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宝宝》“夺金”的背后

《包宝宝》“夺金”的背后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煤   2019-04-11 18:22:00

“最佳动画短片奖获奖者——《包宝宝》!”颁奖人高声宣布,台下鼓掌欢呼四起,音乐声中,《包宝宝》编导石之予快步登上奥斯卡领奖台。作为美国“皮克斯”动画工作室首位华裔编导及女导演,29岁首获奥斯卡提名,抱得小金人,石之予“冲奥”之旅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石之予的母亲和我大学先后同学,后留校多年,执教于重庆师范大学外文系。移民加拿大后,我们两家终而相聚,更比邻而居。作为看着长大移民后代,石之予令人为之骄傲。

记得奥斯卡提名公布,石之予是其中最年轻的。她的父母邀我们小聚,顺度春节。席间,石之予大学老师南希断言:“豆米(石之予小名)定有斩获。”石之予父亲则承诺,一旦幺儿(父亲对她的爱称)捧回小金人,当开珍藏15年的“茅台”相庆。

颁奖那天,父母又兴奋又紧张。大会只发了两张入场券,石之予携男友同行,父母则留守多伦多家中,两眼不放过电视。我们夫妇有心去共享激动人心的时刻,但她父母怕在场人多太紧张,情愿清场,静候颁奖时刻。

石之予

尘埃落定,父母如约设家宴庆功。望着她父母欣慰的面容,看到石之予从小到大一张张照片,我不由想起她的成长历程。

移民家庭各有不同,然经历的艰辛小异。其初,一家靠母亲的奖学金糊口。父母目光长远,没有走苦自己宠子女的歧路,而是借力于生活,打造女儿艰苦朴素好习惯。石之予穿着大众,素面朝天,用钱节俭,这个习惯无疑让她在掌控拍片开支上应付自如。

石之予父母极其重视内在素质的培养。每周六,母亲带女儿远行去学长笛,连续十年,直到考上专业十级,上大学为止。《包宝宝》创作过程中,石之予慧眼挑中华裔作曲家,为影片增彩不少,这与她的音乐素养不无关系。当时长笛老师以为她必以长笛为业;而我们以为她早晚随父与画布为伍,不解为何要奔音乐去,空耗时间精力。父母笑答:学音乐是培养整体艺术情操,更是培养坚持不懈的精神。

石之予父亲在中加两国大学教授美术,指导女儿画画在情理之中。但父亲对女儿赞多,指手画脚少。他常说,越是内行越要“管住嘴”,过多框框约束艺术创作。除素描色彩等绘画基础、报大学前带她去画人体外,父亲基本上不太“教”女儿。父亲带她来我家给猫狗写生,见他对女儿指点不多,我们着急,觉得资源浪费可惜,他却告诉我们:“过多的指点扼杀孩子灵气。”

说时迟,长得快,石之予已届学龄。多伦多华人看重升学排行,蜂拥“名校”,不惜高价入住学区房,或借用朋友地址入学。我们也就近租房,将女儿推进“名校”。石之予父母却没有跟风,而是让女儿就近入读小学,后又就近入读中学。我们质疑此“另类”做法,他们的回答是:在海外发展,融入当地主流社会是大势所趋,英语尤其是读写很重要,华人扎堆的学校,不利于语言学习乃至文化的融通。

身为多伦多大学教育博士,母亲常带石之予去图书馆借书,大量的阅读提升了女儿英语水平。高中毕业后,因母亲在多伦多大学任职,石之予本可免费入读多伦多大学美术系,省下好几万加币的学费甚至住宿费,但父母仍支持女儿到离家较远的谢尔顿学院学习。我们担忧了:多伦多大学属于世界名校,谢尔顿学院不过区区社区学院,舍名校而去小学院,不合“逻辑”。石之予父母再次从长计议,告诉我们:谢尔顿学院动画专业在世界排名前五,专业比学校重要。

石之予与父母

谢尔顿毕业,石之予面临选择:一是到“梦工厂”实习一年,且可能留下工作三年;二是去皮克斯实习三月,还不能保证留下。我们实在按捺不住,强烈建议:梦工厂当为首选。石之予的父母却认同业界的共识:去皮克斯再到梦工厂易,去梦工厂再到皮克斯难,人往高处走。事实证明,这个选择是完全正确的。

《包宝宝》长度不过7分多钟,且全无对白,但内容丰富,表现的不仅仅是爱恨交织的母子关系,更通过儿子与其他族裔孩子交往乃至最后异族通婚的场面,展现了移民国家的中西碰撞、文化交融。观看《包宝宝》,我惦记起石之予母亲那一手好面食,耳边响起石之予趣谈母亲“too much paopaomama(太婆婆妈妈)”时的笑声,记起她去多伦多会议中心参加cosplay动漫展的情景,眼前浮现她年幼时父亲夜里腋下暖奶,“双枪”“饲女”的场景……

石之予走上奥斯卡领奖台,但她的艺术前程刚刚开始。据父母介绍,女儿已经开始执导一部动画故事长片,耗资上亿,历时几年,预计2022年杀青。根据保密协议,该片的内容不能泄露,连她父母都蒙在鼓里,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小荷既露尖尖角, 定有蜻蜓立上头。(张煤)

编辑:郭影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