴孟超确认这是一个罕见的特大肝海绵状血管瘤。检查显示,这个瘤子直径竟达68cm,称得上是“超级巨大”。经过12个小时手术,吴孟超大汗淋漓地给他切下一个重达18公斤的瘤子,是当时世界上切除的最大肝血管瘤。手术方案后来被肝脏外科界奉为经典。

2004年,湖北女大学生王甜甜在中肝叶长了巨大的血管瘤,被多家医院拒收。最后找到吴孟超,手术做了十几个小时,才把足有排球大的瘤子切下来。去年在央视“朗读者”节目现场,已步入婚姻殿堂的甜甜一见到吴老,眼里就泛起了泪花。

从医75年,吴孟超总共救治了16000多名患者。他先后培养出260多名硕士、博士和博士后,他们绝大多数成为我国肝胆外科的中坚力量,撑起中国肝胆外科的半壁江山。这组数字已相当惊人,他却常感慨地说:“我老了,能工作的时间不多了,更要争分夺秒了!”

2017年春,“时代楷模”获得者、“不忘初心的好民警”陈清洲查出肝癌。吴孟超当即表态:“这样的人民公仆要得到好报!”当时96岁的吴老亲自主刀,为陈清洲切除了巨大肿瘤和门静脉癌栓。

吴孟超是外科大家,很少有人知道,他自己也是一个厉害的B超医生。每次要做手术前,他总是亲自为病人做B超,看清楚病灶位置,打一场有把握的仗。

在吴孟超看来,“一个好医生,眼里看的是病,心里装的是人。”冬天查房,他会先把听诊器焐热;做完检查,他会帮病人把衣服拉好、把腰带系好、把鞋子放好;每个大年初一,他会握住每位住院病人的手道一声:“新年好!”

如今,依然三天两头有患者找上门来,拿着片子请教吴老。吴老从不拒绝,只要身体允许,总是耐心给出建议。在他的从医生涯中,极少拒绝病人的请求。待患如亲的吴老说,“我看重的不是创造奇迹,而是救治生命。医生要用自己的责任心,帮助一个个病人渡过难关。”

他有一颗壮志雄心

这些年,很多人劝吴孟超,您早就功成名就了,也该享享清福了。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后,大家都觉得这已是吴孟超的事业顶峰,但他并未停歇,将国家和军队奖励的600万元全部捐出后,又联合了6位知名院士,向国务院提交了“集成式研究乙型肝炎、肝癌的发病机理与防治”的建议案,被列入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时至今日,由这个建议案促成建设的国家肝癌科学中心已屹立在上海安亭,成为了世界最大的肝癌研究和防治基地。

“一颗心,许党报国,一双手,济世苍生。”这是吴老的领奖词。迈入新时代,年近百岁的吴老依然满怀冲劲、与时俱进。去年8月,他96岁生日前一周,还为病人切下10厘米大的肝肿瘤。今年1月,吴老主动响应国家院士制度改革,光荣退休了,卸任了海军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东方肝胆医院)院长一职,他仍然放不下手术刀。回顾一生,他说:“回国,学医,参军,入党,这四条路的正确选择让我实现了人生价值。现在,中国肝癌大国的帽子还没有扔进太平洋,我当然还要继续同肝癌斗争!”(新民晚报记者 左妍)

编辑:高飞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