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者|愿“土”里少些“愚”

阅读者|愿“土”里少些“愚”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19-06-06 10:36:45

微信图片_20190604081439.jpg

细数费老的《乡土中国》阅读历程,真正意义上的阅读不下于三次。第一次有人问我看完《乡土中国》什么印象,当时脱口而出“人情味”;第二次,意识到全书的社会关系的主基调是由“差序格局”衍生而来;第三次,才真正明白,费老在讲述的是中国社会结构发展与变迁史。

基于不同阅读阶段与目的,在费老精炼又精辟的字里行间中,不时感受到埋藏在“土”之下的温情,特别是近期运用不同阅读目标结合相应阅读方法与费老进行沟通的时候,感觉乡土味更浓了。

《乡土中国》成书于1947年,是基于解放前夕的特殊历史背景的社科研究,它是一门探讨的是从社会学角度研究,我国基层社会结构变化。

全书围绕乡土社会的土性变化展开,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基于其稳定的 “生于斯,死于斯”的原始熟人社会;从原始的“眉目传情”,到语言空间上“口口相传”,文字在基层乡土社会里非必需品;当基层社会文化试图打破空间与时间的传承隔断时,文字才有了其意义。第二阶段依赖乡土社会基础差序文化维系的传统礼治社会,它是以人伦道德为核心,父系家族为基础单位社群的稳定社会;第三阶段伴随社会基层结构与时势权力的演化,从传统的礼冶社会向现化理性社会过渡。

费老作为中国基础社群研究的开创者,佩服其作为学者对学术研究之严谨、与时俱进之态度;作为老师引导其学生去探究未知领域之精神。从最初的实地调查,为改善人民生活而去了解人们是如何生活的;到研究社群基本结构,了解基层社会群体是依据什么规律发展的。费老的研究一方面出于其所处时代发展的历史需要,有传统文化传承与历史共性,另一方面受制于其研究物理空间的局域限制与社群的即有认知,有其局部的物殊性与“见社不见人”的时代桎梏性。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乡下人,对于费老在书中描述的“土”、“愚”、“私”乡土社会,并不陌生。我看到以差序格局而建立的社群,但它并不是费老所说的依赖儒家文化而形成的礼治社会,我更多看到的是熟人社会形态,不时伴随着愚。我们这里依旧是父群关系占主导,大多数家庭组建都是为了延续家族血脉,有儿子孙子便是一件很光耀门楣的事。有时为了生个儿子,也是伤透了脑筋,东躲西藏,背景离乡。村子里基本上没啥秘密,芝麻大的事也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唠嗑的对象。哪家媳妇生了个儿子,哪家儿子考上公务员啦,哪家女儿出嫁收了多少彩礼呀,如果哪家小孩二十五、六岁还没结婚的话,就自发成为七大姑八大姨,邻里热心人的关心对象……同时,长幼有序的亲属交系,继续教化着我们的日常生活,节日里问候串门寒暄、礼上往来传统名义上继续存在。如若有不符合所谓礼节的行为,就会成为一段时间被诟病的对象。

作为一农业大国,作为一名中国人,我们应传承礼冶社会那一份温情与理冶社会的那一份敬畏。不管生活在农村还是城市的人们,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根植在每个国人的骨子里或多或少的乡土气不会被磨灭,一方面它有利于增强社会的粘性,另一方面它也经历时代的洗礼,扬弃一些不利于社会发展的教义,使其更富有弹性。

作者:林昱

由市文明办、新民晚报社联手读者·外滩旗舰店发起“读书、读城、读可爱的中国”征文活动已经正式启动,优秀作品将定期在新民APP"阅读者“栏目以及读者书店公众号推送。

投稿邮箱:yueduzhe@xmwb.com.cn

编辑:任天宝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