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梦》导演郭宝昌谈如何拍好戏曲电影?

《春闺梦》导演郭宝昌谈如何拍好戏曲电影?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朱渊   2019-06-23 11:50:17

在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戏曲电影正“抱团”上映。而下周三,“京剧电影工程”最新戏曲影片《捉放曹》又将在车墩影视基地开机……都说戏曲借着电影的翅膀迎来了最好的时光,但在近日举行的“当戏曲遇上电影”的主题论坛上,早在15年前就打造戏曲电影《春闺梦》的导演郭宝昌却指出,“如何拍好戏曲电影”仍是需要攻克的难题。

电影是镜头艺术、而京剧是角儿的艺术,两者结合并不似“拼贴”这样容易。如果电影导演不懂戏,而懂戏的人没有电影意识,拍出来的要么是放上大银幕的戏曲纪录片,要么是有戏曲元素的电影,都难以称之为“戏曲电影”。

图说:《春闺梦》剧照 网络图

美学上相融

2004年郭宝昌与李佩红演绎戏曲电影《春闺梦》,这部电影是根据1931年程砚秋创作的京剧《春闺梦》改编,以唐代大诗人杜甫的《新婚别》和陈陶名句“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的意境编写。电影增加了一条辅线,通过一个戏楼的变迁,映射了中国京剧百年沧桑史,在原剧倡导和平的立意之上,又加入了对京剧发展的思考,电影《春闺梦》在制作上使用大量的现代手段,两条故事线索相互穿插。

图说:《春闺梦》剧照 网络图

郭宝昌15年来从未忽略过对戏曲电影发展的关注。在近年来近乎“井喷”的戏曲电影创作中,郭宝昌最推崇的是郑大圣导演、尚长荣先生主演的戏曲电影《于成龙》。而让他失望的是,虽然时代在不断的进步,但很多戏曲电影创作者,依然停留在上世纪50年代最陈旧、最老的戏曲电影的观念里拔不出来。“如果不能将戏曲美学和电影美学相融合,都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戏曲电影’。”

在戏曲电影的创作上,郭宝昌既不赞同完全以“导演中心制”来主导戏曲电影,也不认可电影就要完全屈服于戏曲。戏曲是角儿的艺术,导演如果心里不能装着这一点,拍不好戏曲电影;但若要说让电影拍摄完全屈服于戏曲,那是导演没本事,不能解决戏曲美学和电影视角的冲突,没能用电影语汇来展现戏曲的精髓。“戏曲电影”是两种美学的相融,最好的姿态应该是相互辉映、相得益彰。

图说:《春闺梦》剧照 网络图

开放和包容

现如今,很多戏曲电影创作出来却么有足够的排片量,制作了却上不了院线,被很多人视作戏曲电影走向观众的最大阻力。但郭宝昌提醒道:“难道上了院线,就会有人排队买票看吗?”与他而言,戏曲电影要解决“受众”,首先要锤炼自身,而在他看来,不能接受创新,很多并不懂戏的粉丝用恶意谩骂营造的饱受氛围,才是如今戏曲往前走的最大阻力。

以京剧程派青衣张火丁打造《霸王别姬》、李佩红搬演《穆桂英挂帅》为例,郭宝昌说他曾不止一次被问到:“程派这样糟蹋梅派的戏,您怎么看?”他就很是疑惑:“京剧《穆桂英挂帅》也是当初梅兰芳先生从豫剧移植过来的,怎么没人说他糟蹋马金凤?”在他看来,这样的提问反映的是整个梨园行的风气,京剧人的保守思想太顽固,很应该更开放、更包容。

图说:《曹操与杨修》剧照 网络图

而说到开放和包容,郭宝昌呼吁全国京剧界都应该学习上海的胸怀:“新编京剧《曹操与杨修》,我希望大家都去看一看,绝对是戏曲里面、京剧里面最领先的作品。怎样用京剧最传统的语言,对曹操诠释进行现代诠释,太了不起,这只有上海能做出来。而郑大圣拍摄的戏曲电影《于成龙》也是个中翘楚。”

郭宝昌强调,之所以唯有上海能出这样的作品,和这座城市的开放、不拒绝外来文化有关这是上海最大的特点。(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编辑:吴旭颖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