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猛虎组织,揭秘斯里兰卡特种部队

血战猛虎组织,揭秘斯里兰卡特种部队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健,龙刀   2019-05-15 19:02:00

这几个月,斯里兰卡反恐斗争牵动世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见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时表示,愿同斯政府和人民坚定站在一起,支持斯方打击恐怖主义,帮助斯方加强反恐能力建设。作为友好国家,中斯军事人员交流非常密切。2019年一次偶然机会,身为外训教员的本报特约作者同外国军人交流时,和斯里兰卡特战军官A少校和B上尉成了好朋友。作为亲历本国平叛与反恐作战的老兵,他们讲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至今听来依然惊心动魄。

图说:斯里兰卡敌后侦察大队的双人摩托袭击小组受阅 来源:东方IC(下同)

“伤疤勋章”

斯军特种部队历史较悠久,1978年刚成立时是由英国陆军特别空勤团(SAS)组训,后接受以色列总参侦察营(米特卡尔)、印度伞兵(绰号“红魔”)训练,现有特战团、特种突击团和敌后侦察大队三部分,它们和保障分队组成一个师——第55特战师。目前,该师各部正好在东部和北部数省展开反恐作战,新闻视频里总能找到他们的身影。

图说:斯特种部队展开反恐扫荡行动

A少校是敌后侦察大队的中队长,获得过斯军所有勋章,并多次被总统接见,我发现他的肩部、大腿、手臂上都有弹孔,A少校笑称:“这才是最宝贵的勋章。”B上尉则是斯特战学校的战术教官,负责该国最富特色的课程——丛林追踪,学员要在半年内掌握丛林生存、追踪、反追踪等技能,但因条件过于艰苦,曾参训的中国学员都反映太危险、有点难适应,但B上尉解释,这些训练都来自斯军用鲜血换来的,真实展现丛林战的技巧,“未参加丛林战的军人不适应是正常的,但为了胜利,你必须去适应”。

图说:中斯特战人员进行搏击训练

九死一生

顾名思义,敌后侦察大队比普通特种部队更强调无后方依托的渗透行动,风险性极高。A少校讲述了自己获得最高荣誉的一次战斗,他带着七名队员在一处村路设伏,事先制作了50公斤的大型炸弹,根据线报,肆虐该国的分离武装猛虎组织的三号人物将要乘车通过。他们守候了四天四夜,终于等来目标车队,头两辆车通过,炸弹就在中间爆炸,两车人全被炸死。我好奇地问他现场检查了尸体没有,有没有补枪,他说不用补枪,这么大的炸弹肯定全部完蛋,“没什么犹犹豫豫的,我们直接安全撤退了”。我又问,为什么不带点尸体残片去做DNA检查,他说不用,因为很快就知道结果。果然一周后,猛虎电台就登出负责恐怖袭击的三号人物死亡。看来,越是战果丰富的战斗,越是准备充分,简单明了。

图说:斯里兰卡敌后侦察大队保护重要设施

当然,A少校也有遇险的时候。有一次,还是以他为首的八人小队去爆炸暗杀,可爆炸成功后被敌人包围,有三人负重伤,这下子跑不动了,于是他把三名伤员藏好,四个人在附近隐蔽,自己把所有食物和水留给战友,一个人返回基地报信。路上,他靠吃野果为生,没有水喝,看到一处被野猪粪便污染、布满蚊子幼虫的水坑,他根本控制不住,把水喝了,两天后回到后方,找来两架直升机,把队员接走,返航时还遭到高射机枪袭击。他认为,敌后侦察大队的训练,就是检验队员在无助情况下的信念和体能,对自己那次成功的逃生有很大帮助。也正是这个战例,让他成为战友的精神偶像。

以毒攻毒

斯里兰卡军史上,消灭分离的猛虎组织是极为辉煌的一页。B上尉介绍,猛虎是既有正规军武装,又奉行恐怖主义原则,不顾惜平民生命,大搞恐怖袭击,当年猛虎势力最盛时曾拥兵六万(最顽固的敢死队有五千人),政府曾被猛虎搞得焦头烂额。他认为,斯军最终战胜猛虎,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全面围剿,2005年前的围剿,都是斯军对猛虎据点的重点进攻,哪里猛虎闹得凶,就打那里,结果猛虎到处逃窜,建立更多活动区,但2005年之后,斯军对所有猛虎据点同时清剿,让他们无法逃窜。

图说:斯里兰卡敌后侦察大队保护宗教场所

二是“以毒攻毒”,动用像敌后侦察大队这样的特战单位实施敌占区袭击、爆炸、暗杀,要知道,斯军背后有国家支撑,又有情报信息和装备上的优势,人员也经过精心选拔培训,用猛虎相似的奇袭、斩首战术,一年之内,猛虎总头目普拉巴卡兰身边的助手几乎都毙命了,他完全成了孤家寡人,只能束手待毙。

图说:斯里兰卡敌后侦察大队的“摩托杀手”颇为有名

三是友好国家给予大力支持,看看斯军至今仍广泛使用的56-1突击步枪、62式护卫艇、歼-7PG歼击机,就知道了援助的规模。

图说:斯特种部队的防雷车开上科伦坡街头

军人使命

同这样百战余生的职业军人交流,我感到受益良多。除了平叛反恐作战,我们还聊到部队管理、射击技术、家庭生活等方面的话题。我发现,斯军有种与众不同的射击动作,就是转体射击时,他们的下半身不转体,只是上半身转向,有时甚至转180度,说得直白点,就是向后射击简直像“美女照镜”,姿势很不稳定。我军的经验是,若腿和身体不整体转向,就构不成自然瞄准姿势,不利于提高射击精度。但A少校认为,大部分打击目标都在20米内,无需精确瞄准,他和B上尉还给我多次演示了骑摩托射击的动作,第一名是驾驶员,第二名射手,就是用“美女照镜”完成近距离快速射击。A少校反复强调,丛林作战,辨认距离基本只有20米,像他带领的小队所取得的战果也大多在这个范围内。

图说:20-A斯里兰卡特种突击团参加独立日阅兵式

我很关心他们在实战中的弹药携带量,每个人带多少子弹,没想到的是,A上校说有2000发,这是我军步兵弹药基数(300发)的近七倍。我质疑他们能带那么多弹吗,他解释说:“能的,你背背就知道了。”我才理解,他们在丛林战中几乎都是就带子弹,其他生活保障物品能少就少。

图说:斯特种部队警戒科伦坡最高法院

当然,比起打仗,A少校更习惯介绍和平的生活,他给我展示了自己在科伦坡的二层别墅照片,在房内最显眼处,摆放了他获得的勋章和与总统的合影。和这样的军人做朋友,我感受到斯里兰卡为实现统一与和平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也深深体会到各国军人都和自己一样,有人间的喜怒哀乐,有小家庭的其乐融融,但当国家出现危机时,温文尔雅的绅士也会瞬间变成铁血坚毅的杀手,这就是军人的使命。

新民眼工作室 吴健 龙刀

编辑:顾莹颖,韦嘉维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