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情 奋斗者|“修车是一份相当体面的职业”

爱国情 奋斗者|“修车是一份相当体面的职业”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曹刚   2019-05-17 14:53:00

上海幼狮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汽车维修行业协会副会长、高级技师陶巍,人称“修车大王”,1988年获得上海市八级工技术考核“001号”证书,2016年入选首批88名“上海工匠”,荣获市劳动模范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他曾为日本天皇和美国总统解决专车故障,创办的汽修厂成为外国驻沪机构的汽车专修厂;他奔波于修理车间和学校课堂,用心培养新一代“汽车神医”;他大力推广机动车环保技术,宣传健康的驾车文化,为汽修行业的良性发展鼓与呼。

汽车“神医”

在上海乃至全国修车界,陶巍的名字,几乎无人不晓。从业40多年来,他书写了许多传奇故事,一次又一次向世人展现中国汽修技师的实力。

上世纪80年代,陶巍修复了当时上海唯一的一辆劳斯莱斯——全靠手工,排除变速器、制动泵、供油系统和点火系统等多处故障,美国《时代周刊》也曾报道此事。

1992年10月,日本明仁天皇访问上海前,驻上海总领事馆准备的日产总统牌轿车突发故障,日本技师修好后,又旧病复发。陶巍临危受命,在现场迅速找到症结:“是电路故障,日方忽视了天气因素,电阻可能随气温升高而变化。”他直奔点火系统,清除电阻接触点的氧化层,不过泡一杯茶的功夫,车辆恢复健康。

解放后上海首任市长陈毅有一辆专车,是1941年产凯迪拉克,1998年在陶巍手中重生。修复前,气缸烂如蜂窝,活塞环腐蚀发脆,曲轴和轴瓦锈成一团……他拆开发动机,逐个修理零部件,再精心拼装回去。许多配件买不到,都是手工定做。

同年6月,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的专车在金茂大厦附近抛锚。刚从国外出差回沪的陶巍,一下飞机就被派去现场。“保险丝没断,但已枯竭,导电能力很差,声控炸弹传感器跳出来误报警。”他更换保险丝后,问题迎刃而解。

治愈了许多别人看不好的毛病,陶巍却直言,只要在保养和维修时严格遵守工艺流程,汽车就没有疑难杂症。“我要求所有同事和徒弟,必须不折不扣地按照工艺标准操作。”他说,小到一个轮胎,安装时如果稍有马虎,钢圈就会出现微小变形,和地面的摩擦噪音也不一样。“瑞士名表之所以享誉世界,很大程度源于匠人的精湛手艺和严谨工艺,否则换一个人组装,同样的零部件也会变成次品。”

培养“幼狮”

1990年,陶巍创立上海首家专门维修进口轿车的企业,取名“幼狮”,来自英语单词“Youth”(年轻)的音译。不久后,他被国家选送到美国底特律三角洲学院进修,成长为受50多个国家认可的汽车维修高级教官。

年过六旬的陶巍,一直保持着年轻心态,而且特别重视培养年轻人。去修理车间转转,手把手教教年轻人技术,或走上学校讲台,面对面聊聊专业知识,都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陶巍的得力助手高浩强,10多年前就拿到了汽修高级技师证书。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90年代到“幼狮”拜师学艺前,还只是一名绍兴来沪务工的泥瓦匠。经陶巍悉心指导,他很快独当一面,成长为交通部技术能手,还获得了“全国优秀农民工”的称号。

采访前一天,陶巍刚从天津出差回沪,忙着筹备全国中职汽车运用与维修技能大赛,任副裁判长;他还是专业技术人员职业水平资格考试的主考官,以及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等高校的兼职教授。他总结的汽修教材,让数万学子受益。

在全国多所职业院校,也有陶巍培养的“幼狮”。比如,与上海群益职校合作,派多名高级技师参与实训教学,陶巍自己也定期到校授课。近几年,他还牵头将上海的先进培训模式引入新疆喀什和云南红河州,屡赴滇疆交流,通过专业技能扶贫,提高偏远地区汽修职业教育的质量。

谈起我国汽修技师的现状,陶巍笑着说:“在国外,汽车维修是一份相当体面的职业,可是咱们的有些技师,远看像要饭的,近看像烧炭的,着装和操作都不规范,文化素质也比较低。”他坦言,加快培养高级汽车维修人才刻不容缓,国家需要更多高标准、内外兼修的新一代“汽车神医”。

高调“代言”

最近,陶巍在大力推广两件名不见经传的新产品:一款石墨烯材料的发动机养护产品,和一种内燃机减排节能装置。近些年来,许多知名汽车及配件企业想请他担任顾问或代言,全被他拒绝了。现在,他为何愿意高调“代言”?

“汽车尾气是城市雾霾的元凶之一,我希望通过汽修经验和技术来改变现状、服务社会。”陶巍说,两款产品的共同特点,是对环境很友好,前者能减少尾气排放15%到40%,后者能削减氮氧化合物60%到90%,还可以提升动力、节省油耗。

早在2015年,陶巍就组织成立了上海市机动车环境治理技术协会,并担任会长至今,一直致力于通过技术手段,降低尾气排放,改善空气质量。

为健康的驾车文化“代言”,陶巍更是不遗余力,坚持多年。专门给车治病的“神医”,发自内心地希望,更多车主学会帮汽车“养生”。“会开车的人很多,但能与车‘交朋友’的,很少。”

他举例说,车辆启动时,发动机磨损最厉害,所以起步暖车,很有必要,打开电门后,先等三五秒,再调到最低档,缓慢行驶几十米,“热身”才算充分;路码表和转速表是和谐用车的“监督员”,踩油门要轻,否则车速不高,转速却骤升,会产生很多不必要的损耗;许多加油站力推的“燃油宝”,虽能清除积碳,但可能降低润滑度,损伤喷油嘴……

“人生了病,总想找到灵丹妙药,却不愿调整个人生活习惯,去除真正的病因。”陶巍笑言,“开车也一样,只要使用和保养得当,就能省去维修的烦恼。希望一些同行别老想着在修车上赚钱,甚至越修越坏、反复牟利。只有懂得保养的越来越多,频繁修车的越来越少,汽修行业才能往更健康的方向发展。”

首席记者 曹刚

编辑:张庆龄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