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会·时尚 | 慢阅读时光

七夕会·时尚 | 慢阅读时光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李晓   2019-08-12 16:15:37

我是一个对纸上阅读情有独钟的人。车站码头,航空港,人来人往的街头,埋头看手机的人已经是一种司空见惯的风景,而埋头看纸质书的人很少见到。我多想一个人在看书之余托着下巴,陷入宁静的状态;我还想听到书页翻动的声音,打开一页书,体内的肺叶也一同翕张了一次,因为一个人全神贯注时的阅读是牵动内心气韵节奏的。

前不久我从所在的城市乘坐高铁去另一个都市,行程不到两个小时。我随身带着《梅边消息——潘向黎读古诗》,车厢里看完其中一篇《杜甫埋伏在中年等我》,很是感慨。

许多人嘴里碎碎念着诗与远方,但一旦真的到了远方,心里惦记的还是现实利益的牵扯纠葛,远方对他们来说或许是一辈子无法真正抵达的地方,真正的远方是栖息在灵魂家园里一块精神田园。

有几年,我常乘一艘慢船去长江下游一个城市,航程需要三天三夜,除了在船舷看两岸风光和吃饭睡觉,我就是在涛声里阅读当年文艺青年追崇的世界名著。我在一条慢船穿过的大小城市中,通过纸上阅读,完成了与文学大师们的精神相会,完成了文学营养对我最初的灌溉。高铁、飞机时代,慢船已经渐行渐远,在时代的河流一角朝我打着苍凉手势。

慢船驶出了我眺望的视线,纸上的慢读也快成了一种发黄的记忆了吗?其实我也在享受着手机网络时代的快捷方便,在手机上浏览新闻,订票,叫外卖。尤其是用微信以后,也快成了一个手机控。有的人是在微信里存在着,你如果长期不给其点赞,很可能就被拉黑与删除,在现实里冷脸乃至绝交。微信朋友圈,其实也是打量一颗颗心的场所。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的生活也被手机捆绑着。睡觉前的最后一眼是看微信,生怕遗漏讯息,醒来第一个动作是看昨夜今晨的微信,出于礼节还要评论一番。这样的结果是更焦虑与空虚了。微信里一些好友一年半载也不问候一声,有时我问候,对方也不回应,这样的境遇又让我愁肠百结,感叹人生。这让我想起一篇文章:何必把一些不相干的人请到你生命中来,让自己的各个路口拥挤不堪,消耗着你,吞噬着你……

影响更大的还有我看书也受到了干扰。以前我可以花半天的时光在书里世界游走,而今看了不到几页就忍不住看手机。

在手机里碎片化浏览,把我对纸上阅读的耐心和专注切割得支离破碎。我痛下决心,要回到从前那慢阅读的时光里去,像古人凝望星空一样,让自己与天地往来接通,这样的我才是我认识的我。

中年岁月,让我像缓缓蠕动的白云那样,深情地凝眸天空,俯瞰大地,阅读时,我还能听到竹海里稻田中吹来清香的风。一张我阅读过的书页,它的前世就是一片竹海里的竹,一片稻田的稻草。(李晓)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