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者|我们不仅仅是“乌合之众”

阅读者|我们不仅仅是“乌合之众”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2019-06-24 12:50:45

微信图片_20190604081444.jpg

你是不是每天都会打开微信朋友圈,看看大家都在干点什么,然后默默地点上一通的“赞”,虽然有些内容也许你并不是很认同或者喜欢,但是出于某种潜在的规则,你还是会“礼节性”互动一番。当看到朋友们都把积极、光鲜的一面展现出来的时候,你是不是也会为了自己总发那些满是“丧文化”的内容而感到不安,虽然你其实还挺喜欢用几句“毒鸡汤”去调侃生活的。你甚至不得不把所有的朋友分成不同的组,在不同的组别中用不同的形象去阐释“我是谁”。

如果这就是你的写照,那么恭喜你,你绝对是这个世界的大多数。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没错,我这里说的“乌合之众”正是勒庞所写的那本《乌合之众》里面所指的“人群”。而《乌合之众》这本书的中文译名既无情又贴切,并未直译“The crowd”人群、大众的字面含义,而是一针见血地把勒庞所观察到人群的特性也嵌入了书名。

勒庞所处的时代使得他能够以法国革命的真实经历来反思——除了那些活跃于幕前的著名人物外,民众到底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其价值又何在。从这一点上来说,勒庞的意义重大。同时,勒庞对于“群体”力量的理解是冷峻而批判的,因为借助了民众的巨大破坏力,法国革命得以成功,可也是因为民众的支持,拿破仑竟然可以“开倒车”称帝,对于口中高呼“民主”、“自由”的法国民众来说,究竟是什么使他们变成了“乌合之众”呢?

 让我们打开《乌合之众》去寻找答案吧。全书的结构非常简单,包含了导言和三卷内容。

导言主要阐述了《乌合之众》的写作背景与研究群体的意义所在。勒庞正是站在了传统宗教、政治、社会信仰衰落,而技术发明、工业生产逐渐兴盛的这个时间点上,站在了在权力神授向权力民授的过渡的时间点上,以那个时代有限的心理学认知,从“群体”入手,写出这本充满争议却又不能被忽视的著作。

第一卷讲的是“群体心理”。分别阐述了“群体的一般特征”、“群体的情感和道德观”、“群体的观念、推理和想象力”和“群体信仰所采取的宗教形式”。可以说,这一卷是全书最重要的部分,勒庞在这一卷中,抛出了他对于群体行为的核心结论,其中基于群体“智力下降和感情彻底变化”这一判断所衍生的观点和事例更是见之于全书的各个部分。

第二卷讲的是“群体的意见与信念”。分别阐述了“群体的意见和信念中的间接因素”、“群体意见的直接因素”、“群体领袖及其说服的方法”、“群体的信念和意见的变化范围”。一方面第二卷中关于“群体的意见和信念中的间接因素”这一章是受争议最多的部分,因为“种族特性论”是那个时代的“流行语”,勒庞也未能免俗地采用了这样的观点,这样的种族主义倾向立场使得颇受诟病。但同时第二卷的“群体意见的直接因素”这一章又是可以被永载史册的经典章节,勒庞关于影响群体的“形象、词语和套话”、“幻觉”、“经验”和“理性”的深刻分析让我们惊叹不已,后世那些领袖们所采取的“打断”、“重复”和“传染”的手段更是大都源自与此。

第三卷讲的是“不同群体的分类及其特点”。分别阐述了“群体的分类”、“被称为犯罪群体的群体”、“刑事案件的陪审团”、“选民群体”、“议会”这些群体的特点。第三卷中关于“被称为犯罪群体的群体”的深刻分析也异常深刻:当群体成员有着类似于宗教的“为信仰而战”的决心时,主观上他们是充满了崇高感的,他们可以从服从中寻找到幸福,可以把自己的死看得轻如鸿毛;而客观上他们又是异常残酷的,他们无视别人的价值观,会用火与剑清除反对他们信仰的人。因为当人们在实施犯罪的时候却不觉得自己在作恶,不禁会让人毛骨悚然。

抛开一些争议和是时代的局限性,《乌合之众》无疑是一部伟大的作品,因为勒庞从群体为出发点,开始了全新的探索旅程。勒庞对于群体的很多分析和结论是不完全正确的,但是《乌合之众》更大的价值是提醒我们要警惕“群体”的力量。

但可惜的是,在《乌合之众》中,勒庞并没有去深入分析个体在进入群体后的所思所想,他没能告诉我们这些个体在执行群体的决策时其内心是兴奋、恐惧、果断或是迟疑,是觉得自我价值得到了充分的实现,还是内心充满了忏悔和自责……因为缺少了对于群体中个体的这些分析,缺少了个体强有力的内心独白,我们就只能看到群体的表象,只能预估群体短时间内的走向,而无法看清人类长远的目标所在。

我们人类是社会动物,社交让我们从属于一定的群体,特别是在这个移动互联的时代,群体的概念已经不再是实体了,虚拟的社群早就将我们纳入其中了。难道我们没有发觉我们的社交账号有被绑架的趋势么?不少时候我们不得不要成为被大众认可的形象而进行自我展示。在这个意义上讲,我认可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是“乌合之众”,是大众一员的观点。

可是,只要我们觉得我们的社交有身不由己的焦虑感,我们就不仅仅是“乌合之众”,是那个唯群体意见是从的“无名氏”。我们仍然可以在内心坚守价值观,保有选择的权力。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够不被裹挟地保持着独立和冷静,用理性和智慧去分析和探索我们的前行的道路。

我们这份选择的权力无关对错,更不因所谓的“对”或“错”而能被侵占或剥夺,这才是我们不彻底沦为是“乌合之众”的关键所在。

作者:孙正

由市文明办、新民晚报社联手读者·外滩旗舰店发起“读书、读城、读可爱的中国”征文活动已经正式启动,优秀作品将定期在新民APP"阅读者“栏目以及读者书店公众号推送。

投稿邮箱:yueduzhe@xmwb.com.cn

编辑:钱文婷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