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情奋斗者|张玉霞:以法律为剑 持法扶弱的“侠女”

爱国情奋斗者|张玉霞:以法律为剑 持法扶弱的“侠女”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宋宁华   2019-05-05 09:22:00

图说:张玉霞到学校为孩子开展普法教育 资料图

 张玉霞,“80后”女律师,当公益律师十年,承办超过1300多起法律援助案件,提供法律援助超过5000小时。

 她是以法律为剑,帮助弱势群体的“侠女”;也是言语犀利、一针见血点出矛盾症结的年轻“老娘舅”;还是走进孩子身边,教会孩子用法律保护自己的“小姐姐”……她也由此获得上海市青年五四奖章标兵等荣誉。

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张玉霞有一半时间是和当事人、案件一起度过的。当公益律师十年,经历过威胁恐吓,每天仅有3、4个小时睡眠,但张玉霞告诉记者,“因为喜欢,所以一点不觉得心累,乐意把公益律师进行到底。”

外表文静却有个“侠女梦”

张玉霞外表文文静静,却告诉记者,“我从小就有一个侠女梦。”她幽默地说,自己从小体育不好,既然没法当个武林高手;那就以法律为剑,仗剑走天涯、持法扶弱吧。有意思的是,在张玉霞的办公桌上摆放了一把锤子,那是她看《魔兽世界》后带回来的“神锤”,仿佛投射着这位“女侠”豪迈的内心世界。

图说:张玉霞办公桌上摆放的锤子,投射着她的“侠女梦”  资料图  

在当律师前,张玉霞当过几年公司法务,“虽然工作时间规律、收入体面,但我心里总是有些不甘心,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每天总是卡着最后一分钟进办公室,一下班就走人。” 2009年初,一次偶然的机会,张玉霞接触到法律援助,从此不能自拔、甘之如饴,将当年这份别人不愿接、不肯接的工作,当成实现“女侠梦”开始的地方。

越战越勇 用真诚专业赢得信任

在一些当事人观念中,法律援助的律师基本上都是“小律师”,不花钱请的律师能认真办案吗?还有的当事人看到张玉霞是个年轻的女律师,直截了当地说,“能给我换个男律师吗?这哪能镇得住对方?”

张玉霞没有辩解、也没有打退堂鼓,而是用自己的真诚、专业逐渐赢得了当事人的信任。在张玉霞的一堆锦旗中,“最让我感动的是,有一起官司虽然因为证据不足等原因败诉,当事人最终还送来了感谢的锦旗,说明当事人对法律的理解和律师的认可。”这让张玉霞倍受鼓励,也在这条艰辛的路上越战越勇。

在给弱势群体打官司时,她运用手语拉近了和聋哑人的距离,走进了他们的心灵世界。在一次会见过程中,聋哑受援人一直一言不发,或者实在推脱不了,就一概通过翻译回答“是的”,对偷窃的事实全部认账。但当他看到张玉霞用手语和他交流时,受援人的眼神一下子变得不一样了。在她的追问下,受援人缓缓作出不一样的手势,慢慢告诉她自己为什么会走上偷窃的道路。其实也是一念之差,在公交车站上看到自己的“同类”人,不知不觉走进了盗窃团伙,成为他们中的一员。通过和他们的深度交流,张玉霞了解到,有的人并非真正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只是因为无法融入健全人的世界,通过这种方式寻找认同感。他们因为犯罪,最终受到法律的惩处,但受援人却一再对张玉霞做出“谢谢”的手语。而张玉霞则劝慰鼓励他们,帮助他们建立信心,在刑满后回归社会正轨,过上自食其力的生活。

图说:“张玉霞未成年人工作室”是全市首家以律师命名的未成年人法律援助专业化机构  资料图

公益律师见证法律进程

“做了十年的公益律师,从不被理解,到大家慢慢接受。我在这个过程中,也见证了我国法律不断趋于完善的过程,看到越来越多弱势群体的利益得到保障。”

2017年,张玉霞公益代理了上海首例行政机关剥夺被遗弃孩子生母监护权的案件,用法律保障了从小被遗弃的3岁孩子朵朵能够获得最基本的生命健康权、受教育权。“过去这是个法律困境,不合格的父母难以被剥夺监护权,即使被剥夺后,孩子往往陷入更加深的困境。”如今,有了法律法规的支持,并建立了相关的救济机制,让更多困境儿童的权益得到保证。

 可“侠骨”也可“柔肠”

虽然因为受理家庭暴力案等遭遇过威胁恐吓,张玉霞说,自己有个倔脾气,别人越是横越是不服气,非要“死磕”到底。她表示,女律师也有优势,既可“侠骨”也可“柔肠”,尤其是保护一些特殊的弱势群体容易接近当事人,取得他们的信任,让他们敞开心扉。“比如,在我多年办理被性侵孩子案件的法律援助中发现,需要帮助的不仅是被侵害的孩子本人,他们的家庭也亟需通过心理疏导,让被性侵儿童的二次伤害降到最低。”

10 岁小女孩被弄堂口开烟纸店的中年男子盯上,有一次跟到家里实施猥亵。事发后一个月,小女孩才“轻描淡写”地吐露这件事:妈妈听了五雷轰顶,但第一反应竟然是大发雷霆打骂孩子。这件事以后,她不止一次发脾气骂孩子:“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脏 !”这个小女孩以前学习成绩很好,这件事发生以后性格大变,常常梦游,半夜里经常哭闹,学习成绩也直线下降。

 这样的家长在张玉霞接到的法律援助案件中不在少数。在受到严重侵害的情况下,如果连自己的父母都无法理解、同情孩子,那对孩子来说无疑是致命打击,“二次伤害”的程度甚至不亚于事件本身带来的伤害。

在张玉霞援助的此类案例中,她经常使用沙盘游戏给受侵害孩子做心理治疗,让孩子在沙盘中自由放置微缩建筑物和人物,用来探索他们的心理世界。不像许多正常孩子会兴致勃勃摆放一个色彩斑斓的沙盘世界,她发现受过性侵的孩子,往往会把各种模型埋在沙下。

2013年,全市首家以律师命名的未成年人法律援助专业化机构“张玉霞未成年人工作室”成立。她考取了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运用心理学对这些孩子和他们的父母,展开法律援助之外的“分外事”——心理辅导。看着原本因为受侵害而心理受伤的孩子慢慢展开笑颜,恢复孩子的天真,张玉霞觉得一切的辛苦都值得了。

不仅是办理案件,张玉霞还通过提案等方式,挖掘案件背后的问题,呼吁《反家暴法》等法律法规的出台或修订,扩大对未成年的保护力度。她呼吁,立法部门出台一部中国版的《梅根法》,公布性犯罪分子的个人信息和受刑罚记录,设置行业门槛,杜绝让他们从事与青少年有关的教师、运动教练、保育员等职业,避免他们与孩子接触。

“虽然我一个人的力量很微小,但好在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公益律师的队伍中来,越来越多的人理解我支持我。我每天不用喝咖啡也是‘打鸡血’的状态,愿意一直在‘侠女梦’的路上一直追下去。”张玉霞说。 新民晚报记者 宋宁华

编辑:吴宇桢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