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练三伏|期待扬眉剑出鞘 上海击剑队崇明基地训练目击

夏练三伏|期待扬眉剑出鞘 上海击剑队崇明基地训练目击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元春   2019-08-02 13:51:00

室外是炎炎大太阳,室内是凉爽空调风。但一热一凉的巨大温差,在上海重剑队的队员们身上体现得并不明显,男女两队在相邻的两块场地里训练,7名队员都是全身湿透,仿佛刚在烈日下跑了一万米似的。从3月初搬到崇明基地,上海击剑队就在这里默默蛰伏苦练,接下来几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期待未来“扬眉剑出鞘”。

图说:夏训中的重剑队员  新民晚报记者李元春摄  下同

昨天下午,崇明基地重剑馆。钱震华望着眼前正在训练的上海男女重剑队,深感任重而道远。钱震华是上海体育竞赛管理中心自行车击剑运动中心副主任,他更著名的一个身份,是中国乃至亚洲第一位现代五项世界冠军。以前当运动员时,自己管好个人训练就好了;现在身份变了,责任也大了,他得操心整个队伍的训练业务,尤其是击剑队几乎是推倒重来,如何夯实地基成了他必须要时时考虑的问题。

“现在男女重剑和男女佩剑共4支队伍,加在一起也就30人。年龄最大的1992年出生,最小的2004年出生。”钱震华介绍说,上一届全运会结束之后,上海击剑队调整比较大,四个剑种的一线队员退得都差不多了,现在剩下来的只有一两个人,所以现在主要就是以队伍重新组建为主,“为了备战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自剑中心之前抽调了60多名年轻队员集训,然后随着训练和比赛慢慢淘汰,最终剩下的队员就跟着一队训练。”

图说:队员们在剑道上挥汗如雨

钱震华现在面临的很现实的问题,就是整个上海击剑后备力量都很薄弱,需要好好打基础,“击剑队的梯队建设已经是多年‘老大难’,一二三线队伍的衔接一直存在问题,特别是重剑已经出现人员匮乏的局面,更别提水平要有多高了。”这次青运会,上海男女佩剑和重剑都跻身决赛圈,其中男女佩剑是团体和个人赛都取得决赛资格,而重剑方面由于人员配置情况比较薄弱,男女队一共只取得了3个个人赛资格。

昨天正好是男女重剑队的训练时间,男队3名队员在进行专项体能训练,女队4名队员则进行个人技术训练。作为队里唯一将参加青运会的小队员,陶杨雯获得了三位大姐姐轮番陪练的优待,当然她出的汗也是最多的。“这个小姑娘刚刚到队里一年,应该说潜力还不错,在之前的青运会测试赛中获得了亚军。”钱震华介绍说。他和女队教练邱国江交流了一下,然后说:“现在成绩不是最重要的,你唯一的任务是在三年内把队伍都拉起来,把基础打打好。”

图说:钱振华指导队员

从梅陇搬到崇明,训练条件好了很多。“原来在梅陇,每个剑种只有一个小馆,每个馆里只有两条剑道;现在每个剑种有一个大馆,每个馆里至少有8条剑道。我们训练馆的条件很好的,都可以满足全国比赛的要求。”钱震华说。现在钱指导不负责具体训练,可是有时候他也会忍不住指导几句,甚至亲自上阵做一下示范。看到一名队员在完成一个训练项目显得很吃力时,钱震华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当年我和队友打赌,这个项目一分钟做了100多个,很轻松的。”当然,钱震华不会以自己当年的水平来要求现在的年轻队员,毕竟这些队员现在还只是璞玉尚待雕琢,“我们到这边来,等于是一切从头开始。”

图说:钱振华为队员示范动作

上午9点到11点半,下午3点到5点半,有时候还要夜训两个小时,尤其是小队员需要增加一些基本技术的训练……算下来,击剑队一天的训练量也要七八个小时,每天汗水要打湿好几件衣服。训练结束接受记者采访时,刚经历了一堂高强度训练课的队员沈颂颂走路都有些发飘,但他说自己从不觉得训练苦,“累肯定是累的,不过动力也很足。现在食宿、训练条件都这么好,不好好练怎么行?”22岁的沈颂颂从业余体校一步步走上来,已经进队6年的他深知自己肩头担子不轻,“上一届全运会是老队员打的,现在他们都退役了,两年后的全运会该轮到我们顶上去了。”

沈颂颂的目标,希望是将来能拿到一次全国个人赛冠军,而钱震华则告诫他,现在必须耐得住寂寞苦练内功,“现在你的最好成绩才是全国前十六,只有在训练中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才有可能在将来‘扬眉剑出鞘’。”(新民晚报记者 李元春)

编辑:陆玮鑫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