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讲规矩

上海人讲规矩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羊郎   2019-08-12 18:33:17

       有规矩,呒规矩,在上海话里有很高的使用频率,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有规矩,呒规矩,在上海话里有很高的使用频率。作为一个移民城市,到上海闯荡的外来移民如过江之鲫,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上海的确是一个讲规矩的地方。

上海人生活中都有做事讲规矩,做人守规矩,对不谙事理的人做规矩的潜意识。上海人市井生活里的规矩,也因了移民社会的优势博取众长,各地人士的一些带有乡土气息的良好的习性在上海这座城市里“调一调”,犹如鸡尾酒一样,调出了上海特有风味的本地人规矩。

上海弄堂生活常常是半透明的环境,所以大人教育小人,给自家小人讲规矩做规矩也是体现家教的一种方式。一家人在屋里厢坐下来吃饭,大人不到位,小人就动筷子,这是呒规矩;吃饭不能吧唧吧唧出声音;孔子云“食不语,寝不言”,上海人家讲究吃饭时不允许哇啦哇啦讲闲话,以免唾沫星子乱飞。“吃饭饭碗头端牢”,这也是大人教育小人的常用语,不端牢饭碗意味着将来寻不到工作没有饭吃。还有,不能用筷子敲饭碗,更不能将筷子插在饭上,这是诅咒人的大不敬行为……侬看,光是吃饭一项就有这么多小辰光大人耳提面命的规矩。

上海人生活里的规矩很多都和礼仪教养有关,礼多人不怪,有利于人际关系和谐。上海人家蜗居在石库门,屋里厢有好东西吃了,是藏不住掖不住的,隔壁邻居即便眼睛看不到,但鼻子一定能闻到,所以不好意思独享,总要给隔壁人家盛一碗过去,而隔壁人家也不会把空碗还回去,碗里总要放上几块糖什么的以表谢意。人情大如债,六月里的债还得快,还了心里没负担。

石库门里空间逼仄,免不了互相串门聊家常,但是走人后不要忘记轻手轻脚地把门关上,否则弄不好给人戏谑一句:侬怕尾巴轧脱啦。上海人讲究做人要识相,不要随便抢人的风头,要成人之美,更不能做背信弃义“戳轮胎”“下拆洞”的事体,一旦被人贴上这种标签,背后头要被人指手画脚的。反之,做事体“上路”的人,即按上海人默认的规矩做事的人会一直得到大家的赞许,以至于“上路”还是“勿上路”成为沪上识人头的一种标准。到菜场或其他集市摊头买东西,买货人总希望斤两实足,提秤的人总会让你看到秤杆是向上翘起的,在买货人眼里这就是“上路”,即给人面子,让人开心。

生活中总免不了求人帮忙,但规矩是不提过分要求,不强人所难,不让人难堪,所以讲规矩的求人者总是自己先斟酌再三,换位思考,所谓上半夜想想自己,下半夜想想别人,想周全了然后再择时开口,及至事情解决了,即使没有过分烦劳到别人,也要再三说“难为侬了,难为侬了”。这是规矩,也是礼数。

有了规矩在,才有秩序美。在公共场合一旦众人按下规矩的默认键,就会省去一些是非,起到定分止争的效果。都说上海人善于排队,排队时间长,难免有人要在队伍里进进出出的,人群里就会有人出来拿支粉笔在排队人衣袖上编号,既可以防止被人插队,又可助有人一时离队能够无争议地回归。这编号者不是公家人士,但大家认同,这是对秩序的默认。历史上堪称排队之最的应是世博会期间,有的参观项目排队时间甚至达到八小时,其排队时间之长,排队人耐力之久,尤其是秩序之井然,令人叹为观止,其中上海人排队规矩所起的作用不可小觑。

有形和无形的规矩管着所有的人,对做事做人不守规矩的,上海人就会对伊做规矩。对自家小人,大人的做规矩或者是当场让伊吃一只“麻栗子”,或者干脆拖到屋里厢用竹片爿请伊“吃一顿毛笋烤肉”,让伊长长记性。有一次弄堂里两个小屁孩打架,明明是一方孩子仗势欺人,偏又碰到一个护犊子的母亲,只见那吃亏一方的母亲将自家的孩子一边打一边骂,“侬迭只小赤佬呒么家教,还要仗势欺人啊”,打的是自家小囡,骂的是人家小人,这也算是做规矩给不懂规矩的人看。

对外头人做规矩,有时不方便直接指责,上海的一些号称“茄人头”的女子就会做样子给人看,用身体力行的榜样力量带动对方。当然,倘若遇到屡教不改的呒规呒矩的人,上海人也会想方设法让伊吃吃苦头,促使其幡然醒悟,做一个守规矩的人。

讲规矩、守规矩是上海的一种城市品质,望其能源远流长,发扬光大。(羊郎)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