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上海·影音|夜色璀璨,旋律荡漾

夜上海·影音|夜色璀璨,旋律荡漾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杨晓晖   2019-05-05 16:19:00

上海音乐厅(延安东路523号)

任海杰(乐评人):上海最早演出古典音乐的著名场所,给音乐爱好者留下无数美好的回忆。它的古典欧式建筑独一无二,古色古香。它最适合演出室内乐、独奏、古乐等,韵味独特。上海音乐厅今年在大修,明年将以崭新的面貌迎接观众。

许锡铭(乐评人):“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在上海的音乐演出场所中,唯有欧式外貌的上海音乐厅最配受此比拟。休息大厅十六根合抱的赭色圆柱典雅壮观,极富层次,犹如巴洛克音乐中的复调。音乐厅凝固着音乐,也镌刻了我欣赏古典音乐的足迹。在这音乐殿堂里,我欣赏了“梁祝”之美,见识了阿卡多、斯特恩的琴艺,感受到慕尼黑爱乐的气势,也品尝到排几小时“经典”长队的滋味——1985年上交首推贝多芬全集。从听星广会的“被普及”,成长为在音乐欣赏班上普及星广会。从听音乐会前一定要看说明书演变到做演出前导赏,为音乐厅的刊物《音乐之友》写乐评。上海音乐厅见证了我这一代爱乐者的成长。

上海大剧院(人民大道300号)

任海杰:综合性最强最佳,除了音乐会,舞蹈、歌剧、话剧等,都能大显身手,音响效果出色,尤其擅长歌剧和舞蹈演出,是目前上海最佳的演出场所。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浦东新区丁香路425号)

任海杰:“听交响,到东方”,此言名不虚传,是上海聆听交响乐的上选之地,音响效果细腻、平衡、通透。它的小厅(演奏厅),也是聆听独奏和室内乐的上佳之处。

李长缨(媒体人):对于像我这样既喜爱交响乐、室内乐又爱听歌剧、看芭蕾的人来说,这里的音乐厅、歌剧厅和演奏厅就是爱乐者心向往之的殿堂。“听交响,到东方”这句SLOGAN早已深入人心,柏林爱乐、维也纳爱乐、莱比锡布商大厦、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美国芝加哥、波士顿、费城、捷克爱乐等世界名团都在这个能容纳1900多座位的音乐厅里留下辉煌感人的音乐。厅里还有宽20米、高10米、拥有6303根音管的管风琴,至今记忆犹新听圣桑《第三管风琴交响曲》那扑面而来的震撼音响,声音共鸣似大教堂,混响刚好。我尤其喜爱A区后面的I区,听交响乐特别过瘾,那晚尼尔森斯指挥维也纳爱乐演奏瓦格纳的《爱之死》,轻柔的鹅绒般的音色、欲仙欲死的旋律瞬间让你汗毛竖立,每个座位仿佛披上一层维也纳金色之光,木质结构的大厅确实让音乐变得温暖而真实。而作为演奏者,我曾和中外艺术家在大厅和有333座位的罗马式的演奏厅里表演,舞台上,你可以清晰地听到每个钢琴触键后音乐的延值,与其他乐器的音量平衡,还可以感受到热情的观众与你的互动和掌声。如今,东艺每年650场次的演出可以满足不同爱乐需求的朋友,相信这份美好的聆听体验会随着时间愈发沉淀入心。

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复兴中路1380号)

任海杰:设计建造的理念先进新颖,音响效果饱满浓郁,兼容交响乐、室内乐、独奏等演出。它的小厅(演艺厅)兼具专业录音功能,也是演出独奏、室内乐的上选之地。

上海交响乐团演艺厅(复兴中路1380号)

张可驹(乐评人):也就是上交的小音乐厅。喜欢它的原因非常简单:首先,它的声音好得没话讲,装饰品位也很高。如今,一个全木质装饰的音乐厅可谓奢侈,演艺厅的声音效果让人陶醉,视觉效果也极佳。另一方面的原因,自然是我在其中听了不少刻骨铭心的演出:上海四重奏对于贝多芬晚期巨作Op.130与132感人至深的演绎,或钢琴大师维莎拉杰与德慕斯登峰造极的独奏会,由这样一个音乐厅保驾,简直就是完美无缺。

尹大为(媒体人):最爱上交小厅。第一感觉是视觉上的,厅内四周墙上,由无数根自上而下的原色细木条拼接而成,让人恍若置身于一片茂林修竹之中。静穆,娴雅。木片起着音色折射的功用,声音在其中往还,清晰,温润,自然。小厅仅能容纳三百多人,钢琴、小提琴、大提琴独奏或四重奏,小型的室内乐正好。人少了,来的都是喜欢音乐的人,不会被那些不识趣的手机铃声、小孩哭闹、聊天声所干扰。人置身其中,好像更增添了一种肃穆之感,静下来,直面音乐,好像在进行一场心灵的仪式。有时候,音乐会开始,全场的灯全部暗下,只留台上几只小灯,从天而降,射在钢琴上。这样听的人的注意力似乎更集中了,好像琴声是弹给自己听的。又有时,钢琴放在中心,观众座位围绕四周,像是小剧场话剧那样,物理距离的拉近,似乎心和心的距离也更近了。

贺绿汀音乐厅(汾阳路20号 上海音乐学院内)

任海杰:坐落在上海音乐学院中的贺绿汀音乐厅,不仅是学院师生的实践舞台,也是面向广大观众的演出场所,尤其适合独奏和室内乐,音响效果出色。

上海交响乐团湖南路上的旧排练厅(湖南路105号小楼)

詹湛(乐迷):上海交响乐团在湖南路上的旧排练厅曾是沪上许多爱乐者最早接触古典音乐现场的地方。它也提供予上音及附中、附小的学生展示及锻炼的舞台。如今不少明星级的青年演奏家正是从那间看似平素无奇的排练厅里走出来的。票价始终低廉,志愿者的工作却向来一丝不苟,电子化还没普及时,很多物力与劳力都要亲力亲为地付出。犹如往昔岁月中国营单位礼堂般的素洁环境,和夏日夜晚散场时大家窃窃私语的亲切气息依然鲜活地在眼前晃动。这启发了我,将一个城市的爱乐氛围要培养起来非是一朝一夕的事,它必须来自点滴的积淀。最初的努力虽然看似微小,却往往成为日后建筑的最根基部分。上海乐迷应当谢谢它。

编辑:钱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