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社会丨小小胚胎缘何“撕裂”美国?

环球社会丨小小胚胎缘何“撕裂”美国?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陈志豪   2019-05-23 18:25:00

在美国,堕胎合法性是个极富争议的敏感话题,几十年来一直撕扯着社会的肌理和神经。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日前,继肯塔基、密西西比、俄亥俄和乔治亚州之后,以保守著称的阿拉巴马州也正式通过堪称史上最严格的《限制堕胎法案》。对此自由派毫不买账,反对人士21日在联邦最高法院门口集会,抗议《限制堕胎法案》。为何这一法案会在美国引发如此对立的情绪?

图说:美国女性集会抗议《限制堕胎法案》 GJ图

法案内容极具争议

阿拉巴马州参议院以25票赞成、6票反对、1票弃权通过的这一《限制堕胎法案》规定,只有在受到“严重的健康威胁”时,孕妇才可以堕胎;即使是强奸或乱伦的受害者,一旦怀孕也必须把孩子生下来;若违反禁令,协助堕胎的医生被视为刑事犯罪,面临最高达99年的有期徒刑。不过,法案并不会对寻求堕胎的女性进行惩罚。

对于不将强奸或乱伦纳入例外情形,阿拉巴马州参议员和法案起草人各自给出理由。在议员钱布利斯看来,所有父母或监护人都必须告诉女孩,发生了这样的情形应立即寻求他人帮助,然后才会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否则,迟到的正义等于否定正义。而法案起草人约翰逊认为,无论受精过程怎样发生,结果都一样——产生了一个小生命,而这个未出生的小生命应受到法律保护。如果过分强调强奸等极端情况,那法官将难以判断哪种怀孕受法律保护。反对者要求将强暴或乱伦致孕情形排除的呼声,虽然看上去很合理,但违背了立法初衷。


矛头直指最高法院

作为反堕胎阵营的一员,此次阿拉巴马州将矛头直指1973年最高法院裁决承认女性堕胎权的罗伊诉韦德案。州长艾维甚至在签署法案时直接指出,虽然法案有可能被最高法院判定违宪,但她希望上诉程序能迫使最高法院重新审视罗伊诉韦德案的裁决结果。

阿拉巴马州为什么有如此底气叫板最高法院?其中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现在美国法律界氛围趋向保守,有利于反堕胎阵营。美国总统特朗普自上台以来任命了两名大法官戈萨奇和卡瓦诺,均为极端保守派。如卡瓦诺大法官多次公开表示对已故首席大法官伦奎斯特的赞许,而伦奎斯特被认为是反堕胎的核心力量。特朗普的任命让最高法院大法官中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比例变成了5比4,而自由派里还有两位年逾80的大法官金斯伯格和布雷耶,如果特朗普能连任成功,倾向反堕胎的保守派与挺堕胎的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甚至可能变成7比2。

而即便没有推翻最高法院裁决,保守派也希望借此机会在堕胎问题上获得更大程度的自主权,即由州一级机构自行决定是否立法禁止堕胎。


社会反响空前强烈

《限制堕胎法案》引起的社会反响,可能是保守主义者始料未及的。

著名歌手Lady Gaga第一时间在“推特”发声:“阿拉巴马州的反堕胎法案令人愤怒,它竟然将强奸和乱伦受害者排除在合法堕胎之外。而且协助堕胎的医生所受刑罚比强奸犯还重?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大量民主党人士对法案表示抗议。已经宣布参加明年大选的佛州参议员桑德斯说,堕胎是宪法赋予的权利,阿拉巴马的法案违宪。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谴责该法案是对女性生命和基本权利的践踏。

一些没有政治倾向的普通网民同样感到愤慨。有女网民表示,都2019年了,堕胎竟然非法,简直无法想象。还有反对者嘲讽说,现在的美国真是一下子倒退到石器时代。

除了口诛笔伐,一些组织也行动起来。阿拉巴马州的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表示,将与其他民间组织一起,在几周内对该法案提起上诉。

今年以来,美国有17个州已经或试图立法限制堕胎权,另有一些州明确表示反对这样的立法。女性堕胎权已经从一项个人权利之争,演变为民主党控制的“自由州”与共和党控制的“保守州”之间的政治斗争,也有很大可能在最高法院掀起论战,进而将美国社会拖入更加“撕裂”的境地。 

陈志豪


编辑:杨一帆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