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一个点亮漆黑夜晚的五分钟电话

晨读 | 一个点亮漆黑夜晚的五分钟电话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孙博   2019-05-14 07:00:00

“找点空闲,找点时间,领着孩子常回家看看;带上笑容,带上祝愿;陪同爱人,常回家看看……”每当耳边回响起《常回家看看》的动人旋律,就会想起自己30多年前的糗事。

那时,我住在学校的教工宿舍,整天瞎忙。有一天中午,60多岁的父亲突然出现在寝室门前,我感到万分惊讶。问他缘由,他搪塞说路过这儿,进来看看。那时没有地铁,交通十分不便,他要倒好几辆公交车,穿过半个上海城,才能到达我所在的大学。那时也没有手机,联络困难,如果父亲大老远来了没碰上我,岂不是白跑一趟?

见他一味地从上到下打量着我,似乎确认我没有缺胳膊断腿,我这才恍然大悟,已经有四个多月没回家了,感到尴尬而又惭愧……从此以后,我工作再忙,也坚持每个月回家一次。

没过几年,我移居加拿大。如今,漂洋过海已过28个年头,两地隔了个太平洋,“常回家看看”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但无论如何,我每年都要回国一两次,看望他老人家,好在有哥哥姐姐照料,但内心还是感到很愧疚。只要有一丝机会,我都会尽力赶回家看看,记得有一年去北京开会,为了看望父亲,我搭周六最早的班机到上海,当天坐最晚的班机回京……

近半年来,我对“常回家看看”,有了另一种“切肤之痛”的认识。大儿子一年前大学毕业,就搬到了市中心居住,离公司近在咫尺,但离开我们住处有30多公里。屈指算来,他平均一个多月回家一次,通常不过夜。内子对他早有不满,好在都被我耐心说服了。人与人之间需要相互理解,作为父母应该尽可能谅解孩子,他们在职场上的拼搏并不容易。再说,我们两口子身体都健康,也没到非要孩子照顾的时候。

儿子的工作确实很忙,平时都是根据项目走,在外时间多,这也成了他很少回家的正当理由,说来也是情有可原的。最近,儿子已经超过两个月没回家,母子连心,内子常常坐立不安的,十分担心儿子的身体。恰好遇到他的生日,我们借口叫他回家一起吃顿饭,但提前两周跟他预约,都未能如愿。内子只好在电话里命令他,过生日前一天必须回家。

儿子识相地回家那天,内子从上到下打量着他,连连说他瘦了,如同当年父亲到学校打量我一样。晚餐后,内子终于忍不住向他摊牌──对他回家次数太少强烈不满!我与他详细解释“儿行千里母担忧”的道理后,也第一次向他吐露了我的陈年糗事,他听后马上答应一个月至少回家一次。我也婉转地告诉他,有时真的太忙也不必拘于形式,只要让我们少一分牵挂即可,他会意地笑了笑。

三周后的一个晚上,内子的电话突然响起来。原来,是身在纽约的儿子破天荒地要求视频通话。问他有什么事,他说只是告诉我们,下周要回家住一晚,通话总共五分钟。这个漆黑的夜晚,突然变得明亮起来,我们两口子兴奋得难以入眠。(孙博)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