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花入馔,春天馈赠

槐花入馔,春天馈赠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玉玲珑   2019-05-15 15:40:07

市面上有卖槐花的了,价格不菲,前段时间香椿头刚上市的时候,一小把香椿叶似乎也成了朋友圈里的网红美食。像香椿槐花这些以前果腹充饥的乡间野物如今登堂入室成为了人们餐桌上的美味珍馐,吃惯了大鱼大肉,人们也越来越渴望给口腔味蕾以清新自然的田园之风,所以吃香椿食槐花成为一种时兴,正如东坡所说的蓼茸蒿笋试春盘,它讲究的就在一个尝鲜上。

我酷爱吃香椿,为了给我解馋,去年我妈特意在楼下的花盆里种了一小株香椿。采下香椿嫩芽来跟鸡蛋一起炒,味道略淡,大概是没有经历过栉风沐雨的侵袭,不及乡间野外的香浓醇厚。

香椿可以盆栽,但槐花的踪迹就有些难觅了,城市里多的是国槐,河堤两侧种的都是国槐树,高大挺拔,枝叶稠密,夏末开淡黄色的小花,有淡淡的香气。白居易有诗“暮雨槐花落,凉风木槿篱”说的就是这种国槐,但是,这种槐花主要用来入药,不太适合吃,真正意义上吃的槐花是刺槐开的花,俗称洋槐花,在我家乡的乡间多有种植。每年四五月间,正值春末夏初,洁白的槐花缀满翠绿的枝叶间,一嘟噜,一串串地垂下来,如风铃一般,远远地就有一股芬芳袭人。槐花开的时节整个空气中都飘着那种清甜的香气。所以四月又有一个雅称叫做槐月,此时的风被称为槐风。张翰见到秋风吹起,便思念起家乡吴地的菰菜羹和鲈鱼脍,谓之莼鲈之思,每当四五月间槐风一起,我就想起故乡的槐花了。

去年亲戚从老家给我们带来了一大包刚采摘的槐花,是采自他家院子里的那两株槐花树,一大清早就起来采摘。槐花要采那种似开又未全开的含苞的蓓蕾,这样的槐花形态饱满,既可保持它的口感,又能最大限度地保留它的香气,已开放的槐花它的香气会散逸出来,形态也有些松散,吃起来口感不佳。槐花主要是拌面蒸,这样一种朴素的处理可以留存它的原味。拌面有讲究,不能太干也不能太湿,要干湿相宜,这样才能松软有度。洗净的槐花拌上面上笼屉蒸,不一会屋子里便飘满了槐花的清香,吃起来香甜松软,给饫甘餍肥的口腔以清新洁净之气,食罢唇齿清香。还可以拌上蒜汁吃,将蒜捣成泥,撒上些炒芝麻、花生碎,若有新鲜的香椿叶就更好了,切一点儿放进去可以提鲜,调成蒜汁浇在蒸好的槐花上,吃起来清甜之中带着蒜蓉的辛烈之气,层次分明,风味独特。

吃不完的槐花摊在阳台上晾晒,满屋子都是槐花香,我妈坐在一堆雪白的槐花中仔细翻拣,人好像坐在一块云朵上。晒干的槐花收起来放入冰箱储存起来,用来包饺子、馄饨都是很美味的。槐花的干菜吃起来柔韧有嚼头,即使遇到了肉,依然有一股隐约的清香在喉,这就是春天的馈赠。(玉玲珑)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