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者|mission impossible

阅读者|mission impossible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19-04-30 12:54:25

本篇文章的题目取自汤姆克鲁斯的著名电影,电影中汤姆克鲁斯所领导的小队,专门完成别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而这个名字在电影包含两个含义,一个是指电影里那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另一个指的是,具有能力完成这个任务的小队。

与此相类似,每一个负责任的作者,都会面临这样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是把自己领悟到的真理,以及真理的场景化体现——自己的思想传递给读者——透过一个不完美的媒介——语言。语言总是和具体的个人经验相关,一旦用语言描述真理,这个真理就变成了相对的,场景化的了,而失去了普遍性。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大家都知道的小马过河的故事。故事围绕着一个最简单不过的事实:河水到底深不深?这个最简单的事实,用语言来表述就出现了问题,老牛说河水很浅,而松鼠则吓得够呛,说河水深到能够淹死他的同伴:其实两个说法都对,河水对于老牛很浅,而对于松鼠很深,但这个信息包含的客观事实,比如河水深0.4米,则被老牛和松鼠的个人化的场景所掩盖住,每个人告诉小马的都是一个对他而言正确的结论。而这个结论,对于小马,则基本可以归于谬误。

我们小时候常常自以为聪明地嘲笑小马,说为什么不问问河水到底有几米?但我们没有深入细想,人类进化到发明出客观衡量长度的单位,经过了多么漫长的过程,我们正在享受的进化成果,让我们得以直接切入深度问题的关键——由此可以进一步推想,这么简单的深度问题的解决,都需要如此的积累,那么如果一个人要表达自己复杂的思想,并且做到让他人理解,是多么艰难的过程?

有责任的作者,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通常有两种:第一是明确限制一个讨论的范围,把问题最小化。然后诉诸各种科学实验和数据,给出一个基本的,具有普遍意义的客观标度,把自己的要讨论的问题在这个标度上进行展现。这类的书籍多属于和科学有关的书籍,或者是某些伪科学书籍。但这种方法适用性有限,通常只能用于科学性的,并且讨论的范围可以足够小的话题。而稍微复杂一些的问题,则很难用这种方法展现出来。

所以,就有了第二种方式,即设计一个体验,把自身的思考过程融入进去,将思想通过一定的逻辑步骤,并且使用合适的文法结构,将这个过程转化为语言,作者的目标是让读者可以在阅读的时候,透过一定的方法,再现自己的思考从而有可能达到对思想和真理的体悟。

《如何阅读一本书》便讲述了这个过程——从某种角度上讲是两个过程——作者设计思考体验的过程以及读者解析思考体验的过程。两方面都需要非常强的主动性——作者必须有这个意愿去做如此艰辛的设计,另外一方面,读者也必须非常主动的想要获得作者认知的水平和高度,因而心甘情愿的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体验这个过程。在读者这一端,这个经历就叫做主动阅读。

主动阅读是《如何阅读一本书》的核心,作者借此向我们申明了自己所描述的阅读并非是广义上的阅读,而是以增进自身理解力为目标的阅读。只有搞清这点,才会知道作者为什么不谈娱乐化的阅读,以及以简单的获取信息为目标的阅读的原因,大部分抨击作者把阅读复杂化的人,大概都没有搞清楚这一点。

《如何阅读一本书》的结构非常清晰的,依次呈现了四个层次的阅读,从基础阅读到检视阅读到分析阅读再到比较阅读。但前三个层次和比较阅读是完全不同的两类阅读。前三层次的阅读,是为了理解作者的思想,可以描述成所谓的”我注六经“,而比较阅读则是用各种作者的思想来检验自己的思想,是所谓的”六经注我“。连贯起两种类型的阅读层次便是”分析阅读“,也是这本书所要描述的重点。篇幅超过全书的50%,理解了分析阅读,便贯穿起了所有四种阅读类型。

对于分析阅读,作者给出了三个阶段以及要做的十五件事情。看起来有些琐碎,但每个阶段都有其要解决的问题。

第一个阶段,可以称作为透过文法和结构解析内容。最终目标是理解作者为什么要写这本书,他提出了一个什么问题。在一定程度上而言,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还要重要,提出问题是指明了一个未知的疆域。这个阶段使用的方法是由总到分的,从文类,书的大意概括,到细部结构上理解作者是如何表达。

第二个阶段,可以被称作为透过逻辑解析思想,目标是超越文本,找到背后作者的思维轨迹。这需要从分到总的理解,从共通的词义,到句子和重点段落,最后理解作者的主旨,成功完成这个阶段的标志是,能够认识到作者在一个什么样的范围内解决了自己提出的问题。

第三个阶段,可以称之为,透过思想解析真理。这个阶段经常被大家跳过,因为书中的主题貌似是去评论一本书——很多人觉着自己没有义务去评论,获取知识就够了。但其实这个阶段是最为重要——评论一本书的关键在于认识到这本书思想的立足点,即,作者基于什么样的真理或者共识去解析自己的思想,当你建立起与作者的共识(或者肯定的认为你和作者之间没有共识的时候),你才算真正的理解了这本书。

其实作者没有明言的,还有一个阶段,便是,当你理解了作者的思想的时候,你只是获得了一个客观的经验,你必须通过实践,把这个经验变成你自身认识的一个部分,这个过程中,往往会产生新的思想和认识,换句话说,你在作者指明的方向上,又进行了深度或者广度上的探索,这个时候如果你要印证自己的探索,便可以进行比较阅读了——并不是同时看几本书,就是比较阅读。比较阅读的基础是有了自己的思想认识。比较阅读并不需要更高的阅读技巧。

因此,理解《如何阅读一本书》的最关键的核心,就在于要掌握分析阅读的技巧,并进行大量的练习。《如何阅读一本书》之所以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它非常清晰的解析了一般意义上的“学”的技术,掌握了这种技术,也就找到了获取客观经验的门径。而这本书的作者本身就做到了知行合一,书中讲到的一切方法,都能应用到阅读这本书本身上边,这也是这本书成为一代经典的原因。

作者:姜涛

由市文明办、新民晚报社联手读者·外滩旗舰店发起“读书、读城、读可爱的中国”征文活动已经正式启动,优秀作品将定期在新民APP"阅读者“栏目以及读者书店公众号推送。

投稿邮箱:yueduzhe@xmwb.com.cn

编辑:钱文婷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