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艺评丨逗哏的底线和上限

新民艺评丨逗哏的底线和上限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纪人   2019-05-14 11:12:00

逗哏之事也该有个底线的。而它的上限,则是侯宝林所做的三点。

说实话,我已经许久不看也不听相声了,但相声界还不时会闹出些动静传到我孤陋寡闻的耳朵里。

最近的新闻就发生在12日汶川大地震11周年,网上热传一段拿汶川等地震灾害来逗哏的相声视频。逗哏的是相声演员张云雷,捧哏的是搭档杨九郎。哏的内容是:“大姐嫁唐山,二姐嫁汶川,三姐嫁玉树,我仨姐姐有多造化啊!”“造化”在此本应作福分、好运来解释,但显然是在说反话。可说反话,也不能伤到受地震灾害的死伤同胞身上去啊。这段名叫“大上寿”的相声虽然演出于去年12月31日,但一经上传后还是受到了网友和媒体的批评。于是担任逗哏一角的张云雷于5月13日通过微博发文致歉,说“自己无论到什么时候,无论什么样的作品,这样做都是不应该的。”

图说:张云雷微博致歉

相声有个术语叫“砸挂段子”,指彼此戏谑取笑的段子。推而广之,也可泛指相声逗哏中常用的戏谑取笑的手法。但“砸挂”也有几忌,其中一忌就是不要拿令大众伤心的大灾祸来戏谑取笑。张云雷说的这个段子,就犯了这个大忌。正如有的网友所说,是“拿别人的痛苦当梗”。

张云雷也向德云社道歉,因为他是郭德纲最早的入室弟子之一,排行第二,为德云社的“四公子”之一。学生出错犯忌,老师自当严加管教。俗话说,教不严,师之惰。老师不仅要授之以艺,更要授之以德。德艺双馨,才是师徒共同追求的目标。

相声也罢,小品也罢,都以逗哏取乐来吸引听众和观众。但这并不是它们唯一的动机和目标。凡艺术都以真善美为追求,以寓教于乐为目的。说噱逗唱虽有独特的手法,但终极目标是一致的。相当一个时期来,相声或小品为了取悦受众,有的日趋庸俗和低级趣味,乃至入于恶俗一流。这也是我几乎不看不听的原因。

虽然如此,我还是时常会想起侯宝林的相声。侯宝林只读过小学三年级,论学历,他肯定不如现在的所有艺人。但为什么他能成为相声大师,创造了那么多脍炙人口的经典?首先他刻苦,为了读一本明代《谑浪》,冒雪到北京图书馆,用18天抄了10万字反复钻研。二是博采众长,并向多种戏曲艺术学习。三是“凡事都要对得住自己的良心”“把最好的艺术献给观众”。

逗哏之事也该有个底线的。而它的上限,则是侯宝林所做的三点。(王纪人)

编辑:沈毓烨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