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 让甲骨文“绝学”走向大众

十日谈 | 让甲骨文“绝学”走向大众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郭时羽   2019-08-12 15:59:33

2019年是甲骨文发现120周年,中华书局郑重推出刘钊、冯克坚主编的《甲骨文常用字字典》,这是一部难得的出自专业学者之手、服务大众读者的甲骨文字典,填补了空白。

甲骨文常被认为是一种“高冷绝学”,尽管学界的研究已取得许多丰硕成果,但距离普通读者似乎一直比较遥远。学界惯用的相关整理著作,对非专业人士来说往往过于艰涩,光是按《说文解字》排序,检字难度就令人望而生畏;上网搜索或是使用非专业著作又存在错误率太高、字形不准确乃至张冠李戴的问题。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清华大学言恭达教授曾慨叹:每年全国书法大展,总有许多写甲骨文却用错字形的作品被直接淘汰。中华书局此次出版的《甲骨文常用字字典》则试图找到一条将专业性与大众性有机结合的道路。字典由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教授、中国文字博物馆党委书记冯克坚研究员共同主编,收录甲骨文中已释的常用字,在每个现行汉字字头下收录对应的多个甲骨文字形,每个字形均经严谨考订并标明出处,既有经典著作如郭沫若《甲骨文合集》,也有最新成果如2018年《考古》杂志所刊论文,学术含金量极高。在体现一流专业水准的同时,字典采用最适应大众需求的拼音排序法,并于书后设置拼音、笔画两种索引,一目了然,找字再也不用发愁了!

甲骨文要进入书写使用层面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即已释读字形不足。据统计,我们日常常用的汉字约6000个,而目前发现的甲骨文单字不到4000个,已考释无疑的仅1000余字。其中,象形性较明显的,如“鱼”“羊”“禾”等状物的字,大多已被释读,剩下的两千多个字都是“硬骨头”。新的出土发现常常给学界提供全新的线索。比如,前几年在殷墟出土一件甲骨,前所未有地打有规整的界栏,字数极多,细致地描写了一场战争,刘钊教授评价这一发现为“打破了我们以往头脑中的成见,甚至可以说颠覆了我们的认知”。像这样的发现,都对甲骨文研究有巨大的推动作用;即便如此,要真正释读出一个新的甲骨文、破译数千年的密码,仍是无比艰难的事。古文字学界已开出一字十万元的奖金,然而跃跃欲试者众,真正能有理有据、得到学界一致认可的却寥若晨星(本书编委蒋玉斌研究员,正是该奖项至今唯一的一等奖得主)。套用胡适先生的话:考证一个甲骨文字,与在天上找一个没被发现的小行星难度差不多。多少学者皓首穷经,每年能新确认的甲骨文也仅是个位数。

由此,限于已释字总量,显然距离大众日用需求还有较大距离,书中引入通用字系统,将声旁相同、在书法书写中可通用的字列在对应字头之下,并编入索引,大大扩展可用字范围,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一难题。

2022年,我国将举办冬奥会,火炬上“和平幸福”四个大字,已确定用四种最为古老的文字书写,其中一种即为甲骨文,它将随着冬奥会火炬一起,走遍全球。(郭时羽)

编辑:史佳林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