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外三篇)

初夏(外三篇)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柴薪   2019-06-11 17:14:01

一、豌豆花

早稻才刚刚抽穗,个别的已经抽出了。稻叶上挂着一粒粒晶莹莹的露珠,露珠的清香和稻叶的清香混合在一起,很轻很淡的香。你不注意,就闻不到。稻田静静的,好像湖面,但只要有风吹过,时刻就会轻轻荡漾。

稻田边的菜地上还种了蔬菜。有四季豆、豌豆、茄子、南瓜和辣椒。豌豆花白瓣上带着点点紫色,茄子花的纹理与花柄也带紫色,比豌豆花上的紫色深,像戏台上的小姐,气味文静。四季豆花的气味有点粗糙,像戏台上的花脸,很野蛮似的。南瓜花,色彩金黄,壮,硕,大,气势张扬,霸气,常常引来蜂蝶光顾。辣椒的花很细,很小,很淡,绿色的花柄头上细小的一点白色,白得怯怯的,小心翼翼的。

蔬菜的花上也有很多露珠,晶莹透彻。不久,花谢了,四季豆、豌豆、茄子、南瓜,辣椒纷纷长了出来,四季豆扁长,豌豆荚胀圆,南瓜滚圆,茄子和辣椒光鉴瘦长。当你蹲下身子,扒开四季豆,豌豆,茄子,辣椒丛和南瓜藤时,会发现下面泥土的气味真好闻啊,凉凉的,湿湿的,潮潮的,好像来自很深很远的地方。

不远处,传来一声鹌鹑的鸣叫,接着又传来一声,叫声清脆宛转,等你站起来时,夏天也就跟着来了。

二、枇杷笺

那黄,难以调色,难以描述,不知可否叫做“枇杷黄”。成熟的枇杷,颜色也在变,有点黄中带青,是那种青涩的青,又有点白,是那种霜落在上面的白,不知可否叫做“霜白”。霜白的黄,日复一日,在逐渐升高的气温中,渐渐浓了,透了,软了,变得金黄,半透明一般,在枝头鲜艳夺目。

成熟的枇杷表面白色的绒毛渐渐退尽,阳光下点点金黄,闪烁着金光,有一种微微的温暖的感觉。宋·戴敏说:“东园载酒西园醉,摘尽枇杷一树金。”

少年时,曾听父亲说过,枇杷是水果中唯一吃过四季露水(从开花到结果)的水果,很养人的,不用忌口,什么样身体体格的人都适合吃。唐·柳宗元说:“寒初荣橘柚,夏首荐枇杷。”每年初夏,金黄的枇杷纷纷上市,枇杷水多肉嫩,香甜可口。而枇杷叶和其他中药配伍可以入药,做成“枇杷膏”。香港有一款著名的“菍慈菴蜜炼川贝枇杷膏”。说明书的纸张也是淡黄色的,做得古色古香,像古代的信笺。上面印着清代名医叶天士炼枇杷膏的故事,述说这款“菍慈菴蜜炼川贝枇杷膏”的来历。此膏治咳嗽,效果奇佳,风靡世界。

三、荷

在六月写荷,像是应景。六月的荷塘,风光与众不同。阳光热烈、灿烂、明媚,荷花亭立,茎叶蓬勃生长,安静而美好。

有些词真好,像无穷碧,像别样红,像尖尖角,好在哪里?说不出,道不明,是那种说不出好的好。同样有些成语好的也不用解释,它就在那里。像亭亭玉立,像藕断丝连,像水落石出,像峰回路转,像柳暗花明。

一个词或一个成语,有些词或有些成语,就像有些美景一样,是与生俱来的,天生的。像朱自清的月亮孤悬下的荷塘,俞平伯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孙犁的荷花淀,朱湘投江时的那一段长江,徐志摩遇难时的那一片天空。似乎皆有一种凝神于荷中的寂静与凄美。

一个人死了,留下了些许文字,一个人死了,却有些许文字替他在这个世上活着,真好,是那种说不出好的好。(柴薪)

编辑:王瑜明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