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员解除竞业限制协议后自立门户“老东家”索赔被驳回还被反诉

职员解除竞业限制协议后自立门户“老东家”索赔被驳回还被反诉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江跃中   2019-06-12 13:54:29

新民晚报讯 (特约通讯员 贺天牧 记者 江跃中)朱某辞职后3个月,其先前供职的老公司未按约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还要求朱某支付违约金50万元。此后,朱某与老公司解除竞业限制协议,自己注册成立新公司,并且反诉老公司,要求赔偿在辞职和解除竞业限制协议期间的竞业限制补偿金,获得了普陀区法院的支持。

图片来源:东方IC

入职当天签订保密协议

朱某于2014年9月跳槽进入一家医疗设备销售公司,担任销售经理,双方签订了一份期限自2014年9月15日起至2019年9月14日止的书面劳动合同,其中约定朱某每月基本工资、职务补贴、车贴等,另根据完成的销售业绩享有提成。入职当日,公司还与朱某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其中约定,朱某在职期间及离职后2年内不得在与本单位生产或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有竞争关系的其他公司任职,也不得自己开业生产或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如违约需支付公司违约金50万元。

解除协议却未获补偿金

2018年1月16日,朱某以工作压力大、身体不适为由向公司提出辞职,公司批准。同年5月12日,朱某委托律师向公司发出《律师函》,言明由于公司在其离职后至今未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故朱某决定自2018年5月12日起解除与公司的竞业限制协议。

2018年6月17日,朱某与朋友共同出资注册成立了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该公司工商登记的经营范围与朱某原工作单位的经营范围有部分重合。

自立门户被老东家追赔

2018年12月,医疗设备销售公司向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朱某支付违约金50万元。朱某则向仲裁委员会提起反请求,要求医疗设备销售公司支付2018年1月16日至2018年5月11日期间的竞业限制补偿。仲裁支持了朱某的反请求,并对医疗设备销售公司的仲裁请求未予支持,医疗设备销售公司不服提起诉讼。

30%补偿金反诉获支持

审理该案的普陀区法院民事审判庭侯钧法官认为,朱某已于2018年5月12日合法解除了与医疗设备销售公司的竞业限制条款,故此后其与朋友共同成立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开展经营业务,并不构成违约,医疗设备销售公司要求朱某支付违约金,缺乏依据。而2018年1月16日至同年5月11日期间,朱某实际已按约履行竞业限制业务,医疗设备销售公司应当按照朱某在职期间正常工资的30%标准支付其补偿金。

法官说法:

侯钧法官表示,因医疗设备销售公司连续3个月以上未向朱某支付竞业限制补偿,法院认定朱某有权解除双方的竞业限制条款,并且对于朱某已经履行的竞业限制期间,判令医疗设备销售公司应根据公平原则支付相应对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六条: 当事人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约定了竞业限制,但未约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履行了竞业限制义务,要求用人单位按照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的30%按月支付经济补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编辑:黄佳琪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