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胜利、虹口、解放,忆当年虹口的老影剧院

国际、胜利、虹口、解放,忆当年虹口的老影剧院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曹振华   2019-05-14 17:19:39

近几年来,美琪、国泰、黄浦、长江等这些历经沧桑的老影剧院都一一重新整修,闪亮登场。这不禁使我回想起虹口区也有不少老影剧院来。当我重睹电视屏幕上的老电影时,又怀念起那些年在老影剧院里看戏剧、看电影时的味道来。

从小在虹口区长大,给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海宁路乍浦路十字路口的四只角,集中了国际、胜利、虹口、解放四家影剧场。这在上海滩也堪称独一无二的奇观吧。

刚读小学时,母亲带我到国际电影院看的是黑白片《白毛女》,白毛女由田华扮演,陈强扮演地主黄世仁。我看到电影中杨白劳喝盐卤惨死,还哭了起来,恨透了地主黄世仁。这是我第一次进国际电影院看电影。这家电影院有一千四百多个座位,却没有楼厅观众席。 一年春节,学校组织我们观看《英雄儿女》,我军阵地被炮火炸成废墟,敌人成批蜂拥而上,王成“双手紧握爆破筒,怒目喷火热血涌”,高呼“为了胜利,向我开炮!”我们被片中惨烈的场景和王成的英雄形象深深感动和震撼!看完电影,走出影院,外面阳光灿烂,春风拂面,人们生活在幸福之中,欢度春节。“为了胜利,向我开炮”的呼喊声,仍如惊雷响彻在耳边,久久不能平息,片中《英雄赞歌》激扬动人的旋律也余音绕梁,许久未散去。

“文革”后,解放剧场照例以演戏剧为主,记得那年,同女友去看了场话剧《上海战歌》,由剧作家杜宣编剧,是反映解放上海战役中的故事,解放上海的戏在解放剧场上演倒是很有意义的巧合。记忆中著名话剧演员江俊、许承先、嵇启明、严丽秋等联袂演出。到解放剧场看戏仅这么一次。后来,滑稽大师姚慕双、周柏春等恢复上台在“解放”演出的滑稽戏《满园春色》,我没买到票子,错过了观看机会。

这四家中,我最喜欢去的是胜利电影院。该影院底楼不设观众座位,而是售票处和观众休息大堂,二楼、三楼方是观众座席。电影院小巧玲珑,格外优雅舒适。在那里,我看了《星星之火》《宋景诗》《国庆十点钟》等片,《海魂》给我印象最深,赵丹、崔嵬、刘琼、王丹凤,还有牛犇等电影艺术家组成的豪华阵容,在电影中演绎了国民党海军军舰起义投奔共产党的精彩故事。

至于虹口文化馆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一家电影院虹口大戏院的原址。小时候路过此地,剧场里不断传出观众阵阵笑声。五十年代,那家戏院经常有滑稽戏和地方戏曲演出,如《小山东到上海》、《三毛学生意》、锡剧《双推磨》、越剧《打金枝》、甬剧《半把剪刀》等。

这四家影剧场周围商店林立,热闹非凡。“胜利”出来,斜对面的饮食店,盛夏时节,来一杯赤豆刨冰,不要太爽噢!若是秋冬时分,看完电影去解放剧场隔壁买一份包着油条的年糕团充充饥,再好没有了。如今此处仅存“国际”还屹立在四周高楼大厦中,“解放”“虹口”“胜利”已是“忆往昔遥相呼应,叹今朝人去楼空”了。

虹口还有一处也是影剧场集中之地,同样繁华热闹,那便是提篮桥地段。离下海庙不远处即是“东海电影院”。至今我仍记得,母亲当年带我去看中国第一部彩色戏曲艺术片《梁山伯与祝英台》,著名越剧大师袁雪芬和范瑞娟完美出演。当年看此片时,我年纪尚小,但片中画面色彩丰富,音乐优美。尤其最后梁祝双双化蝶在彩虹天空中翩翩起舞,非常美丽。据说周总理将此片介绍给外国友人,称其为“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

离“东海”不远处有所东光中学,我姐姐那年在该校教书,我有时看完早场,就去姐姐工作的学校“蹭”午饭吃。出了“东海”,对面不远是大名电影院,那可是家首轮电影院,每月上映新片。附近霍山路上还有家东山剧场,我却未曾进去过,只是经过那里看看橱窗内的戏剧和电影剧照而已。往前不远有家长治电影院。记忆中我读小学三年级,一个人从海伦路走到那里看《羊城暗哨》,女特务头子梅姨隐藏很深,直到尾声才原形毕露,原来女佣人刘妈竟是女特务头子,出乎意料。片中冯喆潇洒干练的侦查员形象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而经常在影片中演反派人物的著名演员于飞,却在此片中演起了正面角色公安机关的侦查处长。

虹口老影剧场还有不少,如国光剧场、嘉兴大戏院、群众影剧院、永安电影院、红星书场、邮电俱乐部等。承载了我们很多的人生回忆。(曹振华)

编辑:吴南瑶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