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孩子减负的最好方式

给孩子减负的最好方式飞入寻常百姓家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新加坡)宣轩   2019-08-13 15:14:33

当身高1米8、高中起就有奖学金的儿子以很坚定的口气对我说“我不要你的房不要你的钱,一切靠自己”时,我心头涌起的不是欣慰,而是重重的失落:我上班的意义呢?

新加坡的法定退休年龄一直保持在62岁,而最近新闻中更放出了要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7岁的信号;至于出租车司机的退休年龄则早已达到了75岁,因为你能为自己开车,也就可以为他人开车,只要健康允许。反正这是个没有福利的国家,赚不赚钱上不上班都是为自己打工,由自己决定。所以,在新加坡,白发苍苍的老先生开着出租车是常态。他们的口头禅是“赚些喝咖啡钱”、“打发时间”。很可能,他就是曾经的总裁或董事。确实,全世界国家领导人们、家族企业老板们,哪一个不是耳顺之后依然神采奕奕,精力充沛的?

在新加坡,读大学可以免息贷款;买普通组屋(类似“经适房”)人人有份(最大的房型也只需40多万新币,约200万人民币,100平方米以上),买组屋的首期,两个大学生工作后一起存钱3年就能支付了,其余以公积金支付直至70岁,绰绰有余。而婚礼的规模,孩子们也会视自己积蓄而定。若结婚晚些,无不能自给自足的。为了鼓励居家养老,子女购房靠近父母的,政府还有4万新币的津贴。

“儿子,以后买房就买公寓式组屋(非普通组屋,小区带游泳池的)吧。不然你会不习惯的。”“儿子,找工作可以不为薪水考虑吗?”“将来结婚了,你们忙,我帮你们请菲佣。”我几乎是在低声下气旁敲侧击地提醒儿子老妈有钱着呢。

“家务不是该自己做吗?”被儿子带着来我家串门的漂亮小姑娘坚定地说。小姑娘厨艺一级,还会缝纫,古筝弹奏则达到了表演级的水平。她在等待名牌大学开学的日子,已经打3份工了,筹足了上大学的费用。小小的身子,大大的能量。

“开学后你还要一边读书一边赚钱,岂不太辛苦了?”我试探性地发问。

“我身边的同学朋友都是这样的呀。”说着,与儿子一起抱着篮球下楼去了。我哑然。

看着孩子们忙碌充实自立飞扬的背影,我似乎成了篮球场上无所事事却天天操练的替补。

“你该退休了。”这阵子,很多的声音向我袭来。想想自己不足21岁时就揣着大学毕业证书,开始工作。至今,一天都没有停歇过。若67岁退休,我还可以干10多年。但上班赚钱是为了什么呢?

看着镜子里不见一根白丝的长发,看着衣柜里满满的几十年来同一尺码的衣裙,听着自己在网上与陌生人一遍遍合唱的录音,读着电脑上一篇篇打动我心的文章,我忽然明白了上班的意义:心理年轻。

我常说:无论有多少烦恼,无论有多少不快,只要我走进课室,看到一张张或认真或调皮的脸蛋时,我就会生出两个字:可爱;我就会兴致勃勃,精彩纷呈。学生们喜欢我的课,我喜欢学生们的真。而且,教学激励着我健身练字、阅读思考、学习新知和走进影院,进而拥有健康的身体和有趣的灵魂。难怪很多成功人士都把校园作为职业人生的最后一站,回归教育和校园。

孩子忙碌我充实,这是不是当今健康的父母给孩子减负的最好方式?(新加坡)宣轩

编辑:徐婉青

看评论

推荐阅读