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波罗:西班牙的建筑群和悠闲人

梁波罗:西班牙的建筑群和悠闲人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梁波罗   2019-04-15 16:12:22

梁波罗在西班牙

黑格尔曾说:“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在这次西班牙之旅中,对后一句特别有感触。从第一天参观马德里大皇宫起,不断被巍峨雄伟的建筑所吸引。在这个笃信天主教的国家中,无论在马德里还是巴塞罗那,隔几个街区就可看到造型各异的教堂。在马德里南方小镇托莱多,我几乎就要错过了号称西班牙第二教堂的托莱多大教堂,外墙晦暗斑驳,不料内部却金碧辉煌,肃穆庄严。在巴塞,更有完美主义设计师高迪的惊世之作——从1882年始建,至今尚未竣工的圣家堂,以及高迪为私宅设计的“米拉之家”——建筑外立面宛若一波未及退尽的海潮或是海边风化凝成的岩石,完全突破了通常建筑设计的理念,既浪漫又现实……此时,这些凝固的音乐似乎被激活了,解冻了,鲜活地跃动在眼前!

西班牙是个精心保护古典建筑,同时大力维护现代建筑的国家。我下榻巴塞的萨尔瓦多宫酒店开业于1919年,是个十足的百年老店,现在仍然保留着住客进出从前台取存钥匙的老式作派,内部装修十分典雅、时尚。城市的总体感觉十分和谐,新旧建筑相得益彰。在我看来西班牙是个无处不景,处处皆可入镜的国家。

在西班牙的这些日子里,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西班牙人的特点,我觉得是“悠闲”。无论在大城市或此行去过的8个周边小镇,一般店铺上午十时营业,中午小憩,再开张要下午五时了,找个饭店晚餐一般要八时过后,晚上十时却又要打烊了;下午银行不上班,超市周日休息……他们不急于挣钱,要在保证正常起居的前提下做生意,所以从不见店员急吼吼地兜售或讨价还价的顾客,一切都是“笃悠悠”的。大街上少见匆匆过客,倒是常见一对对中老年伴侣,女的略施粉黛,男的礼帽一顶,彬彬有礼,一派绅士风度,他们挽手同行,然后街边小酌。说起街边小酌,这是欧洲人的习惯。在锡切斯小镇,我们全家也入乡随俗了一把,坐在街边,享受着如今随处可见的御寒新武器:带尖锥型网罩的人造篝火器,蹿起一人高的火苗,呼呼的燃烧着,让人心生暖意;或者在大遮阳伞的内脊上装上四向取暖灯管,局部驱寒取暖,果然很是惬意。就我观察,一桌两椅的,必定是清咖一杯,闲话一堆;长椅并肩者,一般肩并肩,少言寡语。背对阳光,一晒一个下午,却互不搭理,纯粹地晒太阳:补钙和维生素D。在西班牙,晒太阳是一大享受,我们每到一处也仿效之,晒着晒着忽然领悟到市民热衷晒太阳的真谛:也许与当地的房型有关——无论商场、饭店或住宅,都是长条型的,除了向阳的门面,中间部分终日不见阳光。

作为亚洲人,在西班牙也有许多不适应。宾馆里喝不到热水,客房备用瓶装水和咖啡机却不提供热水壶;我们只得找中式餐馆既抚慰我们的“中国胃”,也顺便用保暖杯打些开水回来。早餐倒是十分便捷,毗邻酒店随处可见大小不一的咖啡屋。奇怪的是大小超市不见牛奶有售,于是,清咖加三明治或面包就是标配了。一天,偶尔发现油条,真有“他乡遇故知”的欣喜,不过与国内油条的“长相”略有不同:不是粗放而是迷你型,食指般粗细,却是长长的一根,呈弯曲折叠状,非油炸,烘焙的效果同样松脆可口,当地人尤喜蘸着浓稠的巧克力浆吃,我想若能来碗豆浆或泡饭该多好!而此刻只能用热巧克力暖胃了。据我观察,西班牙人对饮食还是有节制的,街上很少看到肥胖、臃肿的人。“进口”问题解决了,“出口”又成了问题,大街不设公厕,即便像“英国宫百货商场”偌大的购物中心也只有顶层及地下二层各有一个厕所,若有人内急,一定要急出病来!再有就是“瘾君子”特多,广场上吞云吐雾所制造的“人造雾霾”夹杂着久违的柴油气味,大煞风景。(梁波罗)

编辑:赵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